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天父的世界

如果我们要选择一首既适合儿童演唱又适合成人高歌、既合适在教会敬拜时使用,又合适团契在室外活动时选唱的敬拜歌曲,那么这首歌一定非《这是天父的世界》莫属!

我们先来欣赏这首分三段诗歌的歌词:

(一)

这是天父世界,

我们侧耳要听,

字宙歌声,四围回应,

星辰作乐同声。

这是天父世界,

我心满有安宁;

树木花草,苍天碧海,

述说天父全能。

这是天父世界,

小鸟展翅飞鸣,

清晨明亮,好花美丽,

证明天理精深。

这是天父世界,

爱普及万千;

风吹之草将表现,

天父充满世间。

这是天父世界,

求主叫我不忘:

罪恶虽然好像得胜,

天父却仍掌管。

这是天父世界,

我心不必忧伤;

我主作王,天地同唱,

歌声充满万方。

以上如此优美的歌词出自一位敬虔的美国牧师之手,他的名字叫巴布科尔Maltbie D. Babcock (1858-1901)。巴布科克出生于纽约的锡拉丘兹。他家的第一代移民是来自英国的詹姆斯·巴布科克(1612-1679),早在1642年就漂洋过海来到美国,比著名「五月花号」船上的殖民先驱者抵达马萨诸塞州的普利茅斯时间只晚了22年。之后过了一两百年,他的家族在美国已经根深叶茂,颇有成就。其曾祖父亨利·戴维斯曾经做过纽约州著名文理学院汉密尔顿学院(Hamilton College)的第二任校长;祖父埃比尼泽·达文波特·马尔比则是长老会的著名牧师;而巴布科尔本人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就是一名各方面表现出色的好学生。他读的大学是纽约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在校园里他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全能”学生,不但是一名出色的游泳、棒球、垒球运动员,还擅长演奏七种乐器,能够自己作曲,兼一个合唱俱乐部的主唱和领队;除此之外他还会画画,喜欢摆弄各种工具,甚至还是一名钓鱼高手,最后在1879年以最高荣誉学位毕业离校。许多同学预期他将来最可能的职业发展是成为一名音乐家,可他却毫不犹豫地选择继续攻读神学院,立志做一个终身事奉神的牧师。(下图为雪城大学校区建筑物)

1882年获得神学学位后,巴布科克先是在纽约州靠近美加边境的洛克波特(Lockport)一家教堂做牧师。在那里服事了五年后,他转去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的布朗担任长老会纪念教堂的主任牧师;在那里他很快成了一名远近闻名受到众人喜爱的传道者,经常被美国各地教会邀请前去布道。(右图为布朗长老会纪念教堂)1900年,他又被召要去纽约市的布里克长老会教堂接替将要离职的亨利·凡·戴克牧师。当他决定要离开巴尔的摩时,许多当地名人都纷纷出面挽留他,他们中间甚至包括当地著名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多位教授,因为巴布科尔在当地服事期间一直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学生提供信仰方面的咨询,对学生们身心健康和发展贡献良多。在各地教会的事奉讲道生涯中,他被公认的是一位深受“各阶层会众爱戴”,“神学方面博大精深”、“拥有超乎寻常的聪明才智”、具有“非凡的个人魅力”和“令人钦佩,激动人心的演讲能力”的牧师。1896年,因其突出的个人能力和重大的社会影响,巴布科克被雪城大学授予神学博士学位。

巴布科尔的这首诗歌是在他在纽约洛克波特做牧师期间写的。洛克波特靠近美加边境,是纽约州尼亚加拉县的首府,现已成为水牛城著名风景区尼亚加拉瀑布的一部分。洛克波特离开“尼亚加拉悬崖”很近,该悬崖是在五大湖盆地基岩中形成的几个峭壁中最突出的一个,周边拥有北美东部最古老的森林生态系统和树木,现在已经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可的世界生物圈保护区。在那里服事期间,巴布科尔有空时经常走到这片悬崖上去散步,在那里远眺湖光山影,欣赏纽约州北部森林田野和辽阔的安大略湖的全景。因为平时很注意欣赏观察大自然和世间万物,他甚至能够识别多达四十多种的鸟类, 他的这种爱好用他的话来说是因为「喜欢听小鸟用歌声赞美神。」平日里在他的口中经常说的一句“口头禅”就是:「我想出去看天父的世界」。就是在这样的特定环境和心情下他写下了这首赞美神和和神创造的大自然美景的著名诗歌。(左上图和下图均为尼亚加拉悬崖景色图)

可惜的是巴布科尔只活了短短的42年,没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去世界各地看看。就在刚迈入二十世纪的1901年,他在赴欧洲旅游的归途中不幸死于义大利的那不勒斯。消息传出,大西洋两地的报纸纷纷予以报导哀悼。在纽约举行的巴布科尔葬礼上,主持葬礼的牧师赞颂他说:「我们不需要蜡烛来显示阳光……我们的这位兄弟所做的工作活出的生命已为他说了一切」在他曾经服事过的巴尔的摩市布朗长老会纪念堂也举行了一场隆重的追思会,主持追思会的约翰·蒂莫西·斯通牧师选择了「因为你们的财宝在里,你们的心也在」(马太福音6:21)这句经文作为他追思会讲道的主题来纪念巴布科尔的敬虔一生;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首任校长丹尼尔·吉尔曼和普林斯顿大学校长弗朗西斯·巴顿等多位著名教育家也都到场并专门致辞表达敬意。在追思会后的1905年,布朗纪念长老会教会为纪念巴布科尔,在新盖成的教堂里安装了一扇巨大的彩色玻璃窗,窗户上的图案是由当时美国最有名的彩色玻璃装饰艺术家路易斯·康弗·蒂凡尼,根据启示录中圣约翰对“新耶路撒冷”的愿景而设计的《圣城》画面,至今都不断地吸引着人们前来观看。在1905年出版的一本他的传记里,作者这样写道:「没有什么比他一直放在自己身边的那本《圣经》扉页上写的的这句话更能衡量他的那种精神:再一次和基督里的弟兄们一起承诺在主面前毫无保留顺服和忠诚Committed myself again with Christian brothers to unreserved docility and devotion before my Master.)
     巴布科尔生前没有出版过任何书籍。「这是天父的世界」是在他去世后的第二年由他的夫人连同他平时的讲道灵修、诗稿及其它文字一起编成《每日生活默想》一书出版的。诗歌出版时并没有曲谱。许多年后,他的一名生前好友的曲谱谢伯德(F.L. Sheppard 1852-1930),根据自己在童年时从自己母亲那里学到的一首英格兰民歌曲调,在改编后为这首诗谱了曲。谢伯德并非是一名音乐家,他1872年毕业于著名滨州大学,毕业后曾经多年在波士顿协助其父亲管理一家铸造厂,后搬到了巴尔的摩,成为当地长老会出版物和主日学校工作委员会的主席。1915年他在他主编的长老会歌曲集《哈利路亚》(Alleluia)一书中正式收入了「这是天父的世界」一诗;在诗歌的谱曲署名一栏里,他为了不想引起人们对他个人的关注,刻意将他名字三个词的首字母打乱,使用了“S.F.L.”的缩写。在诗歌被收入到这本诗集时谢伯德选用了原诗六段中的三节,成为今日我们唱的版本。

「这是天父的世界」是我在信主前就听到的一首歌,那还是十几年前在一次温哥华的知青团体组织的夏季室外活动上听一名基督徒朋友带头唱的。当时就觉得这首歌的歌词和旋律听起来都非常清新、流畅、简朴和温暖。当我自己也成为一名基督徒后,就更加深化了对这首歌主题的理解。每当我看到树木花草,苍天碧海字宙星辰,小鸟展翅等美景时,就会从心里想到这首歌;每当我遇到各种困难坎坷等试验试探时,我也会想到歌中所唱的:这是天父世界,祂(的)爱普及万千有祂掌管做王,我心不必忧伤。是的,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马书1:20)有这位创造宇宙万物、全能的神作为我们天上的阿爸父,我们还有什么需要挂虑担忧的呢?

愿我每一位唱过这首诗歌的弟兄姐妹们都像巴布科尔那样,在主面前毫无保留顺服和忠诚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