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亮教授

學生問道:「老師,許多人認為宗教不過是做『好事』,你怎麼看這事?」

在英文「good」與「right」,是有不同的涵義。做「好事」(good),不一定是做「對的事」(right)。「對的事」,比「好事」重要。更重要的,量尺在哪裡?「好」,是誰來說?「對」是誰來定?不應該是人,而是上帝。

很多人認為的好事,是自己定的好。自己認為的好,別人可能認為不好。例如企業家認為好的,窮人可能認為不好。A黨認為好的,B黨認為不好。A國認為好的,B國反對。胖子認為瘦好,瘦子認為胖一點才好。

同學,我是一個罪人。我的「好」與別人的「好」不同時,我願意學習放下我的「好」,不用以信仰,為我的「好」背書。當我的「對」與別人的「對」不同時,我願意靠主,放下我的「對」,不用以我的經驗、知識與熱心,抬高我的「對」。

這對我非常的難,是我時時需要主的原因。我禱告,願上帝照祂的時間,顯出祂的好,即或不然,我相信主的好,才是真正的好;主的對,才是真正的對。

宗教是教人做好事嗎?我不配回答。我不過是曠野的一陣風,是站著的空心蘆葦,是在主人桌子下吃碎碎的,是無用的小僕人。我,深願主耶穌的旨意成就,與我的妻子要我去掃地,我就去掃地。

為什麼恩典不多元?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約翰福音十四:6)

同學,你問我:「耶穌講這句話,太獨斷,不夠多元,怎麼只有藉著他,才能到上帝那裡去,別的就不行?」

我說:「你只有藉著『喝水』,才能解決口喝的問題。你會認為『水』太獨斷了嗎?你若是,證明你還不夠渴。」

我說:「你只有吸到『氧氣』,才能呼吸。你會認為『氧氣』不夠多元嗎?你若拒絕氧氣,你是已經死的人。」

我說:「你只有藉著『光』,才能看清楚。你會認為『光』不是照亮的黑暗惟一,那你還在黑暗裡。」

我說:「你在重病裡,醫生給你吃『藥』,你反駁說:『誰說只有藥有用?』,那你活的日子不久了。」

我說:「耶穌與天父有生命的關係,耶穌給你『永生』的恩典,你說:『誰說只有耶穌能給?』,那你真的會失去最珍貴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