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首聖詩經常在耶穌受難節被各地教會敬拜時使用。歷史上它曾和另外兩首聖詩「與主接近歌」和「夕陽西沉歌」一起在美國被評選為“最受歡迎的三首讚美詩”;二戰時期盟軍最高統帥德懷特·艾森豪威爾( Dwight D. Eisenhower)稱這首聖詩在戰時廣受士兵們的喜愛,增強了戰士們對上帝的信仰;近現代美國著名的福音派佈道家葛培理也特別讚揚這首詩歌對上帝的國度作出的巨大貢獻;美國密西根的阿爾比恩市為紀念詩歌作者的生平和事蹟,還​​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專門在作者的故居原址密歇根大道1101號建造了一個博物館,每年都吸引了數千人前往參觀。這首著名詩歌就是「古舊十架」(The Old Rugged Cross)。它的作者就是喬治.貝納德(George Bennard 1873-1958)。 (見下圖)

儘管過早就承擔了家庭的經濟重擔,但在信仰之路上貝納德卻沒有迷失和徬徨。 22歲時他因為參加了一次救世軍的聚會而決然信主,從此成為一名虔誠傳播福音的基督徒;幾年後他還被提拔到救世軍旅一級的負責人職位,作為一名佈道者活躍於美國的中西部,在各地舉辦福音復興會議。 1910年他37歲時從救世軍辭職,一度成為一名獨立的傳道者;也就在那個時候,他開始走上創作讚美詩歌之路,並在家鄉密歇根州的阿爾比恩開設了自己的聖詩出版公司。數年後貝納德又加入衛理公會的一家教會並被按立為牧師從事專職事奉。他一生中總共創作了350首聖詩,但影響最大、流傳最廣的就是這首「古舊十架」。

貝納德作為一名傳道者有一句他非常喜愛的經文,那就是約翰福音3:16:「神愛世人,讓一切信他的人不至滅亡反得永生。」他在佈道中常常引用這節經文,每當此時他腦海裡總會出現一個十字架的異象,那是一個血跡斑斑的十字架。有一次,當他又想到基督被釘十字架時,在他的腦海裡突然出現了一段段原始的旋律,他當即把這些旋律記錄下來。然而當他將這些旋律組成一首完整的曲譜後,他卻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無法寫出與此相適應的歌詞,期間雖然曾經多次努力嘗試但其結果都無法讓自己滿意。儘管如此,每當他努力創作時,他心裡一直會出現一句話,“我會珍惜這古舊的十架。”

1912年年末的一天,他外出參加了為期一個月在各地舉辦的佈道復興會,就在這次旅行過程中他的思想和心靈有了許多新的互動和碰撞。他想到了也稱為“骷髏地”的各各他這個地方,想到各各他山上的兩千年前主耶穌被釘時被鮮血浸染的十字架,想到世人眼中像徵詛咒、羞恥的十字架如何因主耶穌的寶血和犧牲而成為上帝救贖、得勝、榮耀的標誌,想起了基督徒因這血染的十字架而得到的應許、盼望及責任…。當他回到阿爾比恩市的家中後,他迫不及待地取出原來寫成的曲譜手稿放在廚房的桌子上,在很短的時間內把自己一路上的思考和醞釀轉化為歌詞在曲譜上完成了相應的文字創作,而且每一句歌詞都與曲譜渾然合一,恰到其位。寫完後他興奮地喊妻子過來,當面將新完成的詩歌唱給她聽。妻子聽了後立即回應道,“哦,這是一首非常出色的詩歌!”

完成歌詞創作後,他將手稿寄給了芝加哥的好朋友著名的聖詩音樂家查爾斯·加布里埃爾,請他為這首歌配上和弦。加布里埃爾收到後不但馬上完成所託,還在寄回曲譜的信上熱情洋溢地寫道:“你將會聽到這首歌響徹雲霄!”

果然,加布里埃爾的這個預言很快就實現了。完成了最後的詞曲創作後貝納德首先在波卡貢的一場培靈會上向弟兄姊妹介紹這首讚美詩, 接著又在芝加哥福音學院舉行的一次規模很大的培靈會上再次唱了這首歌,均受到會眾的熱烈歡迎,接下來此歌在許多地方不脛而走。 1915年這首歌得以正式出版。與許多其它優秀詩歌、藝術作品都是在出版以後多年甚至到作者去世後才獲得美譽和流行不一樣,這首詩歌出版後立即在全美國引起轟動並迅速流傳到歐洲。此後各國新出版的聖詩集紛紛把此詩收入其中。此後的年份中美國多家廣播電台曾數次邀請聽眾票選十首本世紀最心愛的聖詩,在千萬張選票中常常是這首歌榮居首位。甚至一度在美國監獄裡,都因為犯人們特別喜歡這首歌而稱其為“獄中之歌”。不但如此,許多著名藝術家也特別喜愛演唱這首歌,二十世紀著名的唱片藝術家,包括艾爾·格林、安迪·格里菲斯、安妮·默里、布拉德·佩斯利、切特·阿特金斯、約翰·貝里、弗洛伊德·克萊默、喬治·瓊斯、艾迪·阿諾德等都錄製演唱過這首歌;英美的許多電影和電視劇也採用此歌作為主體音樂或插曲,可見此歌巨大的影響力和廣受歡迎程度。

下面我們一起來欣賞這首詩歌的歌詞:

(一)各各他山嶺上,孤立古舊十架,這乃是羞辱痛苦記號;神愛子主耶穌,為世人被釘死,這十架為我最愛最寶。 

(二)主寶貴十字架,乃世人所輕視,我卻認為是神愛可誇;神愛子主耶穌,離棄天堂榮華,背此苦架走向各各他。

(三)各各他之十架,雖然滿有血跡,我仍然以此架為美聖;因在此寶架上,救主為我捨命,擔我眾罪使我蒙恩拯。

(四)故我樂意背負,此奇妙的寶架,甘願受世人輕視辱罵;不日救主再臨,迎接我同升天,永遠分享榮福在天家。

副歌:故我愛高舉十字寶架,直到在主臺前見主面,我一生要背負十字架,此十架可換公義冠冕。

從以上歌詞中我們可以明顯看到作者獨特的寫作風格特點,其中最重要的是作者反複使用了強烈的對比技巧。如第一節寫了十字架世人眼裡是“苦難和恥辱的象徵”,但對作者來說卻視為“最愛最寶(貴)”;第二節寫了十字架雖“乃世人所輕視” ,但在作者心中卻是“神愛可誇” ;第三節寫了雖然十字架上“滿有血跡”,但是作者仍然視其為“美聖”;第四節寫了基督徒會因背上十字架而被“世人輕視辱罵”,但作者堅信在“救主再臨”時,必能夠“永遠分享榮福在天家”。正因為有了前面那麼多強烈的對比和鋪墊,作者才在副歌中發出自己的信心宣告,即願意一生“高舉、背負”十字架,“直到在主台前見主面”的這一天!

本納德寫下這首歌后又繼續為主工作四十餘年,直到1958年他85歲時息勞歸主,實現了他在歌詞中所寫的,將他一生背負的十字架“換成公義冠冕”的心願。在他最後居所的附近,至今還聳立著一座高達12英尺的十字架,上面寫著“人們心愛的聖詩「古舊十架」作者喬治·本納德安息處。 ”而他創作的這首歌在問世百年後依然在世界各地“響入雲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