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未記 17:14 論到一切活物的生命,就在血中。所以我對以色列人說,無論什麼活物的血,你們都不可吃,因為一切活物的血就是牠的生命。凡吃了血的,必被剪除。

我可以吃血嗎?冬天來臨了,火鍋的季節也上巿了,巿面上正流行一樣好吃的產品,就是鴨血。聽說拿鴨血下火鍋,非常好吃。豬血雞血都有人在吃,而且特別宣傳其美味,令人食指大動。令我驚訝的是,有許多牧者都覺得吃血沒問題。因為耶穌都說了:「入口的不能污穢人,出口的乃能污穢人。(太15:11) 」

保羅也說過,「凡神所造的物都是好的,若感謝著領受,就沒有一樣可棄的。(提前4:4) 」神也曾經在異象中,三次叫彼得吃不潔之物和俗物,因為神所潔淨的,不可當作俗物 (使10:9-16)。這些都是《聖經》的教導,難道是新約和舊約的不同嗎?

那麼在〈使徒行傳〉的耶路撒冷會議中,耶穌的弟弟雅各為何做了一個總結:「所以據我的意見,不可難為那歸服神的外邦人;只要寫信,吩咐他們禁戒偶像的污穢和姦淫,並勒死的牲畜和血。」(使15:19-20)

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個教導是從何時開始的。這是當年大洪水退去,挪亞一家八口下船向神獻祭之後,神對他們說:「你們要生養眾多,遍滿了地。凡地上的走獸和空中的飛鳥都必驚恐,懼怕你們,連地上一切的昆蟲並海裡一切的魚都交付你們的手。凡活著的動物都可以作你們的食物。這一切我都賜給你們,如同菜蔬一樣。惟獨肉帶著血,那就是牠的生命,你們不可吃。」(創9:1-4)

所以這是神把動物賜給人為食物後,第一條附帶的命令:「惟獨肉帶著血,那就是牠的生命,你們不可吃。」

所以這是對普世的人說的原則,並不是只針對猶太人。只是因為在猶太人的律法中,神說了又說,不停地強調,所以很多人認為那只是給猶太人遵行的。假如只是給猶太人,使徒們就不必大費周章,叫外邦信徒不可吃血了。

至於耶穌和保羅的教導,都是沒問題的,誰那麼大膽敢說有問題呢?當然不是我。只是很多人在這些教導裡,都忘記了一個背景問題,耶穌和保羅都是猶太人,對猶太人而言,「血」從來不是食物。所以在他們教導的飲食概念裡,並不包括「血」。換言之,「血」不是食物,是神所禁的。

有的人就會問了,那麼切下來的肉有血,怎麼辦呢?猶太人的做法:動物的血是透過「浸泡與鹽漬」的方法來清除。首先將肉浸泡水中,之後抹上粗鹽,讓殘留的血被吸收排除。肝臟一類的肉品含有大量的血,無法以浸泡與鹽漬的方法將之完全清除,因此若要被食用,動物的肝臟必須用燒烤的方式處理,以確保血液不會殘留。在歐洲也有一種作法叫Brine,也是把肉先浸在鹽水裡,讓其中的血和雜質被吸出來,這樣的肉質做出來會更可口美味。最近我在網路上看到,有的中式廚師也是用這樣的方法做料理。

在醫學發達的今天,我們大都知道為何活物的生命在血中。因為生命的維持全靠氧氣、水分和各種營養素運送到身體的各個細胞裡,而負責運送的管道便是血液。在主後1616年William Harvey已經發現人類的血液循環系統,血液不僅負責供應身體需要的養分,並且還能對抗身體的疾病(例如:白血球),修補損壞的組織(例如:血小板)。更實際地舉一些例子:腦細胞在五分鐘內失去血液的供應就缺乏氧氣和血糖,一旦腦細胞壞死,便無法逆轉,再也不能有新的腦細胞了。在心臟病發作時,倘若心臟大動脈阻塞了,血液無法流通供應,在兩個小時裡一部份的心臟肯定損壞,六個小時後,心臟死去的細胞範圍就會達極其嚴重地步,可能有生命之危或死亡。血液裡若有過多的反脂肪、飽和脂肪,膽固醇,往往會造成心肌梗塞症。嚴重燒傷的病人若不立刻輸入血漿,患者將有生命的危險。這些例子讓我們稍微明白為何神說: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

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因此血若出了問題,人再去食用就會對健康有害。假如:癌症的擴散途徑之一就是血路擴散,敗血症的細菌繁殖傳播途徑也是血液,白血病就是血液系統的疾病,血液系統的疾病幾乎都是難以治癒的疾病,肝炎、愛滋病的傳播途徑之一就是血源性傳染。大部分的疾病都可以通過血液檢查取得診斷,證明血液是病毒細菌的良好繁殖基地,血源性傳播往往比呼吸道傳播、消化道傳播更來得危險和致命,難以控制。在人是如此,在動物不也類似嗎?不然為何有雞瘟或是口蹄疫什麼的,那些動物的血,我們又怎能斷定是健康的血呢?

有人研究證明,人在發怒的時候,血液中會產生一種毒素,將這種毒素提出微量,便可殺死一隻白鼠。以此類推,當動物被宰殺之前,有的會流下眼淚,牠們的恐懼、悲傷、憤怒和無奈,會讓牠們的血液產生什麼?因此神說:「因為一切活物的血就是牠的生命。凡吃了血的,必被剪除。」很多事情神知道,我們不知道。所以按著神的吩咐去做最安全,最明智。

世界上只有一種血是可吃的,那就是耶穌的血。保羅班德醫生曾一心一意要去印度宣教,但是他很不喜歡看到流血。因此雖然有一個叔叔願意資助他去讀醫科,他卻怎樣也不要去。他跑去學木工、建築、蓋屋頂、砌磚、配管系統、電學、石工,五年不改其志。但是他參加的差會要他先到李文斯敦學院醫務班上課,學習熱帶疾病與衛生的基本知識。有一次他看顧一個即將死去的女病人,臉色蒼白,逐漸失去生命氣息。但是在輸血後,她的臉上逐漸產生紅潤的顏色,重新又有了生命的氣息。在那一瞬間,他對血的看法完全改變。血不再是可怕的,而是可愛的,因為它能維持生命的運行。

耶穌的血就是如此,祂說祂的肉真是可吃的,祂的血真是可喝的。我們這些必死的人,只要吃了耶穌的肉,喝了耶穌的血,也就是接受了耶穌在十字架上完成的救恩,就可以脫離死的權勢,進入永生。這就是耶穌的寶血對人類的莫大功用。天上地下一切生物的血都不可吃,因為對人的健康有損,因為吃血等於是吃生命,是凶殘的一種象徵。神以牛羊的血為人類代贖,但是耶穌用祂的血一次為全人類除罪,從此人只要接受耶穌完成的救恩就可以與神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