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起,安靜地坐在桌前,準備為本期「追求」雜誌的主題–耶穌的死與復活與我的關係寫“詩歌與人生”的專欄文章,頭腦裏即刻呈現出一首讚美詩歌–“因他活著”;瞬間,歌詞中充滿莊嚴慷慨激昂的信仰宣告: “因他活著,我能面對明天;因他活著,不再懼怕;我深知道,他掌管明天;生命充滿了希望,只因他活著”就在耳邊響起,並隨著詩歌的歌詞和旋律在心中激起感恩的浪潮。

《因他活著》(Because He Live)一直是海內外眾多教會在復活節主日崇拜時的詩歌首選之一,但我相信有很多華人和我過去一樣,並不認識這首詩歌的詞曲作者,甚至還可能誤以為這首詩歌與其它許多經典聖詩一樣,已有百年的悠久流傳歷史。然而事實卻是:這首歌的詞與曲的作者都是至今仍然健在的美國人,而且兩人是夫妻,丈夫是該詩的音樂創作者,妻子是歌詞作者;他們婚後五十餘年中先後合作創作了七百多首福音歌曲,並曾經獲獎無數,包括12次獲得國際音樂成就的最高殿堂–美國國家音樂藝術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Recording Arts & Sciences)“格萊獎”(Grammy Awards)的提名、8次榮獲該獎,以及24次獲得美國福音音樂協會GMA(The Gospel Music Association)的聖鴿獎(Dove Award),8次獲得該協會的年度作曲獎,而這首《因他活著》就是他們獲得GMA 1973年聖鴿獎的獲獎作品。他們的名字就是比爾. 蓋瑟(William J. Bill Gaither)和格羅莉婭. 蓋瑟(Gloria Sickal Gaither)。

比爾·蓋瑟1936年3月生於美國的印第安那州的亞力山大,從小就喜歡音樂,特別是音樂創作和唱歌,1956年入美國安德森學院後當年就成立了以自己的名字冠名的樂隊。但是因為自己所學的是英語專業,所以在1959年大學畢業後,他還是循規蹈矩進了亞曆山大的門羅中學擔任英語教師。

比爾能夠登上福音音樂的高峰離不開他的妻子。格羅莉婭生於1942年,她不但小於比爾六歲,而且也出生在美國的另一個州密歇根州,然而命運一系列巧合卻註定讓她與比爾相識,因而成就了二人半世紀美好的婚姻以及音樂事業的天作之合。

格羅莉婭在家鄉高中畢業後,考上了印第安那州和比爾.蓋瑟的同一家學校–安德森學院,主修英語,法語和社會學,當然此時比爾已經畢業離校了;然而當她畢業後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恰恰就是在比爾任教的亞曆山大門羅高中做法文老師,兩人就在那裏相遇了。源於是同一家大學的校友,又是同一個學校的同事,甚至都是教語言,一個是教英文,一個是教法語,更巧的兩人都熱愛音樂,都是基督徒,於是他們很快墜入愛河,並1962年結成了連理。

婚後的頭五年比爾夫婦還繼續留在學校裏擔任全職教師,但是在業餘時間裏,他們始終將他兩熱愛的音樂創作及唱歌事業放在首位。到了1967年,就在比爾很可能被提升到系主任的大好職業前景下,他們倆卻決定辭去雙雙辭去學校的工作,而全身心地投入到福音音樂創作之中。

格羅莉婭的父親是一個牧師,母親則是一名作家。受到這樣特殊的家庭影響,她不但在文學上具備了良好的創作基礎,而且能夠將自己的信仰融入到她福音詩歌的創作之中,從而使詩歌的內容具備了持久的生命力。因此比爾和格羅莉婭的音樂創作合作方式往往是格羅莉婭負責作詞,比爾負責作曲和演奏。但是因為是夫妻,所以他們各自的創作經常也是你中又我,我中有你;有時候經常是比爾憑著靈感先寫下一小段旋律,然後格羅莉婭根據其旋律開始歌詞的創作,最後比爾再根據歌詞內容進一步完善其音樂部分的創作,從而使每一首原創詩歌的屬靈主題在音樂和歌詞上達到完美的統一。這也是他們所創作的歌曲之所以能夠得到那麼多人喜愛進而被廣泛傳播的重要原因。

《因他活著》這首歌的歌詞就是這樣誕生的。詩歌創作於六十年代末的一個晚上。在那個時候,格羅莉婭正懷著她和比爾的第三個孩子,但是無論是當時的美國社會環境,還是他們自己家庭所面臨的特殊困難都使格羅莉婭感到憂慮和不安。

那個時期的美國在教育領域正蔓延著“上帝死了”的存在主義社會思潮,而社會上藥物的濫用和種族關係的緊張更逐年呈現上升趨勢,在凱萊所定居的美國中部,這種情況更為嚴重。在家庭方面,她和比爾也正處在他們生命旅程中最困難的時刻。丈夫正承受著患單核細胞增多症引起的疾病折磨,在身體和心理都已經虛弱的情況下又在人際關係上出現了嚴重問題,一個他們夫婦平時付出了十分關愛的人卻對他們兩人及他們所在的教會團契提出了指控,甚至還牽扯對上帝是否存在信念的質疑。所有這一切都造成她作為孕婦時期的特殊心理壓力。(左上圖為无神论者、存在主义鼻祖萨特的照片)

在那年的除夕之夜,格羅莉婭在黑暗中獨自安靜地獨自坐在家中的客廳,思考這個世界、國家及自己家庭所面臨的各種嚴重問題,又想到她的丈夫目前的沮喪情緒,想到她們的孩子即將出生,而眼前的這個世界是如此的邪惡,感到自己真的無法去面對明天,在這種情況下還應該將這個孩子帶到世界上來嗎?……

就在那個時候,一件她完全不能解釋的事發生了。在那一刻,她突然覺得這一切都得到了釋放,內心的恐懼逐漸被驅散,一種平安和喜悅進入到心中。她知道她能擁有這個孩子,她能夠度過眼前的難關,那是因為天上的父神已經將祂的獨生子主耶穌賜給了世人,祂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並在三天後復活,;主耶穌的權柄已經戰勝死亡,戰勝了這個邪惡的世界,那空墳墓就是記號;因為祂活著,所以她和家人一定可以面對明天,因為祂活著,所有的苦難和坎坷都一定會度過,生命將充滿希望!

後來格羅莉婭把那一夜她的感受都寫進了《因他活著》的詩歌之中。歌詞全文如下:

神賜愛子,祂名叫耶穌,祂賜下愛、醫治、寬恕;祂舍生命使我得拯救,那空墳墓就是我的得救記號。

何等甘甜,靠耶穌基督,祂帶給我滿足喜樂;更覺安慰,乃是我確信,我能面對未來坎坷,因主活著。

我有一天會渡生命河,人生苦難一一攻克;藉主耶穌戰勝了死亡,我將看到祂榮耀光,見祂活著。

副歌:因祂活著,我能面對明天;因祂活著,不再懼怕;我深知道,祂掌管明天;生命充滿了希望,只因祂活著!

而作為丈夫的比爾在為妻子這首詩譜曲的過程中也想起過去的一次特殊的內心感動。有一天比爾去他父親的公司幫助他在後院施工建設一停車場。他先在地面鋪墊無數車的大小卵石和沙土,然後再一層層地用專門設備滾壓到位,最後再鋪上瀝青和碎石…..。 到了完工後的第二年春天,有一天比爾再去父親公司,卻看到在停車場的正中央處長出一棵翠綠的小草,在陽光中迎風飄搖,它雖纖細,但卻滿有生命的模樣,他大为惊讶之余聯想到到基督徒籍著主耶穌而有了生命戰勝死亡的權勢的確據。在為妻子這首詩譜曲時他把他當時內心的這種感動寫進了旋律,特別是詩歌的副歌部分,從而讓《因他活著》這首詩歌的旋律充滿了激情的張力,感染了無數的聽者和唱者。

這首歌自創作至今歷經了近半個世紀但仍然充滿著生命力,成了一首每一個基督徒都會唱的“流行”讚美詩歌。2013年8月比爾. 蓋瑟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提到,那么多年来這首歌一直排在他所有創作詩歌的首位,即使在不久前他举办的那次世界巡迴演出時:“無論是在挪威,在巴西聖保羅,都有八千人聚集在一起用不同語言高唱這首歌,這讓我非常感動……。”

親愛的弟兄姐妹,當你看完這篇文章,你是否想到在比爾.蓋瑟夫婦創作這首歌後半個世紀後的今天,在我們所在的這個地球上正在發生的事情甚至比他們當時的情形有過之而無不及。放眼世界,聖經所預示的末世特徵正在前所未有地向人們顯示。大國之間紛爭加劇,小國之間戰火連綿,一個世界性的經濟危機可能就在眼前;許多西方國家的毒品交易不但沒有減少,甚至變得合法化;婚姻的神聖性正在越來越被所謂的“政治正確”所瓦解,同性戀和性別多樣化大行其道,等等。所有這一切都給民眾帶來對明天及未來的不確定,甚至擔憂和恐懼。然而我們作為基督徒絕不會被眼前的亂象所迷惑,我們內心依然充滿著平安,我們對未來依然充滿著盼望,那是因為:

我們有著和比爾.蓋瑟夫婦一樣的信仰,因為我們相信:因祂活著,我能面對明天;因祂活著,不再懼怕;我深知道,祂掌管明天;生命充滿了希望,只因祂活著!

注:下方的第一个视频有比尔领唱的这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