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上 25章33節   你和你的見識也當稱讚,因為你今日攔阻我親手報仇,流人的血。

這是一段發生在曠野逃亡時的一段愛情故事,也讓我們對大衛的性情多一點理解。因為讀過大衛的逃亡和在隱基底不殺掃羅一事,可能會讓人誤解大衛是個怕事的膽小鬼,讓我們來看看大衛陽剛的一面。

話說大衛帶著六百多人左逃右躲的,去的地方不是曠野就是沙漠或樹林,睡覺可以進山洞或就地,但是他們從哪裡得糧食呢?這裡有三段話可以作為我們的參考。第一個部份就是大衛差人去見拿八時說的話:「 我聽說有人為你剪羊毛,你的牧人在迦密的時候和我們在一處,我們沒有欺負他們,他們也未曾失落什麼。(撒上25:7)」

然後是拿八的僕人對主母亞比該說的話:「那些人待我們甚好,我們在田野與他們來往的時候,沒有受他們的欺負,也未曾失落什麼。 我們在他們那裡牧羊的時候,他們晝夜做我們的保障。(撒上25:15-16)」

第三句是大衛要去找拿八算帳時說的:「我在曠野為那人看守所有的,以致他一樣不失落,實在是徒然了。(撒上25:21)」

可以稍微想像一下,以色列人曾是遊牧民族,其中牛羊就是他們的財產。牛羊一多,要牧養牠們也不容易。大衛就提過在他牧羊時偶有猛獸來銜羊羔,他就得追趕牠,擊打牠,將羊羔從牠口中救出來,並把猛獸打死。除了猛獸,非利士人或迦南人都有可能來偷襲,若是人力不足,很可能就會被搶去大半。因此大衛和從人便做這些人的保障,保護他們沒有損失。然後再向他們的主人要一些「保護費」,這其實很公平,因為大衛和從人付出勞力和心血,讓對方沒有損失,對方付一些費用也很合理。

沒想到拿八聽了大衛僕人的話不但不感謝,還竟反唇相譏:「大衛是誰?耶西的兒子是誰?近來悖逆主人奔逃的僕人甚多!我豈可將飲食和為我剪羊毛人所宰的肉給我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人呢?」他把大衛比喻成「悖逆主人奔逃的僕人」,心裡己經很委屈了,再聽到這話就按不住了。俗話說:士可殺,不可辱,就是這個意思。所以我們講話不要逞一時之快,傷到別人的心,就會反彈回來加倍傷到自己。

當大衛氣衝衝地叫四百人帶刀跟他去找拿八算帳時,他的目的是:「凡屬拿八的男丁,我若留一個到明日早晨,願神重重降罰於我!」大衛不殺掃羅不是因為懦弱,是因為敬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但是拿八以惡報善,他就手下不留情了。

所以當亞比該回家後聽到此事,立刻知道事態嚴重,立刻準備了二百張餅,兩皮袋酒,五隻收拾好了的羊,五細亞烘好了的穗子,一百葡萄餅,二百無花果餅,都馱在驢上,跟著僕人去見大衛。所以富戶就是富戶,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可以準備出這些食物。大衛和從人就是靠「保護費」在曠野維生,殊為不易。即使生存不易,他們也是選擇了靠自己的能力去幫助別人來維持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學非利士人或迦南人搶劫為生。

亞比該真的碰上氣衝衝的大衛,她急忙下驢,在大衛面前臉伏於地叩拜, 俯伏在大衛的腳前,這下子大衛當然不好意思動粗了。亞比該一來以情,二來以理,把大衛如滾滾長江的怒氣變成緩緩慢流的萊茵河。

亞比該的話裡有什麼重點抓到大衛的心呢?她先罵拿八是愚頑的壞人,二來她提醒大衛是為耶和華爭戰的人,將來是要做以色列王,他若去血洗拿八的家,必會流無辜人的血,而致良心有虧,因為其他人都是無辜的。其三,她認為是耶和華阻止大衛親手報仇,神保守大衛的性命,因此神也必為大衛除去仇敵。

一提到耶和華神的保守和將來的王職,大衛整個人就冷靜下來了;又看到她送來那麼多好吃的,也就不再計較。一個幾乎滿門抄斬的殘殺就這樣和平地解決了。美哉,亞比該的智慧 !

果然,拿八第二天酒醒後,他的妻將這些事都告訴他,他就魂不附體,身僵如石頭一般。 過了十天,耶和華擊打拿八,他就死了。

大衛聽到拿八死了,就去向亞比該提親,亞比該也應允了。在古時候,再沒有比猶太人的寡婦更悲慘的了。她既不能承繼丈夫留下來的產業,也不能留在丈夫的家族裡,除非丈夫至近的親屬有人願與她成親。所以一個寡婦時常是無依無靠,連維持基本的生活都成問題。有的為了生計,就淪落至青樓。所以律法裡特別吩咐以色列人要將田間收割的莊稼、葡萄、橄欖等東西留下一些給寡婦 (申24:17-21) 。新約裡的教會也規定要善待寡婦和救濟她們 (提前5) 。

所以大衛除了被亞比該的智慧吸引之外,也是存著善心要保護她吧。大衛的妻子們,除了米甲,其他幾個都是寡婦。手裡有力量,卻能因為敬畏神而放棄報仇,這就是大衛最可貴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