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天父的世界

如果我們要選擇一首既適合兒童演唱又適合成人高歌、既合適在教會敬拜時使用,又合適團契在室外活動時選唱的敬拜歌曲,那麼這首歌一定非《這是天父的世界》莫屬!

我們先來欣賞這首分三段詩歌的歌詞:

(一)

這是天父世界,

我們側耳要聽,

字宙歌聲,四圍回應,

星辰作樂同聲。

這是天父世界,

我心滿有安寧;

樹木花草,蒼天碧海,

述說天父全能。

這是天父世界,

小鳥展翅飛鳴,

清晨明亮,好花美麗,

證明天理精深。

這是天父世界,

愛普及萬千;

風吹之草將表現,

天父充滿世間。

這是天父世界,

求主叫我不忘:

罪惡雖然好像得勝,

天父卻仍掌管。

這是天父世界,

我心不必憂傷;

我主作王,天地同唱,

歌聲充滿萬方。

以上如此優美的歌詞出自一位敬虔的美國牧師之手,他的名字叫巴布科爾Maltbie D. Babcock (1858-1901)。巴布科克出生於紐約的錫拉丘茲。他家的第一代移民是來自英國的詹姆斯·巴布科克(1612-1679),早在1642年就漂洋過海來到美國,比著名「五月花號」船上的殖民先驅者抵達馬薩諸塞州的普利茅斯時間只晚了22年。之後過了一兩百年,他的家族在美國已經根深葉茂,頗有成就。其曾祖父亨利·戴維斯曾經做過紐約州著名文理學院漢密爾頓學院(Hamilton College)的第二任校長;祖父埃比尼澤·達文波特·馬爾比則是長老會的著名牧師;而巴布科爾本人從小學到大學一直就是一名各方面表現出色的好學生。他讀的大學是紐約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在校園裏他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全能”學生,不但是一名出色的游泳、棒球、壘球運動員,還擅長演奏七種樂器,能夠自己作曲,兼一個合唱俱樂部的主唱和領隊;除此之外他還會畫畫,喜歡擺弄各種工具,甚至還是一名釣魚高手,最後在1879年以最高榮譽學位畢業離校。許多同學預期他將來最可能的職業發展是成為一名音樂家,可他卻毫不猶豫地選擇繼續攻讀神學院,立志做一個終身事奉神的牧師。(下圖為雪城大學校區建築物)

1882年獲得神學學位後,巴布科克先是在紐約州靠近美加邊境的洛克波特(Lockport)一家教堂做牧師。在那裏服事了五年後,他轉去馬里蘭州巴爾的摩市的布朗擔任長老會紀念教堂的主任牧師;在那裏他很快成了一名遠近聞名受到眾人喜愛的傳道者,經常被美國各地教會邀請前去佈道。(右圖為布朗長老會紀念教堂)1900年,他又被召要去紐約市的布裏克長老會教堂接替將要離職的亨利·凡·戴克牧師。當他決定要離開巴爾的摩時,許多當地名人都紛紛出面挽留他,他們中間甚至包括當地著名大學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多位教授,因為巴布科爾在當地服事期間一直為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學生提供信仰方面的諮詢,對學生們身心健康和發展貢獻良多。在各地教會的事奉講道生涯中,他被公認的是一位深受“各階層會眾愛戴”,“神學方面博大精深”、“擁有超乎尋常的聰明才智”、具有“非凡的個人魅力”和“令人欽佩,激動人心的演講能力”的牧師。1896年,因其突出的個人能力和重大的社會影響,巴布科克被雪城大學授予神學博士學位。

巴布科爾的這首詩歌是在他在紐約洛克波特做牧師期間寫的。洛克波特靠近美加邊境,是紐約州尼亞加拉縣的首府,現已成為水牛城著名風景區尼亞加拉瀑布的一部分。洛克波特離開“尼亞加拉懸崖”很近,該懸崖是在五大湖盆地基岩中形成的幾個峭壁中最突出的一個,周邊擁有北美東部最古老的森林生態系統和樹木,現在已經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可的世界生物圈保護區。在那裏服事期間,巴布科爾有空時經常走到這片懸崖上去散步,在那裏遠眺湖光山影,欣賞紐約州北部森林田野和遼闊的安大略湖的全景。因為平時很注意欣賞觀察大自然和世間萬物,他甚至能夠識別多達四十多種的鳥類, 他的這種愛好用他的話來說是因為「喜歡聽小鳥用歌聲讚美神。」平日裏在他的口中經常說的一句“口頭禪”就是:「我想出去看天父的世界」。就是在這樣的特定環境和心情下他寫下了這首讚美神和和神創造的大自然美景的著名詩歌。(左上圖和下圖均為尼亞加拉懸崖景色圖)

可惜的是巴布科爾只活了短短的42年,沒有更多的時間和機會去世界各地看看。就在剛邁入二十世紀的1901年,他在赴歐洲旅遊的歸途中不幸死於義大利的那不勒斯。消息傳出,大西洋兩地的報紙紛紛予以報導哀悼。在紐約舉行的巴布科爾葬禮上,主持葬禮的牧師讚頌他說:「我們不需要蠟燭來顯示陽光……我們的這位兄弟所做的工作活出的生命已為他說了一切」在他曾經服事過的巴爾的摩市布朗長老會紀念堂也舉行了一場隆重的追思會,主持追思會的約翰·蒂莫西·斯通牧師選擇了「因為你們的財寶在里,你們的心也在」(馬太福音6:21)這句經文作為他追思會講道的主題來紀念巴布科爾的敬虔一生;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首任校長丹尼爾·吉爾曼和普林斯頓大學校長弗朗西斯·巴頓等多位著名教育家也都到場並專門致辭表達敬意。在追思會後的1905年,布朗紀念長老會教會為紀念巴布科爾,在新蓋成的教堂裏安裝了一扇巨大的彩色玻璃窗,窗戶上的圖案是由當時美國最有名的彩色玻璃裝飾藝術家路易斯·康弗·蒂凡尼,根據啟示錄中聖約翰對“新耶路撒冷”的願景而設計的《聖城》畫面,至今都不斷地吸引著人們前來觀看。在1905年出版的一本他的傳記裏,作者這樣寫道:「沒有什麼比他一直放在自己身邊的那本《聖經》扉頁上寫的的這句話更能衡量他的那種精神:再一次和基督裏的弟兄們一起承諾在主面前毫無保留順服和忠誠Committed myself again with Christian brothers to unreserved docility and devotion before my Master.)
     巴布科爾生前沒有出版過任何書籍。「這是天父的世界」是在他去世後的第二年由他的夫人連同他平時的講道靈修、詩稿及其它文字一起編成《每日生活默想》一書出版的。詩歌出版時並沒有曲譜。許多年後,他的一名生前好友的曲譜謝伯德(F.L. Sheppard 1852-1930),根據自己在童年時從自己母親那裏學到的一首英格蘭民歌曲調,在改編後為這首詩譜了曲。謝伯德並非是一名音樂家,他1872年畢業於著名濱州大學,畢業後曾經多年在波士頓協助其父親管理一家鑄造廠,後搬到了巴爾的摩,成為當地長老會出版物和主日學校工作委員會的主席。1915年他在他主編的長老會歌曲集《哈利路亞》(Alleluia)一書中正式收入了「這是天父的世界」一詩;在詩歌的譜曲署名一欄裏,他為了不想引起人們對他個人的關注,刻意將他名字三個詞的首字母打亂,使用了“S.F.L.”的縮寫。在詩歌被收入到這本詩集時謝伯德選用了原詩六段中的三節,成為今日我們唱的版本。

「這是天父的世界」是我在信主前就聽到的一首歌,那還是十幾年前在一次溫哥華的知青團體組織的夏季室外活動上聽一名基督徒朋友帶頭唱的。當時就覺得這首歌的歌詞和旋律聽起來都非常清新、流暢、簡樸和溫暖。當我自己也成為一名基督徒後,就更加深化了對這首歌主題的理解。每當我看到樹木花草,蒼天碧海字宙星辰,小鳥展翅等美景時,就會從心裏想到這首歌;每當我遇到各種困難坎坷等試驗試探時,我也會想到歌中所唱的:這是天父世界,祂(的)愛普及萬千有祂掌管做王,我心不必憂傷。是的,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馬書1:20)有這位創造宇宙萬物、全能的神作為我們天上的阿爸父,我們還有什麼需要掛慮擔憂的呢?

願我每一位唱過這首詩歌的弟兄姐妹們都像巴布科爾那樣,在主面前毫無保留順服和忠誠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