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过完中国传统节日春节便会让我再次想到了“回家”这个概念在国人心目中的意义。快到节日的前几天,无论人们生活在何地,距离家乡有多远,此时都已归心似箭,纷纷踏上归家的路途,因为那里有家乡的记忆,更有父母亲的等待和呼唤,因而也年复一年地重现数亿人同时在归家路上的中国春运奇观。想到这里就启发了我在本期“追求”的“诗歌和人生”专栏里给读者介绍一首有同样名的圣诗「归家」(Softly and Tenderly)。

我第一次听到这首圣歌是观看2014年在澳大利亚悉尼举办的第三届“天歌”音乐会的视频,歌曲由中国著名年轻男中音演唱家陈金鑫领唱,由“天歌”大型诗班合唱团伴唱。听完后第一时间的感受是这么好听感人的圣诗为何我以前却不毫无所知,由此便触动了我进一步去挖掘此歌背后的故事。

这首圣诗的作者是生于1847年的美国人拉马丁·汤普森 (Will Lamartine Thompson)。汤普森套用现在的流行话来说是一个“富二代”,甚至还可以说也是一个“官二代”,因为他的父亲乔西亚·汤普森(Josiah Thompson)不但在家乡俄亥俄州是一位成功的制造商和银行家,而且还当过州立法机构的两届议员。汤普森是父亲家里七个孩子的老么,从小起便深得父亲和兄长的宠爱,因此也养成了他不受拘束,自由任性的天性。这一点在他年轻时的大学教育经历上就表现的很充分。他高中毕业后先进了俄亥俄州的联盟学院(Alliance College),专业选择的是商科。大学毕业后家里满心希望他子承父业去从商,他却“不务正业”,仅因为自幼以来就对音乐的兴趣爱好而定意去报考了波士顿的新英格兰音乐学院,从头开始去读声乐;从在那里毕业后,他又不满足已拥有的丰富音乐学识,再越洋赴欧洲的德国莱比锡继续他的音乐深造。

从德国回来后,汤普森开始了自己的音乐创作之路,受那个时代乐坛的影响,他的创作风格属于乡村音乐。因为具备了良好的音乐素养,他不但自己作曲,而且也自己作词。他甚至具有这样的天赋,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无论我在哪里,在家里,在旅馆里,在商店里旅游,只要有一个想法或主题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认为是值得用一首歌曲来表达的,我就可以马上通过即兴创作来把它们记录下来,如此我就永远不会失去灵感。”尽管如此,汤普森在开始音乐创作的头几年内还只是一位乐坛上默默无闻的小字辈,直到在他廿八岁那年他的一次“任性”而改变了他的命运轨迹。

那年是1875年。汤普森把自己创作的四首音乐作品一起“打包”提供给当地的一位音乐出版商,其中包括一首他在海边采风时用十分钟完成的得意之作「海边拾贝」(Gathering Shells by the Seashore)。索价是每首100,四首歌总共要四百美元。这个价格笔者根据有关金融机构的换算对比,相当于现在的七八千美元,显然不低。然而收到汤普森的作品后,那位出版商却只同意给这位乐台上的无名小辈每首25美元的报酬,砍掉了整整四分之三。汤普森得此信息后,深为自己心爱的作品未得到对方重视而感到不满,一怒之下居然决定干脆在家乡成立一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音乐出版社,从此以后不必再看他人脸色,自己来发表所创作的作品。可未想到就是这一怒之下的“任性”竟让他从此踏上了成名发家之路。

汤普森本来就因父亲是成功商人而从小就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加上他又在大学读的是商科,受过系统的相关教育,故他的公司刚成立,业务的开局和发展战略就走出了与众不同的特色。他先在家乡东利物浦开办了一家音乐商店出售乐谱和音乐书籍,将生意做到一定规模后便去在大城市芝加哥开设分店,然后再进一步跨入邮购业务,把生意做到全美各地;在公司主业上他开始时只销售乐谱和音乐书籍,公司积累了相当客户资源后即将业务扩展到各种乐器的销售,特别把钢琴和管风琴这种大件商品作为主营产品;在推销方式上也经常因别出心裁而大收其益。比如以推销那曾遭遇报价尴尬的那四首歌为例:当时他除了传统的行销方式外,还把主要精力放在寻找各地大受观众欢迎的各种音乐演出节目上,然后通过有赏服务让一些已经出名的歌手在节目中主唱他的作品来做活广告,从而很快使他的歌迅速在全美各地成为大众流行歌曲。

结果那四首作品中的「海边集贝」很快成了那个时代最受欢迎的歌曲,卖出了二十四万六千份的天量,他的出版社也因此也大发其财。到19世纪80年代,他的企业已经成为当时美国最突出,最成功的企业之一,他本人也因此被称为百万富翁级的“俄亥俄州游吟诗人”。

就在他人都认为汤普森事业已到达如日中天时,上帝的呼召降临到他的头上。在他四十岁那年,大布道家德怀特·穆迪(Dwight L. Moody)来到他所在的城市举办布道会,会后汤普森有机会见到了穆迪。在那次会见中穆迪对他说了足以改变他的一生的话。他问汤普森说:“你既然能够写那么好听的歌曲,为什么不写一些能够祝福人心和生命的歌曲,把读者和听众带到基督里来呢?”汤普森听后内心受到极大的震动,猛然想起在虽然走上成功出名的道路却迷失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信仰,而主耶稣却一直没有忘记他,在呼唤他回家。“从那天起,我只写了圣歌 ,这是我从来没有后悔的决定。”汤普森后来回忆道。而「归家」就是在他人生这一最重要的转捩点那年创作的作品,其实也是他生命这一根本回转的真实记录和心灵写照。

汤普森这首诗歌问世后立即受到穆迪和他的合作者圣乐音乐家桑基的重视。他们马上选用这首歌作为大型布道会上对听众作呼召时的音乐。每当穆迪在台上呼召,桑基就带领这他的大型诗班唱起这首「归家」,紧接着台下数以千计愿意认主悔改的男女老少流着眼泪从会场的四面八方涌向讲台,接受救恩,一次次重复这样宏大的场面,感人肺腑!

因为受穆迪大力推广宣传的影响,“归家”这首歌很快传遍了北美和欧洲。穆迪和汤普森友谊也一直保持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1899年12月慕迪患了重病,生命已经来日无多,医生为此已经禁止他会客。有一天汤普森特地赶去看望他,然而在病房门口却被医生挡驾。这时候穆迪听出门外的来宾是汤姆森,马上用虚弱的声音呼唤医生同意他进来。两人见面时,穆迪手里拿着「归家」的曲谱,一脸真诚地对汤普森说:“与我一生来已做的所有事情相比,我宁愿自己是写出这首诗歌的作者!”。欧美近代最具盛名的大传道家穆迪对汤普森说的这番华,充分说明了这首诗歌在圣诗圣坛上的重要影响和地位!

十九世纪穆迪临终前对此诗的评价也经得起过往的百年沧海历史的考验。当年在美国风靡一时令汤普森成名致富的那首「海边拾贝」早已被人遗忘,但他所作的「归家」这首圣诗却百年不衰,如今还在世界各地被亿万基督徒传唱。不仅如此,因为这首诗歌所反映的「归家」这一人类永恒主题以及诗歌旋律中所含有的独特艺术魅力,使得许多著名世界电影名作中也采用中了它的旋律。如1980年的美国电影「城市的牛仔」,1985年获得奥斯卡奖的电影「邦蒂富尔之行」,1988的美国电影「意外的旅客」,2005年开播的美国电视连续剧「真爱如血」,以及2011年发行的电影「突发决定」等。

下面我们就来欣赏这首圣诗的歌词:

「归家」(Softly and Tenderly)

耶稣温柔慈声恳切在呼唤,祂呼唤你,呼唤我。

祂耐心在你心门外等候你,祂等候你,等候我。

耶稣恳切请求,为何还耽延? 祂恳请你,恳请我。

为何迟延不顾救主的慈怜? 祂怜悯你,怜悯我。

光阴飞逝奔流,一刻不停留,它不等你,不等我。

阴暗死亡笼罩,黑夜快来临,快临近你,临近我。

耶稣应许赐下奇妙大慈爱,应许爱你,也爱我。

罪过虽多,主有怜悯肯赦免,祂赦免你,赦免我。

副歌

归家,归家,

忧伤困倦者归家,

耶稣温柔慈声恳切在呼唤,

呼唤罪人快归家。

亲爱的朋友,你是否在日常生活中经历过疲倦和忧伤?你是否因为各种原因陷入了过痛苦的深渊而不可自拔?或者,你是否因为所谓的事业成功和物质生活的满足而迷失了人生的方向?你是否在感叹过时光的飞逝和人生的短暂?你是否想像过当生命转眼而去时我们灵魂的去向和归处?如果有,请你听听这首歌,再静静地回想,这世界上确实有一位救主,祂因为爱你,怜悯你,愿意赐给你心灵的平安和永恒的生命,祂一直在你门口温柔慈爱的呼唤你:归家,归家,快点归家!只要你打开你的心门接待祂,祂就从此与你同在,就像圣经启示录3:20所说:“看哪,我站在门外敲门,若有人听见我的声音,就把门打开,我就进入他的口中,他与我同在。”阿门!

Image result for 赞美诗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