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 34章10節   少壯獅子還缺食忍餓,但尋求耶和華的,什麼好處都不缺。

大衛應不應該離開以色列的國境,跑到非利士地呢?有的人認為這是大衛靈裡最軟弱的時候,雖然神在屢次危難時都拯救他,保守他十分平安,但是那種驚嚇和負荷還是讓大衛選擇了離開。人實在很有限,不是嗎?就好像〈路得記〉裡的以利米勒,因為以色列地遭遇饑荒,就帶著妻兒離開伯利恒去摩押地,到最後只剩妻子拿俄米和媳婦路得回到伯利恒。離開神命定的地方,會碰到更多的困難,這是大衛事前沒想到的。

大衛第一次到迦特找亞吉時,為了保命而不得不裝瘋,才得以逃離迦特。但是這次來到迦特,亞吉卻對他另眼相看,還給了他一座城洗革拉。因為在第一次時,亞吉還不知道大衛被掃羅追殺的實情,有可能認為他是間諜,來打探軍情;但是經過了一段時間,掃羅追殺大衛一事已經傳遍各地了,大家都知道大衛是掃羅的眼中釘,因此亞吉大喜,希望把大衛收為自己的僕人。

果然,掃羅聽到大衛逃到非利士地,就不再尋索大衛了。大衛在非利士地住了一年零四個月。這是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洗革拉原是猶大南部的一座城,後來給了西緬支派,不知何時卻落入非利士人手中。亞吉又把它賜給大衛。有人說,就因為如此,大衛終於從非利士人那裡得到了冶鐵的知識和方法。因為非利士人恐怕希伯來人製造刀槍,所以不肯教以色列人冶鐵。以色列人要磨鋤、犁、斧、鏟,就下到非利士人那裡去磨,但有銼可以銼鏟、犁、三齒叉、斧子並趕牛錐,所以在爭戰的日子裡,只有掃羅和約拿單有刀有槍(撒上13:19-22)。現在大衛得到了這座非利士城,焉不是神給他的良機嗎?

〈歷代志上〉第十二章記載,當大衛在洗革拉時,有許多勇士去投靠大衛,包括善於拉弓、能用左右兩手甩石射箭的便雅憫人,掃羅的族弟兄。可見掃羅在以色列人裡實在信譽掃地,竟連本族的弟兄都離他而去幫助大衛。也有迦得支派中能拿盾牌和槍的戰士,到曠野的山寨投奔大衛。所以洗革拉變成大衛聚集群雄謀事之地。但是大衛要怎樣才能討亞吉的歡心和信任?總不能讓亞吉看到他的兵馬壯大,圖謀成事吧?

因此大衛經常帶人去侵奪基述人、基色人、亞瑪力人之地。這些人散住在從書珥到埃及那片空間裡,書珥指的就是書珥曠野,西奈半島西北部的一個沙漠區。大衛表面是去攻擊以色列人,好像真心歸降非利士人,正如大衛向亞吉說的:「侵奪了猶大的南方、耶拉篾的南方、基尼的南方。」大衛用的是猶大城巿的名稱,但方向是對的。基述在約但河上游的東岸,是在猶大的南方;耶拉篾也是猶大的後裔之一,他們住在猶大地的南部,有一些亞瑪力人、基述人、基兹人也在這地區生活,他們各成小區,所以大衛攻擊的的很可能是一個個的部落,才能殺人滅口,且不傳出去。亞吉卻信以為真,暗自高興大衛將被以色列人所憎惡,而成為他的僕人。

與此同時,大衛卻將從仇敵那裏奪來的戰利品送給“耶拉篾人各城”的長老。(撒上30:26/29)他在敵人的眼皮下過日子,竟 然可以削弱猶大族的仇敵:基述人、基色人、亞瑪力人的勢力,使猶大支派生活穩定,爭取到猶大支派對他的信服和支持,並且持續擴充增強自己的武裝力量與經濟實力。大衛的政治手腕在此發揮得淋灕盡致。從一個小小的牧羊人,大衛登上了國際間的政治舞台。神沒有在膏他後,立刻讓掃羅下台;因為掃羅對他的追殺,正是磨練牧羊人成熟與幹練的過程。在人看來實在不堪其苦,在神看來,卻是成王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