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57篇1节   神啊,求祢怜悯我,怜悯我,因为我的心投靠祢。我要投靠在祢翅膀的荫下,等到灾害过去。

从英雄变狗熊,在大卫是再切身不过的经验了。在他杀死巨人歌利亚后,他成了以色列的英雄;但是当扫罗大王开始追杀他之后,他就变成了过街的老鼠,猖狂四逃。比狗熊还不如。到处都有扫罗大王的密探,只要大卫到了哪里,扫罗大王就带人追踪而至。扫罗大王立意杀掉大卫,而且要亲自动手,以绝后患。

在米甲的帮助下,大卫成功地逃离基比亚,扫罗的居住地。在仓皇之中,他选择投奔在拉玛的撒母耳,那个用油膏他的先知。撒母耳就带着大卫去拿约,拿约可能是一个比较隐敝的地方,也有人说「拿约」是「住所」、 「学校」或「圣坛」的意思,是专有名词。但是有人告诉扫罗,扫罗三次打发人去捉大卫,都因为撒母耳在教一班先知受灵的感动说话,派去的人也都受感说话,徒劳而归。后来扫罗亲自过去,也受感说话,就不了了之地回去了。扫罗虽然受感说话,而且一昼一夜露体躺卧,但是当他离开了圣灵运行的地方时,他又变回了自己,没有生命上的改变。

因为扫罗没有下手捉大卫,而且他的行踪也泄露了,他选择回去把事情弄清楚。这次是约拿单帮他弄清楚扫罗的心思。原来每到初一,王坐席要吃饭,大卫也是座上客之一。大卫连续两天没有露面,约拿单替大卫找借口。这时扫罗骂他: 「耶西的儿子若在世间活着,你和你的国位必站立不住。现在你要打发人去,将他捉拿交给我。他是该死的!(撒上20:31)」确定扫罗的心意后,约拿单告诉大卫。大卫开始逃亡。

要逃亡,总要有保护自己的兵器,大卫想到了挪伯。那是一个祭司城。他向挪伯祭司亚希米勒要了饼吃,然后拿回他杀了歌利亚的刀,就又上路了。但是在挪伯那里有个以东人多益把此事告诉扫罗,后来扫罗派人血洗挪伯,叫多益杀了穿细麻布以弗得的八十五个祭司,又派人用刀将祭司城挪伯中的男女、孩童、吃奶的,和牛、羊、驴尽都杀灭 (撒上22:18-19) 。只有亚希米勒的一个儿子亚比亚他逃出来,投奔大卫。

有一位心理学博士施以诺为屈原和耶利米先知作了个比较,他们都事奉著不爱听其言的君主:屈原事奉著楚国的楚怀王,耶利米曾是约雅敬王的臣民,他们的君王都不怎么听得进他俩的话。两人的处境可谓同病相怜。然而,这两个人虽境遇相同,但最终面对人生的态度却颇不一样,屈原最后选择噗咚一声跳进汨罗江自尽了,耶利米虽亦常感愤慨与无力感,却仍然选择活了下去。因为他的信仰给了他希望与安慰。

在新冠疫情严重地影响着我们的日常生活,教会的开放也遥遥无期时,好像神也在筛选祂的子民,看看谁是真正跟随神,心里有神,而不是存著其他目的去教会。在无法控制的大环境里,我们的信心在哪里?大卫害怕,但是他投靠神,要投靠在神翅膀的荫下,等到灾害过去。但愿我们都有这样的信心,投靠在神翅膀的荫下,等到灾害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