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起,安静地坐在桌前,准备为本期「追求」杂志的主题–耶稣的死与复活与我的关系写“诗歌与人生”的专栏文章,头脑里即刻呈现出一首赞美诗歌–“因他活着”;瞬间,歌词中充满庄严慷慨激昂的信仰宣告: “因他活着,我能面对明天;因他活着,不再惧怕;我深知道,他掌管明天;生命充满了希望,只因他活着”就在耳边响起,并随着诗歌的歌词和旋律在心中激起感恩的浪潮。

《因他活着》(Because He Live)一直是海内外众多教会在复活节主日崇拜时的诗歌首选之一,但我相信有很多华人和我过去一样,并不认识这首诗歌的词曲作者,甚至还可能误以为这首诗歌与其它许多经典圣诗一样,已有百年的悠久流传历史。然而事实却是:这首歌的词与曲的作者都是至今仍然健在的美国人,而且两人是夫妻,丈夫是该诗的音乐创作者,妻子是歌词作者;他们婚后五十余年中先后合作创作了七百多首福音歌曲,并曾经获奖无数,包括12次获得国际音乐成就的最高殿堂–美国国家音乐艺术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Recording Arts & Sciences)“格莱奖”(Grammy Awards)的提名、8次荣获该奖,以及24次获得美国福音音乐协会GMA(The Gospel Music Association)的圣鸽奖(Dove Award),8次获得该协会的年度作曲奖,而这首《因他活着》就是他们获得GMA 1973年圣鸽奖的获奖作品。他们的名字就是比尔. 盖瑟(William J. Bill Gaither)和格罗莉娅. 盖瑟(Gloria Sickal Gaither)。

比尔·盖瑟1936年3月生于美国的印第安那州的亚力山大,从小就喜欢音乐,特别是音乐创作和唱歌,1956年入美国安德森学院后当年就成立了以自己的名字冠名的乐队。但是因为自己所学的是英语专业,所以在1959年大学毕业后,他还是循规蹈矩进了亚历山大的门罗中学担任英语教师。

比尔能够登上福音音乐的高峰离不开他的妻子。格罗莉娅生于1942年,她不但小于比尔六岁,而且也出生在美国的另一个州密歇根州,然而命运一系列巧合却注定让她与比尔相识,因而成就了二人半世纪美好的婚姻以及音乐事业的天作之合。

格罗莉娅在家乡高中毕业后,考上了印第安那州和比尔.盖瑟的同一家学校–安德森学院,主修英语,法语和社会学,当然此时比尔已经毕业离校了;然而当她毕业后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恰恰就是在比尔任教的亚历山大门罗高中做法文老师,两人就在那里相遇了。源于是同一家大学的校友,又是同一个学校的同事,甚至都是教语言,一个是教英文,一个是教法语,更巧的两人都热爱音乐,都是基督徒,于是他们很快坠入爱河,并1962年结成了连理。

婚后的头五年比尔夫妇还继续留在学校里担任全职教师,但是在业余时间里,他们始终将他两热爱的音乐创作及唱歌事业放在首位。到了1967年,就在比尔很可能被提升到系主任的大好职业前景下,他们俩却决定辞去双双辞去学校的工作,而全身心地投入到福音音乐创作之中。

格罗莉娅的父亲是一个牧师,母亲则是一名作家。受到这样特殊的家庭影响,她不但在文学上具备了良好的创作基础,而且能够将自己的信仰融入到她福音诗歌的创作之中,从而使诗歌的内容具备了持久的生命力。因此比尔和格罗莉娅的音乐创作合作方式往往是格罗莉娅负责作词,比尔负责作曲和演奏。但是因为是夫妻,所以他们各自的创作经常也是你中又我,我中有你;有时候经常是比尔凭著灵感先写下一小段旋律,然后格罗莉娅根据其旋律开始歌词的创作,最后比尔再根据歌词内容进一步完善其音乐部分的创作,从而使每一首原创诗歌的属灵主题在音乐和歌词上达到完美的统一。这也是他们所创作的歌曲之所以能够得到那么多人喜爱进而被广泛传播的重要原因。

《因他活着》这首歌的歌词就是这样诞生的。诗歌创作于六十年代末的一个晚上。在那个时候,格罗莉娅正怀着她和比尔的第三个孩子,但是无论是当时的美国社会环境,还是他们自己家庭所面临的特殊困难都使格罗莉娅感到忧虑和不安。

那个时期的美国在教育领域正蔓延著“上帝死了”的存在主义社会思潮,而社会上药物的滥用和种族关系的紧张更逐年呈现上升趋势,在凯莱所定居的美国中部,这种情况更为严重。在家庭方面,她和比尔也正处在他们生命旅程中最困难的时刻。丈夫正承受着患单核细胞增多症引起的疾病折磨,在身体和心理都已经虚弱的情况下又在人际关系上出现了严重问题,一个他们夫妇平时付出了十分关爱的人却对他们两人及他们所在的教会团契提出了指控,甚至还牵扯对上帝是否存在信念的质疑。所有这一切都造成她作为孕妇时期的特殊心理压力。(左上图为无神论者、存在主义鼻祖萨特的照片)

在那年的除夕之夜,格罗莉娅在黑暗中独自安静地独自坐在家中的客厅,思考这个世界、国家及自己家庭所面临的各种严重问题,又想到她的丈夫目前的沮丧情绪,想到她们的孩子即将出生,而眼前的这个世界是如此的邪恶,感到自己真的无法去面对明天,在这种情况下还应该将这个孩子带到世界上来吗?……

就在那个时候,一件她完全不能解释的事发生了。在那一刻,她突然觉得这一切都得到了释放,内心的恐惧逐渐被驱散,一种平安和喜悦进入到心中。她知道她能拥有这个孩子,她能够度过眼前的难关,那是因为天上的父神已经将祂的独生子主耶稣赐给了世人,祂为我们死在十字架并在三天后复活,;主耶稣的权柄已经战胜死亡,战胜了这个邪恶的世界,那空坟墓就是记号;因为祂活着,所以她和家人一定可以面对明天,因为祂活着,所有的苦难和坎坷都一定会度过,生命将充满希望!

后来格罗莉娅把那一夜她的感受都写进了《因他活着》的诗歌之中。歌词全文如下:

神赐爱子,祂名叫耶稣,祂赐下爱、医治、宽恕;祂舍生命使我得拯救,那空坟墓就是我的得救记号。

何等甘甜,靠耶稣基督,祂带给我满足喜乐;更觉安慰,乃是我确信,我能面对未来坎坷,因主活着。

我有一天会渡生命河,人生苦难一一攻克;藉主耶稣战胜了死亡,我将看到祂荣耀光,见祂活着。

副歌:因祂活着,我能面对明天;因祂活着,不再惧怕;我深知道,祂掌管明天;生命充满了希望,只因祂活着!

而作为丈夫的比尔在为妻子这首诗谱曲的过程中也想起过去的一次特殊的内心感动。有一天比尔去他父亲的公司帮助他在后院施工建设一停车场。他先在地面铺垫无数车的大小卵石和沙土,然后再一层层地用专门设备滚压到位,最后再铺上沥青和碎石…..。 到了完工后的第二年春天,有一天比尔再去父亲公司,却看到在停车场的正中央处长出一棵翠绿的小草,在阳光中迎风飘摇,它虽纤细,但却满有生命的模样,他大为惊讶之余联想到到基督徒籍著主耶稣而有了生命战胜死亡的权势的确据。在为妻子这首诗谱曲时他把他当时内心的这种感动写进了旋律,特别是诗歌的副歌部分,从而让《因他活着》这首诗歌的旋律充满了激情的张力,感染了无数的听者和唱者。

这首歌自创作至今历经了近半个世纪但仍然充满着生命力,成了一首每一个基督徒都会唱的“流行”赞美诗歌。2013年8月比尔. 盖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那么多年来这首歌一直排在他所有创作诗歌的首位,即使在不久前他举办的那次世界巡回演出时:“无论是在挪威,在巴西圣保罗,都有八千人聚集在一起用不同语言高唱这首歌,这让我非常感动……。”

亲爱的弟兄姐妹,当你看完这篇文章,你是否想到在比尔.盖瑟夫妇创作这首歌后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在我们所在的这个地球上正在发生的事情甚至比他们当时的情形有过之而无不及。放眼世界,圣经所预示的末世特征正在前所未有地向人们显示。大国之间纷争加剧,小国之间战火连绵,一个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可能就在眼前;许多西方国家的毒品交易不但没有减少,甚至变得合法化;婚姻的神圣性正在越来越被所谓的“政治正确”所瓦解,同性恋和性别多样化大行其道,等等。所有这一切都给民众带来对明天及未来的不确定,甚至担忧和恐惧。然而我们作为基督徒绝不会被眼前的乱象所迷惑,我们内心依然充满著平安,我们对未来依然充满著盼望,那是因为:

我们有着和比尔.盖瑟夫妇一样的信仰,因为我们相信:因祂活着,我能面对明天;因祂活着,不再惧怕;我深知道,祂掌管明天;生命充满了希望,只因祂活着!

注:下方的第一个视频有比尔领唱的这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