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上 17  章47節    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

這故事的一開始是很簡單的。耶西爸爸的三個兒子被掃羅大王徵召去當兵了。有一天,耶西爸爸想念兒子們了,就叫人做了一些餅,然後叫小兒子大衛把餅送過去,順便向兒子們要封家書。那時候沒有手機也沒有電視,究竟發生什麼事都沒人知道,真令人掛念。

小兒子大衛很快樂地上路了,平常這時候他是必須放羊的;可以不必放羊,去前線看看哥哥們,就好像去郊遊了,而且感到滿刺激的,去前線吔!

果然前線和後方大大不同。大衛到了輜重營,看到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都擺列隊伍,彼此相對,呐喊要戰。尤其那個巨人歌利亞的吶喊更讓年輕的大衛氣血翻騰:「你們出來擺列隊伍做什麼呢?我不是非利士人嗎?你們不是掃羅的僕人嗎?可以從你們中間揀選一人,使他下到我這裡來。他若能與我戰鬥,將我殺死,我們就做你們的僕人。我若勝了他,將他殺死,你們就做我們的僕人,服侍我們。(撒上17:8-9)」

大衛以為會有人跳出去和歌利亞對打,相反地,他看到眾人聽到這話就驚惶,極其害怕,有的甚至逃跑了。大衛問站在旁邊的人說:「有人殺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恥辱,怎樣待他呢?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誰呢?竟敢向永生神的軍隊罵陣嗎?(撒上17:26)」

旁邊的人就告訴他:「這上來的人你看見了嗎?他上來是要向以色列人罵陣。若有能殺他的,王必賞賜他大財,將自己的女兒給他為妻,並在以色列人中免他父家納糧當差。(撒上17:25)」有人聽到他到處問,就告訴了掃羅大王。掃羅大王就召他去面試了。

掃羅大王一見大衛,有點失望:「你不能去與那非利士人戰鬥,因為你年紀太輕,他自幼就做戰士。」

但是大衛年輕雖輕,口氣卻很張狂:「人都不必因那非利士人膽怯,你的僕人要去與那非利士人戰鬥。」

接著大衛就遞上了自己的個人簡歷,用說的:「你僕人為父親放羊,有時來了獅子,有時來了熊,從群中銜一隻羊羔去, 35 我就追趕牠,擊打牠,將羊羔從牠口中救出來。牠起來要害我,我就揪著牠的鬍子,將牠打死。你僕人曾打死獅子和熊,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向永生神的軍隊罵陣,也必像獅子和熊一般。」

他再追加一句:「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

掃羅大王沒有更好的人選,既然有人如此勇敢,就成全他吧,於是把自己的戰衣給大衛穿上,將銅盔給他戴上,又給他穿上鎧甲。這是一個很大的榮譽,但是大衛一穿上就走不動了,就好婉拒大王的好意。

大衛離開掃羅大王的帳棚後就跑去溪中挑選了五塊光滑石子,放在袋裡,拿著自己的牧羊杖,手中拿著甩石的機弦,去找巨人歌利亞。此時以色列陣營中看到有人出戰都十分驚奇。我總是很好奇,當大衛的三個哥哥們看到大衛出現在歌利亞面前時,有沒有嚇昏過去?有沒有衝動要衝出去把他拉回來?

我們來回憶一下巨人和牧童的對話:

巨人:「你拿杖到我這裡來,我豈是狗呢?來吧!我將你的肉給空中的飛鳥、田野的走獸吃。」

牧童:「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就是你所怒罵帶領以色列軍隊的神。今日耶和華必將你交在我手裡。我必殺你,斬你的頭,又將非利士軍兵的屍首給空中的飛鳥、地上的野獸吃,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 又使這眾人知道,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祂必將你們交在我們手裡。」

大衛用手從囊中掏出一塊石子來,用機弦甩去,打中非利士人的額,石子進入額內,他就仆倒,面伏於地。死了! 大衛拔出歌利亞的刀,砍下歌利亞的頭。非利士人逃跑,以色列人追趕他們,大獲全勝。

耶和華神使用一個年輕的大衛,一個專心倚靠祂的人,贏了漂亮的一仗。大衛的信心不是突然產生的,而是來自於他每天對神的信靠。很多人都很喜歡引用這句話:「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但是敢倚靠耶和華,不倚靠刀槍去爭戰的人很少。刀槍代表了今世的權柄和能力,金錢或勢力。神給我們的很可能只是幾粒光滑的小石子,因為有祂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