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辷30章6節下    大衛卻倚靠耶和華他的神,心裡堅固。

當亞吉興高采烈地叫大衛做他永遠的護衛長,讓他和跟隨的人一起去攻擊以色列人時,這時大衛的心裡有何打算呢?當非利士人的首領各率軍隊,挨次前進,有點像在閱兵時,他們發現了走在亞吉後面的大衛和從人。他們恐慌了。他們想得很遠,大衛有可能以他們的頭作為與掃羅和好的禮物。

這是很有可能的。非利士人在前面跟掃羅打仗,大衛在後面幫忙殺非利士人。因為大衛絕不會去殺以色列人。如此一來,前後圍攻,非利士人就會被殲滅了。神允許大衛和跟隨他的人被趕出非利士人的陣營,因為神有祂的計劃。當大衛聽到這個消息時,很可能鬆了一口氣。

這次非利士人又在亞弗安營,以色列人在耶斯列的泉旁安營。亞弗位於南北交通要道上;耶斯列是耶斯列平原的東口,位於東西向的交通要道上。兩相對峙,箭弩拔張,一觸即發。

神不讓大衛參與這場戰事,也不讓大衛有機會去救掃羅。因為神明白大衛的心,倘若不把大衛支開,大衛為了約拿單,肯定會上前參戰。神用什麼方法支開大衛呢?你猜得到嗎?

大衛離開了非利士,走了三日,終於回到洗革拉。原以為能見到家人,沒想到洗革拉已面目全非。亞瑪力人來過了,攻破洗革拉,焚燒了洗革拉,帶走城內的婦女和大小人口,卻沒有殺一個。這是神很大的恩典和保守,身外物可以失去,生命卻無法挽回。看似好像很慘,可是我們繼續讀下去,便會發現,原來這有可能是神要把大衛支開的一個方法。倘若大衛留在洗革拉,必然聽到掃羅和非利士人的戰情,為了約拿單,為了在神面前的義,也為了以色列人,他不可能乾坐在洗革拉,很可能就帶人衝上戰場了。

但是現在家人都被擄走,大家心急如焚,怎樣都要把他們先救回來,大衛也就無法分心再去考慮那麼多了。「大衛和跟隨他的人放聲大哭,直哭得沒有氣力」。這句話很感人。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大衛和從人再怎樣厲害,也是有情有義的凡夫俗子,這是人最真實的一面。大衛和從人過著飄泊不定的生涯,最想念的豈不是家的溫馨?妻子兒女的笑顏?在被掃羅追殺時,沒有人抱怨;在曠野沙漠,頂無片瓦時,也無人感到命苦;但是現在眾人為了自己的兒女,都恨不得拿大衛出氣,想拿石頭打死大衛。

在眾人想拿石頭打死大衛時,大衛卻倚靠耶和華他的神,心裡堅固。他做了一個最智慧的決定,去求問神。神給了他一個最美,讓他最感安慰的答覆:「你可以追,必追得上,都救得回來。」這就是大衛和掃羅的不同,在眾人都要離開掃羅的時候,掃羅就自行想辦法去挽回人心;但是在眾人要打死他時,大衛反而離開人去求問神。所以掃羅失敗,大衛成功。掃羅讓環境左右他,大衛則求神主宰環境。所以他心裡不慌亂,可以冷靜下來思考。哭可以哭,盡情地哭,但是眼淚擦乾之後,要繼續尋求神的帶領。

大衛他們剛從非利士人那裡回來,已經跑了三天,現在又要出去追亞瑪力人,有的人體力不支,就留在比梭溪,沒有過去。其他四百人在田野遇見一個埃及人。原來是被亞瑪力人遺棄的奴僕。我們看到大衛怎樣對待一個被遺棄的病僕,看起來好像沒有用處,被人丟棄了。但是因為大衛的仁慈,他就變成了一個對大衛十分有用的人。假如大衛也看不起這個病僕,不理會他,那麼大衛就失去了這個隱藏的祝福,得不到指引。所以我們不要小看落魄的人,說不定他們就是神要給我們的祝福。

大衛在〈詩篇〉41篇裡說:「眷顧貧窮的有福了!他遭難的日子,耶和華必搭救他。耶和華必保全他,使他存活,他必在地上享福。」大衛深有體會啊!果然,那個病僕把他們帶到了亞瑪力人的地方。大衛打了一場漂亮的勝仗,不僅救回了所有的人,還奪回了許多的掠物。因為他的仁慈,使他少走了許多彎路。仁慈,在一念之間;仁慈,已經是在心裡先打了勝仗。

大衛還要面對人的軟弱和貪念。跟大衛去的四百人,竟然不肯把所得的財物分給留在比梭溪的那兩百人。想想也對,他們又沒有跟亞瑪力人撕殺,幫他們把妻子、兒女帶回來,不是已經很好了嗎?大衛的偉大不在於驍勇善戰,而在於他的仁慈和智慧。此時,他下了一個決定,成為以色列人的律例和典章。那就是:「上陣的得多少,看守器具的也得多少,應當大家平分。」這句話放在哪裡都合適:丈夫在外工作、妻子在家照顧兒女,牧師上台講道、台下的人做其他的服侍,舞台上表演和舞台下的工作者,等等。大衛讓我們明白,這就是團隊服侍。有難同當,有福共享。

因為倚靠神,所以神給大衛有智慧去面對一切的問題和難處;因為不倚靠神,只倚靠自己和他人,所以掃羅沒有辦法有智慧地處理問題或面對困難,到最後必須去找女巫幫忙。我們要明白自己所倚靠的是誰?也要明白自己的有限,若不倚靠無限的神,還能倚靠誰?大衛很聰明,拿了掠物去送給猶大地的長老們,和他們建立關係,因為大衛本是猶大支派的後裔,他若要做王,豈能沒有自己支派的扶持?大衛相信神的應許,他也為了這應許而努力,而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