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雨中的避難所》這首詩歌是我們基督徒非常熟悉的讚美詩,它不但出現在各個時期中外出版的各種聖詩選集中,也是海內外教會主日詩歌敬拜中經常選唱的詩歌之一。無論我們在面臨人生旅途中各種無情風雨打擊的艱難時刻,或者身處正在遭政治經濟危機衝擊的动乱國度,只要我們唱起這首詩歌都可以在主的堅強大愛的臂膀中找到依靠,也可以更讓我們堅信我們的信仰是建立在磐石的基礎之上,無任何力量可以加以摧毀。詩歌分四段,其歌詞如下:

主是磐石容我藏躲,暴風雨中之避難所;災禍來臨我得穩妥,暴風雨中之避難所。
日間遮蔭,夜間保護,暴風雨中之避難所;無事可驚,無敵可怖,暴風雨中之避難所。
狂風暴雨四面來襲,暴風雨中之避難所;我們絕不離開蔭蔽,暴風雨中之避難所。
神聖磐石,親密隱處,暴風雨中之避難所;一旦有難,作我幫助,暴風雨中之避難所。

(副歌) 主耶穌是磐石,我之避難所,如沙漠地,有蔭涼所;主耶穌是磐石,我之避難所,暴風雨中之避難所。

每一首聖詩的產生都有其屬靈的亮光以及相關的創作背景。如果有讀者看到詩歌內容聯想到作者創作此詩可能與他所在的時代背景有關,我對此的回答是“正確”;但是如果你再進一步猜想那一定是個充滿著不安和動盪,疾風暴雨式的時代,那我就要告訴你“錯了”;若還有讀者再繼續發揮想像力具體地猜想詩歌的創作可能與作者某一段在大海中遇到暴風雨的特殊經歷有關,我的回答是“不對,但還是有點關係”。為什麼我的回答會如此“矛盾”和“玄奧”呢?那就請您耐心繼續看完下文。

暴風雨中的避難所這首詩歌的創作時間大約是1880年。作者是生於1839年英國的弗農約翰·查爾斯沃思(Vernon John Charlesworth)。歷史告訴我們,英國自1689年發生光榮革命確立了君主立憲制後,其國勢逐漸昌盛;特別是隨著1769年瓦特發明了蒸汽機,英國社會很快進入機械化時代,到了1840年前後英國已經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工業國家,社會出現了空前的繁榮。

然而在繁榮的背後,英國社會也逐漸發生著嚴重的問題。隨著在大規模範圍內機器取代了傳統的人工作坊行業,失業人口大量增加,工廠主出於追求超額利潤的貪婪心態肆意剝削工人,甚至不惜大量使用廉價童工,由此導致社會階級矛盾日益突出。

上述社會問題的存在勢必會引起教會的關注。英國教會自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 ,1703 ─1791)在十八世紀七十年代掀起福音主義運動後,迎來了福音派教會的復興壯大。福音派教會的一大特點是強調福音的普世性,重視教會的社會見証。他們看到英國在經濟蓬勃發展的同時存在的種種罪惡和不公,特別是對勞工的剝削及社會分配貧富不均等問題,認為這是與福音的本質水火不容的。因此福音派教會積極參與推動了英國包括廢奴運動、改善童工待遇、禁酒運動等在內的一系列社會改革,對當時的英國社會來相當大的影響。而詩歌作者本人就是這福音主義運動身體力行的實踐者。

查爾斯沃思大學畢業後先在一家浸信會教會服事。在當了该教会的主日學學校的校長和牧師九年后的一天,即在他三十一歲時被任命了一个更重要的职位,去位于倫敦蘭貝斯附近的查爾斯·斯普林当斯托克韋爾孤兒院院長。當時這所孤兒院才建立了兩年時間。(右边下图为该所孤儿院外景图片)教會成立這所孤兒院的目的是為社會上的孤兒免費提供住所、食物、衣服、護理、輔導、教育等一系列服務;而在這之前的英國,社會上可以接納孤兒的只有那些非常簡陋的“貧民屋”(Poor House),在那裏的孤兒們不但無法得到基本的生活保障,而且還常被逼迫送去工廠當童工,從事各種艱苦的工作,受盡各種虐待和剝削。查爾斯沃思在那裏一直工作到1915年去世,時間長達四十六年近半個世紀,把他的大半生時間都奉獻到孤兒院的建设管理和孩子們身上。“暴風雨中的避難所”就是在他在擔任孤兒院院長期間寫的詩歌。雖然作者本人並沒有專門给后人留下創作這首詩歌的特殊心得和背景,但是我們依然可以想像出在作者創作時一定會想到他教會和他本人在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建立起這所规模宏大的孤兒院過程中所遇到各種艱難和挑戰,想起一件件他們是如何靠著把主當做“磐石”和“避難所”去战胜克服困难,信心得以成长的具体經歷;我們甚至還可以猜想作者創作這首詩歌是想到了那些孤兒院的孩子們,雖然他們在經歷了生活的“暴風雨”時找到了孤兒院這所“避難所”,但是只有他們把主耶穌當做生命的“磐石”和“避難所”才能夠在他們的將來的一生中平安度過遇到的所有“暴風雨”。

當我們清楚了詩歌作者的大致生平和創作歷史背景後,我再來回答為什麼我說這首詩歌與大海上的暴風雨“有點關係”的“懸念”。 查爾斯沃思這首詩歌發表於1876年他與另一位作者共同署名出版的一本詩集上。有趣的是詩歌發表後最早引起反響的不是在英國的城市居民和文化階層之中,而是英國北海岸的貧苦的漁民。這些漁民特別喜歡唱這首歌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為謀生計每日都要出海打漁,由於當地的氣候條件惡劣多變,海面上暴風雨常常會突然而至,因而經常發生打漁船在返回岸邊時因風浪而船毀人亡的悲劇。所以這些漁民們無論是在平時還是面臨危難的險要時刻,往往通過唱這首聖歌來增強他們戰勝風浪的信心,祈求得到主的護佑而平安上岸。

然而我們今天唱的這首歌卻並不是當年英格蘭北海岸漁民口中傳唱的旋律。究其為何如此的原因就要涉及到被世人尊為“近代福音詩歌之父”的著名聖樂家桑基(Ira D. Sankey, 1840-1908)。

桑基的祖籍是在蘇格蘭,但出生於美國賓州,父母是虔誠的基督徒。他雖然年輕時曾經當過兵,退伍後任職於國稅局,但卻極有音樂才華,特別是擅長在業餘時間從事聖詩音樂創作和詩歌領唱指揮。 1870年桑基赴印州印第安那出席基督教青年會年會時被特邀領唱,結果因此機遇被大佈道家慕迪(Dwight L. Moody)看中,邀他加入自己的佈道團擔任專職音樂總監,從此兩人攜手同工歷時三十年之久,足跡遍歐美各地。 “暴風雨中的避難所”這首詩歌就是他在1880年桑基隨慕迪去英國佈道時在倫敦看一份叫“郵報”的報紙時偶然發現的。

桑基在自己的回憶錄裏專門提到他為這首詩重新譜曲經過。他寫到,當年他在郵報上第一次看到這首詩歌時就立刻感到非常喜歡,馬上聯想到這首詩歌的內容很適合在他們佈道會上所用;然而很顯然那個被北海岸漁民傳唱的曲調卻並不與此相配,於是他決定加以修改使其更具備振奮人心的效果,結果就在他筆下寫成了我們今天聽到的這首激情昂揚,節奏明快的旋律。1885年這首完整的讚美詩歌首次出版在他的聖詩詩選中,很快就傳遍了整個福音世界。

桑基與查爾斯沃思是同時代人,甚至桑基在英國期間還隨穆迪來到查爾斯沃思所在城市舉辦過佈道會,然而當時兩人卻互不相識。桑基雖然在報紙上看到了查爾斯沃思寫的這首詩歌,但卻因報紙上沒有署名而仍然與他失之交臂,直到桑基譜曲的這首詩歌唱紅到英國後才最後落實了誰是歌詞作者。

故事到此說完了,擱筆時我不僅思緒萬千。作為孤兒院院長的查爾斯沃思在英國“太平盛世”的年代不忘社會上貧困的人,通過身體力行去實踐福音的宗旨,為鼓勵那些孤兒們寫下了這首詩歌;北海岸的英國漁民在大自然的暴風雨中唱著這首詩歌,切身體驗神是我們避難所的真諦;桑基通過改寫了這首詩歌的旋律,激勵喚醒拯救了世上無數人的靈魂……。整個聖詩背後的故事,都包含著神的美意和旨意,就像聖經所說:“萬事都互相效力,讓愛神的人得益處”(羅8:28)。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