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過完中國傳統節日春節便會讓我再次想到了“回家”這個概念在國人心目中的意義。快到節日的前幾天,無論人們生活在何地,距離家鄉有多遠,此時都已歸心似箭,紛紛踏上歸家的路途,因為那裏有家鄉的記憶,更有父母親的等待和呼喚,因而也年復一年地重現數億人同時在歸家路上的中國春運奇觀。想到這裏就啟發了我在本期“追求”的“詩歌和人生”專欄裏給讀者介紹一首有同樣名的聖詩「歸家」(Softly and Tenderly)。

我第一次聽到這首聖歌是觀看2014年在澳大利亞悉尼舉辦的第三屆“天歌”音樂會的視頻,歌曲由中國著名年輕男中音演唱家陳金鑫領唱,由“天歌”大型詩班合唱團伴唱。聽完後第一時間的感受是這麼好聽感人的聖詩為何我以前卻不毫無所知,由此便觸動了我進一步去挖掘此歌背後的故事。

這首聖詩的作者是生於1847年的美國人拉馬丁·湯普森 (Will Lamartine Thompson)。湯普森套用現在的流行話來說是一個“富二代”,甚至還可以說也是一個“官二代”,因為他的父親喬西亞·湯普森(Josiah Thompson)不但在家鄉俄亥俄州是一位成功的製造商和銀行家,而且還當過州立法機構的兩屆議員。湯普森是父親家裏七個孩子的老麼,從小起便深得父親和兄長的寵愛,因此也養成了他不受拘束,自由任性的天性。這一點在他年輕時的大學教育經歷上就表現的很充分。他高中畢業後先進了俄亥俄州的聯盟學院(Alliance College),專業選擇的是商科。大學畢業後家裏滿心希望他子承父業去從商,他卻“不務正業”,僅因為自幼以來就對音樂的興趣愛好而定意去報考了波士頓的新英格蘭音樂學院,從頭開始去讀聲樂;從在那裏畢業後,他又不滿足已擁有的豐富音樂學識,再越洋赴歐洲的德國萊比錫繼續他的音樂深造。

從德國回來後,湯普森開始了自己的音樂創作之路,受那個時代樂壇的影響,他的創作風格屬於鄉村音樂。因為具備了良好的音樂素養,他不但自己作曲,而且也自己作詞。他甚至具有這樣的天賦,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無論我在哪里,在家裏,在旅館裏,在商店裏旅遊,只要有一個想法或主題出現在我的腦海裏,我認為是值得用一首歌曲來表達的,我就可以馬上通過即興創作來把它們記錄下來,如此我就永遠不會失去靈感。”儘管如此,湯普森在開始音樂創作的頭幾年內還只是一位樂壇上默默無聞的小字輩,直到在他廿八歲那年他的一次“任性”而改變了他的命運軌跡。

那年是1875年。湯普森把自己創作的四首音樂作品一起“打包”提供給當地的一位音樂出版商,其中包括一首他在海邊采風時用十分鐘完成的得意之作「海邊拾貝」(Gathering Shells by the Seashore)。索價是每首100,四首歌總共要四百美元。這個價格筆者根據有關金融機構的換算對比,相當於現在的七八千美元,顯然不低。然而收到湯普森的作品後,那位出版商卻只同意給這位樂臺上的無名小輩每首25美元的報酬,砍掉了整整四分之三。湯普森得此信息後,深為自己心愛的作品未得到對方重視而感到不滿,一怒之下居然決定乾脆在家鄉成立一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音樂出版社,從此以後不必再看他人臉色,自己來發表所創作的作品。可未想到就是這一怒之下的“任性”竟讓他從此踏上了成名發家之路。

湯普森本來就因父親是成功商人而從小就受到潛移默化的影響,加上他又在大學讀的是商科,受過系統的相關教育,故他的公司剛成立,業務的開局和發展戰略就走出了與眾不同的特色。他先在家鄉東利物浦開辦了一家音樂商店出售樂譜和音樂書籍,將生意做到一定規模後便去在大城市芝加哥開設分店,然後再進一步跨入郵購業務,把生意做到全美各地;在公司主業上他開始時只銷售樂譜和音樂書籍,公司積累了相當客戶資源後即將業務擴展到各種樂器的銷售,特別把鋼琴和管風琴這種大件商品作為主營產品;在推銷方式上也經常因別出心裁而大收其益。比如以推銷那曾遭遇報價尷尬的那四首歌為例:當時他除了傳統的行銷方式外,還把主要精力放在尋找各地大受觀眾歡迎的各種音樂演出節目上,然後通過有賞服務讓一些已經出名的歌手在節目中主唱他的作品來做活廣告,從而很快使他的歌迅速在全美各地成為大眾流行歌曲。

結果那四首作品中的「海邊集貝」很快成了那個時代最受歡迎的歌曲,賣出了二十四萬六千份的天量,他的出版社也因此也大發其財。到19世紀80年代,他的企業已經成為當時美國最突出,最成功的企業之一,他本人也因此被稱為百萬富翁級的“俄亥俄州遊吟詩人”。

就在他人都認為湯普森事業已到達如日中天時,上帝的呼召降臨到他的頭上。在他四十歲那年,大佈道家德懷特·穆迪(Dwight L. Moody)來到他所在的城市舉辦佈道會,會後湯普森有機會見到了穆迪。在那次會見中穆迪對他說了足以改變他的一生的話。他問湯普森說:“你既然能夠寫那麼好聽的歌曲,為什麼不寫一些能夠祝福人心和生命的歌曲,把讀者和聽眾帶到基督裏來呢?”湯普森聽後內心受到極大的震動,猛然想起在雖然走上成功出名的道路卻迷失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信仰,而主耶穌卻一直沒有忘記他,在呼喚他回家。“從那天起,我只寫了聖歌 ,這是我從來沒有後悔的決定。”湯普森後來回憶道。而「歸家」就是在他人生這一最重要的轉捩點那年創作的作品,其實也是他生命這一根本回轉的真實記錄和心靈寫照。

湯普森這首詩歌問世後立即受到穆迪和他的合作者聖樂音樂家桑基的重視。他們馬上選用這首歌作為大型佈道會上對聽眾作呼召時的音樂。每當穆迪在臺上呼召,桑基就帶領這他的大型詩班唱起這首「歸家」,緊接著台下數以千計願意認主悔改的男女老少流著眼淚從會場的四面八方湧向講臺,接受救恩,一次次重複這樣宏大的場面,感人肺腑!

因為受穆迪大力推廣宣傳的影響,“歸家”這首歌很快傳遍了北美和歐洲。穆迪和湯普森友誼也一直保持到他生命的最後一刻。1899年12月慕迪患了重病,生命已經來日無多,醫生為此已經禁止他會客。有一天湯普森特地趕去看望他,然而在病房門口卻被醫生擋駕。這時候穆迪聽出門外的來賓是湯姆森,馬上用虛弱的聲音呼喚醫生同意他進來。兩人見面時,穆迪手裏拿著「歸家」的曲譜,一臉真誠地對湯普森說:“與我一生來已做的所有事情相比,我寧願自己是寫出這首詩歌的作者!”。歐美近代最具盛名的大傳道家穆迪對湯普森說的這番華,充分說明了這首詩歌在聖詩聖壇上的重要影響和地位!

十九世紀穆迪臨終前對此詩的評價也經得起過往的百年滄海歷史的考驗。當年在美國風靡一時令湯普森成名致富的那首「海邊拾貝」早已被人遺忘,但他所作的「歸家」這首聖詩卻百年不衰,如今還在世界各地被億萬基督徒傳唱。不僅如此,因為這首詩歌所反映的「歸家」這一人類永恆主題以及詩歌旋律中所含有的獨特藝術魅力,使得許多著名世界電影名作中也採用中了它的旋律。如1980年的美國電影「城市的牛仔」,1985年獲得奧斯卡獎的電影「邦蒂富爾之行」,1988的美國電影「意外的旅客」,2005年開播的美國電視連續劇「真愛如血」,以及2011年發行的電影「突發決定」等。

下麵我們就來欣賞這首聖詩的歌詞:

「歸家」(Softly and Tenderly)

耶穌溫柔慈聲懇切在呼喚,祂呼喚你,呼喚我。

祂耐心在你心門外等候你,祂等候你,等候我。

耶穌懇切請求,為何還耽延? 祂懇請你,懇請我。

為何遲延不顧救主的慈憐? 祂憐憫你,憐憫我。

光陰飛逝奔流,一刻不停留,它不等你,不等我。

陰暗死亡籠罩,黑夜快來臨,快臨近你,臨近我。

耶穌應許賜下奇妙大慈愛,應許愛你,也愛我。

罪過雖多,主有憐憫肯赦免,祂赦免你,赦免我。

副歌

歸家,歸家,

憂傷困倦者歸家,

耶穌溫柔慈聲懇切在呼喚,

呼喚罪人快歸家。

親愛的朋友,你是否在日常生活中經歷過疲倦和憂傷?你是否因為各種原因陷入了過痛苦的深淵而不可自拔?或者,你是否因為所謂的事業成功和物質生活的滿足而迷失了人生的方向?你是否在感歎過時光的飛逝和人生的短暫?你是否想像過當生命轉眼而去時我們靈魂的去向和歸處?如果有,請你聽聽這首歌,再靜靜地回想,這世界上確實有一位救主,祂因為愛你,憐憫你,願意賜給你心靈的平安和永恆的生命,祂一直在你門口溫柔慈愛的呼喚你:歸家,歸家,快點歸家!只要你打開你的心門接待祂,祂就從此與你同在,就像聖經啟示錄3:20所說:“看哪,我站在門外敲門,若有人聽見我的聲音,就把門打開,我就進入他的口中,他與我同在。”阿門!

Image result for 赞美诗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