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師記八章4節    他們雖然疲乏,還是追趕。

在神主導的戰役中,真正的主帥永遠是神。祂只給基甸留下三百人,要去對付13萬5千的敵軍,還有無數的駱駝。換了是你,會不會想逃回家?那夜,耶和華對基甸說:「起來,下去攻營,因我已把它交在你手中。」

我們仔細聽神的用語:「起來」,意思是別休息了。「下去攻營」,就是現在,要打仗了。「因我己把它交在你手中」,你己經得勝了,去領獎吧! 整去加起來,就是我己經幫你打完仗了,去領獎吧! 也知道基甸聽不懂,又加了一句:「倘若你害怕下去,可以帶你的僕人普拉下到那營裏去, 你必聽見他們所說的,這樣你的手就有力量下去攻營。」

神知道基甸心裡害怕,神也知道我們心裡的害怕。所以祂用方法去鼓勵基甸。基甸真的害怕,所以他真的帶著普拉去探敵營。到了敵營,看到敵人如同蝗蟲那樣多;他們的駱駝無數,多如海邊的沙。但是他聽到另一件事:有一人把夢告訴同伴說:「看哪,我做了一個夢。看哪,一個大麥餅滾入米甸營中,來到帳幕,把帳幕撞倒,帳幕就翻轉倒塌了。」同伴回答說:「這不是別的,而是以色列人約阿施的兒子基甸的刀。 神已把米甸和全軍都交在他手中了。」基甸看到的是環境,聽到的是神的應許,他終於願意放手一搏。

以色列人沒有刀也沒有槍,三百人要對付13萬5千的敵軍和無數的駱駝,這仗怎麼打呢?我相信《孫子兵法》裡絕對沒有這一招。基甸將三百人分成三隊,把角和空瓶交在每個人手中,瓶內有火把。 他對他們說:「看著我,你們要照樣做。看哪,我來到營邊,我怎樣做,你們也要照樣做。我和所有跟隨我的人吹角的時候,你們也要在營的四圍吹角,喊叫:『為耶和華!為基甸!』」

他們圍着軍營,各人站在自己的地方;全營的人都逃竄,一面喊,一面逃跑。三百人就吹角,耶和華使全營的人用刀自相擊殺。全營的人逃往西利拉的伯‧哈示他,那邊靠近約旦河,因此基甸叫那些從拿弗他利、亞設和瑪拿西全地來的以色列人一起追趕米甸人,又叫以法蓮人守約旦河,不讓他們逃走。

以法蓮人捉住了米甸的兩個領袖,俄立和西伊伯,在俄立磐石上殺了俄立,在西伊伯酒池那裏殺了西伊伯。把他們的首級拿給基甸,並質問基甸為何沒有叫他們一起去爭戰。以法蓮人可能仗著自己是大支派,底波拉作仗時,叫了他們,他們不去;基甸也叫過他們,他們也不去,現在反而質問基甸。

基甸在這裡顯示出他的智慧,大大誇讚以法蓮人殺了兩個米甸首領,建了最大功勞。他的話平了以法蓮的怒氣,避免了自家人打起來。

但是當他帶著人繼續追趕米甸的兩個王西巴和撒慕拿時,沿途卻得不到幫助。他們雖然疲乏,還是追趕;並沒有被勝利衝昏了頭。但是疏割人和毗努伊勒的人卻譏諷他們,都還沒有個影,就要叫我們給你吃喝?這樣的話傷透基甸的心,當大軍為了以色列人的安全和幸福在拚命時,竟然以如此的冷漠相待?你有沒有類似的經歷?難怪基甸氣到說:「好吧!耶和華將西巴和撒慕拿交在我手之後,我必用曠野的荊棘和枳條鞭打你們。」

當然,神把這兩個米甸王交在基甸手裡,基甸想叫長子去殺,他卻下不了手。這兩個王留下了一句名言,他們請基甸動手,「因為人如何,力量也如何。」

基甸得勝後卻不想管理以色列人,他要求大家捐金耳環,此外還有米甸王所戴的月牙圈、耳環,和所穿的紫色衣服,以及駱駝頸項上的鏈子。 基甸以此造了一個以弗得,設立在他的本城俄弗拉。全以色列就在那裏拜這以弗得行淫,這就成了基甸和他全家的圈套。

當我們看到基甸這樣做時,就明白他雖然蒙神呼召拯救以色列,卻不真的認識神,以弗得只是祭司制服的一部份,怎能將有限的物質代替耶和華神去敬拜呢?即使是純金製作,也還是物質。可見那時雖有祭司,卻沒有人能出來指責他做得不對。以致於以色列人在基甸死後就又去拜巴力了。

基甸不想管理以色列人,卻有七十個親生的兒子,也有在示劍不住他家的妾,基甸的風流對於他家是好或壞呢?有人說,多子多孫多煩惱,你認為呢?想不想知道家大業大的基甸家後來變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