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57篇1節   神啊,求祢憐憫我,憐憫我,因為我的心投靠祢。我要投靠在祢翅膀的蔭下,等到災害過去。

從英雄變狗熊,在大衛是再切身不過的經驗了。在他殺死巨人歌利亞後,他成了以色列的英雄;但是當掃羅大王開始追殺他之後,他就變成了過街的老鼠,猖狂四逃。比狗熊還不如。到處都有掃羅大王的密探,只要大衛到了哪裡,掃羅大王就帶人追蹤而至。掃羅大王立意殺掉大衛,而且要親自動手,以絕後患。

在米甲的幫助下,大衛成功地逃離基比亞,掃羅的居住地。在倉皇之中,他選擇投奔在拉瑪的撒母耳,那個用油膏他的先知。撒母耳就帶著大衛去拿約,拿約可能是一個比較隱敝的地方,也有人說「拿約」是「住所」、 「學校」或「聖壇」的意思,是專有名詞。但是有人告訴掃羅,掃羅三次打發人去捉大衛,都因為撒母耳在教一班先知受靈的感動說話,派去的人也都受感說話,徒勞而歸。後來掃羅親自過去,也受感說話,就不了了之地回去了。掃羅雖然受感說話,而且一晝一夜露體躺臥,但是當他離開了聖靈運行的地方時,他又變回了自己,沒有生命上的改變。

因為掃羅沒有下手捉大衛,而且他的行蹤也洩露了,他選擇回去把事情弄清楚。這次是約拿單幫他弄清楚掃羅的心思。原來每到初一,王坐席要吃飯,大衛也是座上客之一。大衛連續兩天沒有露面,約拿單替大衛找藉口。這時掃羅罵他: 「耶西的兒子若在世間活著,你和你的國位必站立不住。現在你要打發人去,將他捉拿交給我。他是該死的!(撒上20:31)」確定掃羅的心意後,約拿單告訴大衛。大衛開始逃亡。

要逃亡,總要有保護自己的兵器,大衛想到了挪伯。那是一個祭司城。他向挪伯祭司亞希米勒要了餅吃,然後拿回他殺了歌利亞的刀,就又上路了。但是在挪伯那裡有個以東人多益把此事告訴掃羅,後來掃羅派人血洗挪伯,叫多益殺了穿細麻布以弗得的八十五個祭司,又派人用刀將祭司城挪伯中的男女、孩童、吃奶的,和牛、羊、驢盡都殺滅 (撒上22:18-19) 。只有亞希米勒的一個兒子亞比亞他逃出來,投奔大衛。

有一位心理學博士施以諾為屈原和耶利米先知作了個比較,他們都事奉著不愛聽其言的君主:屈原事奉著楚國的楚懷王,耶利米曾是約雅敬王的臣民,他們的君王都不怎麼聽得進他倆的話。兩人的處境可謂同病相憐。然而,這兩個人雖境遇相同,但最終面對人生的態度卻頗不一樣,屈原最後選擇噗咚一聲跳進汨羅江自盡了,耶利米雖亦常感憤慨與無力感,卻仍然選擇活了下去。因為他的信仰給了他希望與安慰。

在新冠疫情嚴重地影響著我們的日常生活,教會的開放也遙遙無期時,好像神也在篩選祂的子民,看看誰是真正跟隨神,心裡有神,而不是存著其他目的去教會。在無法控制的大環境裡,我們的信心在哪裡?大衛害怕,但是他投靠神,要投靠在神翅膀的蔭下,等到災害過去。但願我們都有這樣的信心,投靠在神翅膀的蔭下,等到災害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