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下六章21節   我也必更加卑微,自己看為低賤。至於你所說的那些使女,她們反而尊重我。

大衛迎約櫃兩次,第一次失敗了,第二次才成功。你想不想知道他為什麼失敗?又為何成功迎回約櫃嗎?

大衛做以色列王不久,就想到要迎回約櫃。就像有的弟兄姐妹一置屋或遷居就會請牧者去禱告或做感恩禮拜,為了要以基督為一家之主,並且蒙主祝福。大衛雖然做了王,但是他心裡尊主為大,渴望有主的同在,因此迫不及待要把神的約櫃迎回來。

在撒母耳之前的士師和大祭司是以利,在以利年邁之際,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打仗,神的約櫃被非利士人搶去,留在他們那裡七個月。後來非利士人把約櫃送回伯示麥,以色列人把約櫃從伯示麥帶到基列耶琳(巴拉‧猶大就是基列耶琳),存放在亞比拿達家裡。在撒母耳做士師和大祭司時,在掃羅登基以前,約櫃停在耶路撒冷十里以內的亞比拿達家中,直到掃羅被棄,約櫃仍穩妥地停留在那裡。約櫃在亞比拿達家裡停放了大約七十年,直到大衛作出安排把它運往耶路撒冷為止。

大衛挑選了三萬人前往,將神的約櫃從山岡上亞比拿達的家裏抬出來,放在新車上;又帶著松木製造的各樣樂器和琴、瑟、鼓、鈸、鑼跳舞,一路上載歌載舞地要把約櫃和神接回大衛的保障。

一切都非常美好,但是到了拿艮的禾場,忽然牛失前蹄,亞比拿達的兒子烏撒,立刻用手去扶約櫃。不料,立即被神擊打,死在約櫃旁。原本歡樂的氣氛一下子變成悲傷痛苦,憂愁滿佈。為什麼神擊打烏撒?

大衛不知道哪裡得罪了神,不敢再繼續行程,就把約櫃送到迦特人俄別以東的家裡。在神剛剛懲罰烏撒後,誰還敢把約櫃放在自己家裡?俄別以東是誰?俄別是指僕人,全名就是以東的僕人,一個卑微的名字。聖經上說他是迦特人。有三種可能:一,他本是非利士人,歸化為以色列人;二,原本是利未人,在〈士師記〉時代為了求生,碾轉住到非利士人的迦特,所以被稱為迦特人。三,有可能在大衛逃到迦特時與之認識的。大衛懼怕神對以色列人生氣,所以把約櫃寄放在迦特人俄別以東那裡。

大衛回去後痛定思過,在〈歷代志上〉十五章,大衛說:“除了利未人之外,無人可抬神的約櫃,因為耶和華揀選他們抬神的約櫃,且永遠侍奉祂。”這裡指出,神的規定是要利未人抬神的約櫃,像摩西所教導的。在13節說得更清楚:「因你們先前沒有抬這約櫃,按定例求問耶和華我們的神,所以祂刑罰我們。」所以在觀察三個月之後,大衛發現神祝福俄別以東和他全家,知道神已經不生氣了,就再一次去迎約櫃。並且要求利未人的族長要先自潔,利未子孫就用槓,肩抬神的約櫃,是照耶和華藉摩西所吩咐的,把約櫃迎到耶路撒冷。

可見神要的敬拜是按著祂的心意之敬拜,不管人有多少新發明新主意,神只要我們按著祂的方法,不要改變祂的方法,去敬拜祂。以前教會的敬拜形式和現在教會的敬拜形式實在大大不同,那怎麼辦呢?所以主耶穌說,不是形式的問題,而是要用心靈和誠實敬拜祂。大衛非常喜樂,在耶和華面前極力跳舞。有的人就以大衛跳舞來解釋敬拜的方式也可以又跳又唱,但是我們要記得,大衛是在大街上跳舞,不是在會幕裡,因為那時還沒有聖殿。當大衛進入會幕院子時,他可能不被允許進入聖所或至聖所,因為那是祭司服侍神的地方,他必然是畢恭畢敬地看著約櫃被抬入會幕的至聖所。所以,要用唱歌跳舞敬拜神當然很好,選對地方和時間就更好。

大衛是一個重感情的人,當押尼珥來要求合一時,大衛提出的第一個條件就是要他們歸還他的妻子米甲(撒下3:13)。因為在大衛逃亡時,掃羅又把米甲給了他人為妻。沒想到米甲看到大衛迎約櫃時在大街上踴躍跳舞,心裡就輕視大衛。當大衛回家要祝福家人時,米甲便諷刺他:「以色列王今日有好大的榮耀啊!他今日在臣僕的使女眼前露體,如同一個無賴赤身露體一樣。」以無賴赤身露體來比喻全以色列的王實在欠缺考慮。

因此大衛回答:「這是在耶和華面前的。耶和華已揀選我,在你父和你父的全家之上,立我作耶和華百姓以色列的君王,所以我在耶和華面前跳舞,我也必更加卑微,自己看為低賤。至於你所說的那些使女,她們反而尊重我。」

這是大衛最可貴之處,懂得在神面前卑微,自己看為低賤,所以神就把他升高了。求神也讓我們像大衛一樣,明白自己在神眼裡的渺小。實在是因為神的愛,才把信祂的人提高到一個和祂兒子耶穌基督一樣的位置上,接納我們成為祂的兒女。

兩次迎約櫃,第一次失敗於沒有按著神的指示,自以為是;第二次改過之後,全然按著神的心意去抬約櫃,神的心就得到滿足了。我們若想邀請主耶穌同住,也要按著主的教導去行,讓主的心得到滿足,我們便能嚐到在地如天的喜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