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首圣诗经常在耶稣受难节被各地教会敬拜时使用。历史上它曾和另外两首圣诗「与主接近歌」和「夕阳西沉歌」一起在美国被评选为“最受欢迎的三首赞美诗”;二战时期盟军最高统帅德怀特·艾森豪威尔( Dwight D. Eisenhower)称这首圣诗在战时广受士兵们的喜爱,增强了战士们对上帝的信仰;近现代美国著名的福音派布道家葛培理也特别赞扬这首诗歌对上帝的国度作出的巨大贡献;美国密西根的阿尔比恩市为纪念诗歌作者的生平和事蹟,还​​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专门在作者的故居原址密歇根大道1101号建造了一个博物馆,每年都吸引了数千人前往参观。这首著名诗歌就是「古旧十架」(The Old Rugged Cross)。它的作者就是乔治.贝纳德(George Bennard 1873-1958)。 (见下图)

尽管过早就承担了家庭的经济重担,但在信仰之路上贝纳德却没有迷失和徬徨。 22岁时他因为参加了一次救世军的聚会而决然信主,从此成为一名虔诚传播福音的基督徒;几年后他还被提拔到救世军旅一级的负责人职位,作为一名布道者活跃于美国的中西部,在各地举办福音复兴会议。 1910年他37岁时从救世军辞职,一度成为一名独立的传道者;也就在那个时候,他开始走上创作赞美诗歌之路,并在家乡密歇根州的阿尔比恩开设了自己的圣诗出版公司。数年后贝纳德又加入卫理公会的一家教会并被按立为牧师从事专职事奉。他一生中总共创作了350首圣诗,但影响最大、流传最广的就是这首「古旧十架」。

贝纳德作为一名传道者有一句他非常喜爱的经文,那就是约翰福音3:16:「神爱世人,让一切信他的人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他在布道中常常引用这节经文,每当此时他脑海里总会出现一个十字架的异象,那是一个血迹斑斑的十字架。有一次,当他又想到基督被钉十字架时,在他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段段原始的旋律,他当即把这些旋律记录下来。然而当他将这些旋律组成一首完整的曲谱后,他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无法写出与此相适应的歌词,期间虽然曾经多次努力尝试但其结果都无法让自己满意。尽管如此,每当他努力创作时,他心里一直会出现一句话,“我会珍惜这古旧的十架。”

1912年年末的一天,他外出参加了为期一个月在各地举办的布道复兴会,就在这次旅行过程中他的思想和心灵有了许多新的互动和碰撞。他想到了也称为“骷髅地”的各各他这个地方,想到各各他山上的两千年前主耶稣被钉时被鲜血浸染的十字架,想到世人眼中像征诅咒、羞耻的十字架如何因主耶稣的宝血和牺牲而成为上帝救赎、得胜、荣耀的标志,想起了基督徒因这血染的十字架而得到的应许、盼望及责任…。当他回到阿尔比恩市的家中后,他迫不及待地取出原来写成的曲谱手稿放在厨房的桌子上,在很短的时间内把自己一路上的思考和酝酿转化为歌词在曲谱上完成了相应的文字创作,而且每一句歌词都与曲谱浑然合一,恰到其位。写完后他兴奋地喊妻子过来,当面将新完成的诗歌唱给她听。妻子听了后立即回应道,“哦,这是一首非常出色的诗歌!”

完成歌词创作后,他将手稿寄给了芝加哥的好朋友著名的圣诗音乐家查尔斯·加布里埃尔,请他为这首歌配上和弦。加布里埃尔收到后不但马上完成所托,还在寄回曲谱的信上热情洋溢地写道:“你将会听到这首歌响彻云霄!”

果然,加布里埃尔的这个预言很快就实现了。完成了最后的词曲创作后贝纳德首先在波卡贡的一场培灵会上向弟兄姊妹介绍这首赞美诗, 接着又在芝加哥福音学院举行的一次规模很大的培灵会上再次唱了这首歌,均受到会众的热烈欢迎,接下来此歌在许多地方不胫而走。 1915年这首歌得以正式出版。与许多其它优秀诗歌、艺术作品都是在出版以后多年甚至到作者去世后才获得美誉和流行不一样,这首诗歌出版后立即在全美国引起轰动并迅速流传到欧洲。此后各国新出版的圣诗集纷纷把此诗收入其中。此后的年份中美国多家广播电台曾数次邀请听众票选十首本世纪最心爱的圣诗,在千万张选票中常常是这首歌荣居首位。甚至一度在美国监狱里,都因为犯人们特别喜欢这首歌而称其为“狱中之歌”。不但如此,许多著名艺术家也特别喜爱演唱这首歌,二十世纪著名的唱片艺术家,包括艾尔·格林、安迪·格里菲斯、安妮·默里、布拉德·佩斯利、切特·阿特金斯、约翰·贝里、弗洛伊德·克莱默、乔治·琼斯、艾迪·阿诺德等都录制演唱过这首歌;英美的许多电影和电视剧也采用此歌作为主体音乐或插曲,可见此歌巨大的影响力和广受欢迎程度。

下面我们一起来欣赏这首诗歌的歌词:

(一)各各他山岭上,孤立古旧十架,这乃是羞辱痛苦记号;神爱子主耶稣,为世人被钉死,这十架为我最爱最宝。 

(二)主宝贵十字架,乃世人所轻视,我却认为是神爱可夸;神爱子主耶稣,离弃天堂荣华,背此苦架走向各各他。

(三)各各他之十架,虽然满有血迹,我仍然以此架为美圣;因在此宝架上,救主为我舍命,担我众罪使我蒙恩拯。

(四)故我乐意背负,此奇妙的宝架,甘愿受世人轻视辱骂;不日救主再临,迎接我同升天,永远分享荣福在天家。

副歌:故我爱高举十字宝架,直到在主台前见主面,我一生要背负十字架,此十架可换公义冠冕。

从以上歌词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到作者独特的写作风格特点,其中最重要的是作者反复使用了强烈的对比技巧。如第一节写了十字架世人眼里是“苦难和耻辱的象征”,但对作者来说却视为“最爱最宝(贵)”;第二节写了十字架虽“乃世人所轻视” ,但在作者心中却是“神爱可夸” ;第三节写了虽然十字架上“满有血迹”,但是作者仍然视其为“美圣”;第四节写了基督徒会因背上十字架而被“世人轻视辱骂”,但作者坚信在“救主再临”时,必能够“永远分享荣福在天家”。正因为有了前面那么多强烈的对比和铺垫,作者才在副歌中发出自己的信心宣告,即愿意一生“高举、背负”十字架,“直到在主台前见主面”的这一天!

本纳德写下这首歌后又继续为主工作四十余年,直到1958年他85岁时息劳归主,实现了他在歌词中所写的,将他一生背负的十字架“换成公义冠冕”的心愿。在他最后居所的附近,至今还耸立著一座高达12英尺的十字架,上面写着“人们心爱的圣诗「古旧十架」作者乔治·本纳德安息处。 ”而他创作的这首歌在问世百年后依然在世界各地“响入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