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上24章6節   我的主乃是耶和華的受膏者,我在耶和華面前萬不敢伸手害他,因祂是耶和華的受膏者。

現在的隱基底是以色列的國立天然公園,也是一個旅客必然要去的地方,因為它除了有沙漠中的甘泉之外,還含有一個以色列最偉大的國王在這裡發生的故事,帶給後人極大的啟示。

話說大約兩千多年前,大衛還是一個廿歲出頭的小伙子,因為被神揀選,預備當以色列的王,因此受到當時的王掃羅極大的嫉恨,要追殺置他於死地。大衛帶著幾百人在掃羅王的追殺裡四處奔逃,來到了這個乾旱的曠野,到處都是危崖絕壁山洞,卻有湧自崖壁的泉水。這裡,是野羊出没之處,又名「野羊的磐石」。這裡,有一條流淌不息的小溪,名為「大衛河」,是為了紀念大衛在流亡時的一段經歷。

當大衛與從人為了有美好的棲息之所而高興時,有人也把這消息傳給掃羅。掃羅就帶著三千軍兵,往野羊的磐石去尋索大衛和跟隨他的人。

〈撒母耳記上〉24章記著:到了路旁的羊圈,在那裡有洞,掃羅進去大解;當時,大衛和跟隨他的人正藏在洞裡的深處。(怎麼這樣巧?)  大衛本來可以輕而易舉地奪去掃羅的性命,但由於大衛敬畏神,因此不伸手加害耶和華的受膏者,也不讓跟隨的人去殺害他,最後只是悄悄割下掃羅外袍的衣襟。他說:「我的主乃是耶和華的受膏者,我在耶和華面前萬不敢伸手害他,因祂是耶和華的受膏者。」

多好的機會啊! 掃羅己是60多歲之人,大衛正值青年,掃羅大解時身邊也沒有軍士,只要大衛一伸手,這個惡夢就可以解決,大衛就可以登基當王,為什麼不做?換了你,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嗎?從人都可以說,是神把他交在你手裡啊!莫負天意!

但是大衛心裡有主見,他敬畏神,也敬畏神的受膏者。我們也像大衛一樣,有時會碰到不合理的情況,覺得牧者或長執或團契組長做事不合理,甚至覇凌或瀾用職權,行事為人不合聖經的教導,大部份人默默忍受,不然就跳槽到別的教會。我很佩服那些能忍人之不能忍的弟兄姐妹,他們情願等神來解決,而不是自己想辦法解決。跟神相處似乎比較容易,跟人相處比較難。但是我們也看到大衛再忍,也不得不逃;所以神給每個人有不一樣的帶領。

大衛割了掃羅的衣襟,告訴掃羅:「我父啊,看看你外袍的衣襟在我手中。我割下你的衣襟,沒有殺你。你由此可以知道我沒有惡意叛逆你。你雖然獵取我的命,我卻沒有得罪你。」大衛表明心跡,用詞何等謙卑,自稱是一條死狗,一個虼蚤;實際上卻不再相信掃羅,掃羅雖認錯,只是不好意思去殺一個剛剛放了自己的人,他收兵回去,卻不叫大衛回去。意思非常清楚,暫且饒你一命。

大衛正值血氣方剛的年齡,卻能有所不為。換了華人的武俠小說,此仇不報非君子,哪有不殺的道理。〈詩篇〉57篇是大衛被圍困時所作,他說:「我的性命在獅子中間,我躺臥在性如烈火的世人當中,他們的牙齒是槍、箭,他們的舌頭是快刀。」他知道自己的處境何等危險,但是話峰立即一轉:「神啊,願祢崇高過於諸天,願祢的榮耀高過全地! 他們為我的腳設下網羅,壓制我的心。他們在我面前挖了坑,自己反掉在其中。」大衛交給神,神就為他處理了。

張文亮老師在一篇文章裡寫道:「我們一生珍貴的經驗,常是來自敵人所給的傷痕。在這世界,許多人強調除惡務盡,我認為這是不智慧的事。有罪的人,真的能完全除惡嗎? 沒有退路的敵人,容易走極端。我支持不要對敵人趕盡殺絕,給人留生路。想想看,我們活在有病毒的環境,但是弱化病毒,會增加自身的免疫。在自然界什麼都給足的樹木,生根不深,易傾倒。有一些逆境,反會使樹站穩。」

「我的敵人,有上帝在管理,他的存在,有主美意;他的猖狂,不過一時;他的威力,有主帶領,使我轉彎。他若傾倒,有主懲治,不是我的作為,這時我不要過去,再給他補一腳,因為我沒有比他好多少。求上帝保守我,不要記住過去的傷害。在上帝的恩典裡,學習歸零,重新奔跑前面的路。」

大衛最珍貴的性情來自於他對神的敬畏和尊重,也因為如此,他被神認為是最合神心意的人。我們想做一個合神心意的人嗎?要先敬畏神,因為敬畏神,而有所不為。原是曠野和廢墟的隱基底,因為大衛的故事而變美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