當教會開放的日子越來越不可期待時,你和神還是好朋友嗎?

曾經我們以為關閉教會只是鐵幕下的作為,共產國家的逼迫。曾幾何時,因為一隻小小的病毒,北美的教會也都關閉了,我們也嚐到了沒有教會的滋味。在有些地方,沒有公開的教會,也可以偷偷地在隱藏的家庭教會聚會,但是我們連這個都做不到,因為必須居家隔離。

聚集在一起幾乎等於是集體自殺,因為經常有人一聚集,就立刻有人得病了,那隻病毒真的太厲害了。也曾有教會的詩班長距離地一起練詩,很快就有人生病了。這些例子使我們不敢再踏進教堂,即使教堂開放,我們也不敢進去。

這種情形讓我們怎樣來評價以前的熱心聚會,是否真的沒有價值?這種情形好像撒旦在狂笑,沒有了教會,看你們這些信徒怎麼辦?又好像是神藉著這機會在篩選誰是真門徒。我們被推到了一個沒有教會的時代,我們怎樣敬拜呢?

回想聖經裡的起初,其實也沒有教會。神揀選亞伯拉罕,他就是一個孤單的信徒,只有他一個人相信耶和華神。沒有教會,也沒有牧者,更沒有弟兄姐妹。以撒,雅各,約瑟和其他以色列人都是這樣過來的,可是他們心裡就是有神。真的好奇妙的信仰。

亞伯拉罕和雅各在特別的時候會築壇敬拜神,可是為什麼他們在特別的時候會想起神呢?因為有時在夢裡得到神的指引,有時是完成了某一階段的路程,為了平安而獻上感謝。他們的心裡就是有神。所以,其實在沒有教會,沒有牧者,沒有弟兄姐妹的情況下,神允許我們孤單到一個程度,讓我們明白,除了神以外,沒有一個人可以永遠伴著我們。但是孤單不是孤獨,因為神與我們同行。

神要讓我們明白,不管我們怎樣孤單,祂都與我們同在,我們只需要轉眼仰望耶穌。現在我們有線上聚會,有線上敬拜,有線上查經,我們還是有機會可以隔空取暖。但是若沒有耶穌,單單期望人的溫暖,很容易失望而絕望。

有人生病時,除了家人,沒有人可以去探訪。在疫情嚴重時,連家人都不可以在旁。很多人就這樣孤孤單單地離世,連一聲告別都無法傳出去。在這個時候,我們明白了家人的寶貴,親情的無價,神之愛的真確。

上個星期天我們教會的牧師開始以〈神聖之處〉Sacred Place一系列的教導。第一次他以溫哥華太平洋靈魂公園Pacific Spirit Park為背景。他引導我們在神創造的大自然中去體會神的同在。這個我特別有感觸,因為我幾乎每天都和外子去那裡運動。

這個公園其實是一個整理過的原始森林,在這裡我們經歷了一年四季的變化,從二月底鮭莓花就紅紅地開了,在五六月時結果;在夏天行走時,路旁兩邊開滿了小黃花butter cup,Daisy雛菊,還有其他不知名的花;鮭莓salmonberry成熟被吃得差不多了,huckleberry就出來了,這是一種小紅果,圓圓的酸酸的;然後黑莓開著白花,九月就結實了。看著這些大自然的變化,不由得你不敬拜神,凡事都有秩序。因著這美麗的大自然,我們不能不讚美神。敬拜,實在是不分地點不分時間,隨時隨地就可以獻上讚美和感恩。

疫情還會延續下去,到目前為止溫哥華每天都還有新的確診;在世界各地,還有一天衝上數百數千得病的人;第二波的傳言令人不得不警惕。我們必須適應沒有教會的生活,孤單的日子,但是藉著萬物的循環,萬物都在告訴我們,神與我們同在,神的愛依然擁抱著我們。

我們的希望不在於建築物的教堂,我們的敬拜不一定要很多人聚在一起,但是我們的心要與神同行,不要讓其他事物取代神。現在正是最好的時候,是操練我們信心的時候。神所要的,就是定睛在祂身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