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偶然在網上看到昔日好萊塢大片 「泰坦尼克號Titanic」的男女主角李奧納多• 狄卡皮歐和凱特•溫斯蕾兩人被媒體拍到在法國度假勝地聖特羅佩同遊秘會的新聞,猛然回想到這部由美國著名導演詹姆斯•卡梅隆拍攝,集浪漫、災難、愛情於一身的好萊塢大片 自1997年12月9日首映至今,正好整整二十年過去了。時間過得真快!

對於這本還原1912年4月15日發生於大西洋冰海悲劇的電影巨作,記憶最深的情節之一是當郵輪與冰山相撞,甲板上一片混亂,眾人陷入恐慌的危難時刻,四位身著盛裝的中老年人卻組成了一個小樂隊,在甲板上從容不迫地拉起了一首首曲子;而當巨輪到了已臨近傾覆的最後關頭,這四人原本也相互告別,準備離開,突然其中一位小提琴樂手在原地不動又拉起一首曲子,其餘三人聽其旋律之後即刻轉身,拿起各自的樂器又重新加入到合奏之中。 他們演奏的那首音樂曲調委婉舒展,节奏緩慢卻不失安寧,旋律低沉又飽含堅定……。

伴隨着持續的琴聲,影片接著出現的是一連串感人的鏡頭: 船長愛德華•約 翰•史密斯上尉獨自一人屹立在已經進水了的駕駛艙,手扶著船舵輪盤,等待那最後一刻的來臨; 郵輪總設計師托馬斯•安德魯斯安靜地走向屋內壁爐,撥開爐上方時鐘面板,將沉船時間永遠定格在介面上;紐約最大百貨公司創始人伊西多•施特勞斯和夫人相擁對視安靜地躺在床上,彼此親吻告別;一位不知名的年輕媽媽明知大難將至,還對著一雙入睡前的可愛兒女喃喃細語,講述起一個古老童話的美麗傳說…。

信主之後,才知道這四人小樂隊樂手沉船前的這一幕並不是導演為博人眼目而虛構的電影“橋段”,而是取材於發生在105年前那場海難中的真實場景,那位小提琴樂

手的名字叫華萊士•哈特利,生前是「泰坦尼克號」的一名樂隊指揮和小提琴手。(上圖是華萊士生前用過的小提琴,下圖是他本人的照片)

究竟是什麼樣的情操能夠讓這些樂手如此與眾不同,放棄可能的逃生,大無畏地面對即將而來到的死亡?為什麼船上還有那麼多人願意將生存的希望留給了別人,自己選擇安靜地迎接死亡?四位樂手為什麼他們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會選擇演奏這首特定的音樂?那就要涉及到這首聖詩中的經典“老歌”「與主更接近」所反映的主題–基督徒渴望通過十字架與主相親近的特殊關係。下面我們就從茫茫史海中挖掘與這首詩歌相關的感人故事。

「與主更接近」(Nearer, My God, to Thee )這首聖詩的詞作者的本名叫莎拉•福勒•弗勞爾 (Sarah Fuller Flower),(左圖是莎拉的肖像)婚後隨夫姓叫莎拉• 亞當斯(Sarah F. Adams)。莎拉於1805年2月22日生於英國埃塞克斯的哈洛,其父曾是劍橋大學的職員,後來又成為劍橋一份報紙的記者和編輯。父親年輕時崇尚自由主義,曾因寫激烈的時政評論文章而得罪當局,一度還被捕入獄;然而未曾想到卻因這次牢獄之災,認識了一位原本素不相識,僅因出於同情和慕名而來探監的女孩,兩人因此擦出了火花,最後成就了一段美好婚姻。婚後他們生了兩個女孩,莎拉是老大,妹妹叫伊莉莎(Eliza Flower)。

莎拉的母親早在她六歲時去世,在父親的培育下,莎拉從小就喜愛上音樂和文學。十六歲那年她和妹妹隨父親搬到了倫敦附近的達爾斯頓,在那裏又結識了不少在文學上有造詣的朋友。受他們的影響和薰陶,莎拉從22歲起就在文壇上嶄露頭角,經常報刊上發表自己的作品;有趣的是投稿時她常喜歡用S.Y.來簽名,人們以為這就是作者的名字縮寫,其實卻是源自她家的寵物Sally。

相比較文字創作,年輕的莎拉其實更喜歡戲劇和歌詠。她不但在聲樂上表現力十分豐富,嗓音圓潤清亮,而且在戲劇理論也有非常獨到的見解。如她提出戲劇是人類思想的縮影,是信仰佈道的補充和延伸,演員一生要不斷地通過表演去達到思想上崇高的境界等等。她一直夢想著有一天能夠登上舞臺,盡情表現自己戲劇的才華。1834 年她29歲,那年她和約翰•亞當斯(John B. Adams)結婚。丈夫雖然是一名鐵路的工程師,卻非常理解支持她的抱負,鼓勵她努力去實現自己的理想。1837年,她首次公開登臺亮相,在倫敦的一家劇院演出莎士比亞戲劇。演出一鳴驚人獲得巨大成功,不少名記者在報刊上紛紛發佈評論文章讚美她的舞臺表現,以致該劇院都被順帶被評價為倫敦最好的演員訓練學校。

然而就在她在戲劇演唱領域打開了一片廣闊天地的時候,她的健康卻不幸出了問題。有一天在家中洗澡時她跌倒在地上,事後經醫生診斷後她被確定不再合適重登舞臺。從此之後莎拉被迫決定把她的全部精力轉向她的第二愛好,即文學寫作上。然而正因為有了這一“不幸”,才有了後來她這首傳世佳作「與主更接近」。

說起來,這首詩歌還是一篇“應命”作品。那是在1841年,莎拉所在教會的一位牧師已準備好下一周主日的講道題目,內容涉及到《聖經》〈創世紀〉中與雅各有關的記載,因此他想請莎拉創作一首與主題相應的讚美詩。接了這個任務後,莎拉花了許多時間反復去研讀〈創世記〉的廿八章有關章節,最後決定以該章的10-19節,雅各在伯特利的夢為經緯主線展開創作,寫成了這首「與主更接近」。

我們不妨先讀一下這段有名的經文,來瞭解莎拉的創作來源:

“雅各出了別是巴,向哈蘭走去。到了一個地方,因為太陽落了,就在那裏住宿,便拾起那地方的一塊石頭枕在頭下,在那裏躺臥睡了,夢見一個梯子立在地上,梯子的頭頂著天,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來。耶和華站在梯子以上,說: 我是耶和華你祖亞伯拉罕的神,也是以撒的神。我要將你現在所躺臥之地賜給你和你的後裔。你的後裔必像地上的塵沙那樣多,必向東西南北開展。地上萬族必因你和你的後裔得福。我也與你同在。你無論往哪里去,我必保佑你,領你歸回這地,總不離棄你,直到我成全了向你所應許的。雅各清早起來,把所枕的石頭立作柱子,澆油在上面。他就 給那地方 起名叫伯特利(就是神殿的 意思)。”

接下來我們再來對比莎拉寫成的詩歌,全詩共分五段:

(1)更加與主接近,更加接近!縱使在十字架,高舉我身。

        我心依然歌詠,更加與主接近,更加與主接近,更加接近!

(2)雖在曠野遊行,紅日西沉,黑暗籠罩我身,依石為枕,

         夢裏依舊追尋,更加與主接近,更加與主接近,更加接近!

(3)忽有階梯顯現,上達天庭。一生蒙主所賜,慈悲充盈;

         欣看天使招迎,更加與主接近,更加與主接近,更加接近!

(4)醒來讚美滿心,思想光明,愁心之​​中見主,石壇為證;

         苦痛也使我心,更加與主接近,更加與主接近,更加接近!

(5)喜樂如翼加身,向天飛升,超越日月星辰,飛向永恆,

         我心依然歌詠,更加與主接近,更加與主接近,更加接近!

從歌詞中可見,莎拉成功地將《聖經》經文中有關日落、夜深、枕石而睡、做夢、天使出現、耶和華的應許、留石為記號等一系列動作、場景元素與信仰宣示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寫成了一段段銜接有序,寓意盎然,文字優美的詩句,並且反復展開和烘托出全詩的主題: 與主更接近!這首美麗的詩歌公開發表後好評如潮,迅速流傳,隨後基督教與天主教都將它編入了新版的聖詩選集之中。

在之後的百餘年裏,這首詩歌不但經久不息地影響了許許多多信徒百姓的生命成长,還在史上留下了不少名人逸事。如1901 年九月美國總統麥金萊(W. McKinley)在紐約水牛城與民眾見面時,被一名假裝前來握手的無政府主義者近距離開槍擊中胸口,在他臨終 時口裏輕聲吟唱的就是這首詩歌; 之後舉行的隆重國葬儀式上,全國各地民眾一起再次高唱總統生前最喜歡的這首詩。(上图为当年刺殺發生前的集會現場照片)

甚至到1980年,CNN 創辦人泰德•透納還聲稱,不管是什麼特定的危機導致現代文明的崩潰,在最後的時刻CNN會一直會連續播放這首歌直至世界末了;為此,他還請了當時最好的軍樂團,在紐約如今已經成為美國現任總統名下的川普大廈門口廣場上演奏此歌(見上圖),並將演奏的錄影秘保存在在CNN的保險庫裏…。

其實在「泰坦尼克號」沉船之夜的真實事件中,這四人小樂隊之所以在最後時刻選擇演奏「與主更接近」也还與另一個人的推薦有關,這個人是船上的一名旅客,名字叫約翰. 哈珀(John Harper (1872年5月29日- 1912年4月15日)。哈珀是蘇格蘭浸信會的牧師,也是一名出色的講道者。在船難發生那年哈珀才39歲,因妻子已經去世他獨自撫養著他六歲的女兒。(见上图)在船難發生前一年秋天哈珀曾經受美國著名佈道家穆迪的邀請去芝加哥的穆迪教會做了三個月的客座牧師,因其講道深受會眾歡迎故穆迪再度邀請他在這年春天前去佈道。本來按行程哈珀應該搭乘另一條叫盧西塔尼亞號的郵輪前往美國,但是考慮到即將來到4月10日是大名鼎鼎的泰坦尼克號的首航,自己這次又是帶著女兒和妹妹傑西同行,故最後決定推遲一周起程選擇了泰坦尼克號。

4月14日晚上的11點40分,泰坦尼克號撞上了冰山。當船上廣播通知乘客們趕快離開船艙時,哈帕用毯子把女兒裹起來交給一個船員。當他看到女兒登上一艘救生艇後,他自己卻脫下救生衣,把它交給了另一名沒有救生衣乘客。接著他在甲板上對眾人不停地喊叫:婦女、兒童和未得救的人上救生艇!”也就是在這時候,他請泰坦尼克號的小樂隊奏起了《與主更接近》這首曲子。當沉船的最後的時刻即將來臨時,他把周圍的基督徒聚集到甲板上,然後跪下帶領大家舉起雙手向上帝禱告,直至與郵輪一起沉入大海…..。

在泰坦尼克號悲劇發生四周年的日子,在加拿大安大略漢密爾頓召開了一次泰坦尼克號倖存者聚會。會上有一位名叫阿吉拉·韋伯的年輕人站了起來,講述了他所經歷的哈珀在墜入大海後與他之間互動的感人見證。他說: “在那個可怕的夜晚,我一個人抓住郵輪上桅杆的一個部件在海浪中漂流,一個浪潮把哈帕牧師沖到了我身旁,他當時也抱這船上的一片殘骸。他對我說,‘你得救了嗎?’ 我回答說 ‘我不是’。他接着說當信主耶穌,你必得救!’ 很快海浪又把他卷走了,可是沒想到過了不久水流又把他沖到我的身邊;只聽到他繼續對我說,‘你現在得救了嗎?’ ‘不’,我說,‘我還不能誠實地說我已經是了’。他又大聲重複說,當信主耶穌基督,你必得救!’。說完哈珀就被海浪吞沒了….。就這樣,在那個夜裏我成了約翰·哈帕的(传福音的)最後一個皈依者。”

當文章寫到接近尾聲時,我想繼續引用與泰塔尼克號相關的一件史實來作为本文的結束。看過電影的人應該知道男主角傑克是買了只有窮人們買得起的三等倉船票上了泰坦尼克號船,確實這艘巨船也只設置了三個等級的船票。然而在沉船悲劇發生後的不久,泰坦尼克號郵輪所屬的英國利物浦的白星航線公司(White Star Line)在其辦公處的門口放置了一塊紀念牌,上面寫著在船難中的旅客只有兩種人,即“已知得救的”和“已知喪失生命的”(Known to be Saved, and Known to be Lost);其實船公司使用這一“雙關語”就是出於對对世人的一种提醒,也是对船難中的這位英雄哈珀牧師的紀念,而哈珀在生命最後一刻對那位年輕人韋伯所說的那句話又是來自聖經:當信主耶穌基督,你必得救Believe in the Lord Jesus, and you will be saved (使徒行傳16:31)。

是啊,哈珀生前說的最後這句話其實是我們每一個基督徒的堅定信念。「與主更接近」作者莎拉之所以有著這樣的信念,才寫出即使“黑暗籠罩”,“愁心滿懷”,但“喜樂仍然如翼加身,向天飛升,超越日月星辰,飛向永恆”,“我心依然歌詠,更加與主接近這樣的詩句;泰坦尼克號上的四人小樂對之所以有這樣的信念,才能在船難即將發生時如此臨危不懼,依然用他們手上的樂器演奏了這首歌到生命最后一刻;哈珀牧師之所以有這樣的信念,才會做到即使已經墜入大西洋冰海裏,依然把拯救一個陌生人的靈魂當做自己的使命!

是的,我們每一個人無論一生的生活經歷是否精彩輝煌,但是我們的肉體無一例外終究有一天將死去,而經歷了同一個世代的人在肉體死亡後的靈魂卻有不同的去處。親愛的朋友,你想買哪一張船票?當信主耶穌基督,你必得救!你願意得着這樣的美好的應許嗎?如果此刻您還沒有信主,您不妨先聽聽這首伴隨着如此感人故事的歌曲,再想一想您的人生和未來,相信您一定會有所領悟和得着。

首發於2017年追求雜誌第108期,

修改补充於2019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