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八章4节    他们虽然疲乏,还是追赶。

在神主导的战役中,真正的主帅永远是神。祂只给基甸留下三百人,要去对付13万5千的敌军,还有无数的骆驼。换了是你,会不会想逃回家?那夜,耶和华对基甸说:「起来,下去攻营,因我已把它交在你手中。」

我们仔细听神的用语:「起来」,意思是别休息了。「下去攻营」,就是现在,要打仗了。「因我己把它交在你手中」,你己经得胜了,去领奖吧! 整去加起来,就是我己经帮你打完仗了,去领奖吧! 也知道基甸听不懂,又加了一句:「倘若你害怕下去,可以带你的仆人普拉下到那营里去, 你必听见他们所说的,这样你的手就有力量下去攻营。」

神知道基甸心里害怕,神也知道我们心里的害怕。所以祂用方法去鼓励基甸。基甸真的害怕,所以他真的带着普拉去探敌营。到了敌营,看到敌人如同蝗虫那样多;他们的骆驼无数,多如海边的沙。但是他听到另一件事:有一人把梦告诉同伴说:「看哪,我做了一个梦。看哪,一个大麦饼滚入米甸营中,来到帐幕,把帐幕撞倒,帐幕就翻转倒塌了。」同伴回答说:「这不是别的,而是以色列人约阿施的儿子基甸的刀。 神已把米甸和全军都交在他手中了。」基甸看到的是环境,听到的是神的应许,他终于愿意放手一搏。

以色列人没有刀也没有枪,三百人要对付13万5千的敌军和无数的骆驼,这仗怎么打呢?我相信《孙子兵法》里绝对没有这一招。基甸将三百人分成三队,把角和空瓶交在每个人手中,瓶内有火把。 他对他们说:「看着我,你们要照样做。看哪,我来到营边,我怎样做,你们也要照样做。我和所有跟随我的人吹角的时候,你们也要在营的四围吹角,喊叫:『为耶和华!为基甸!』」

他们围着军营,各人站在自己的地方;全营的人都逃窜,一面喊,一面逃跑。三百人就吹角,耶和华使全营的人用刀自相击杀。全营的人逃往西利拉的伯‧哈示他,那边靠近约旦河,因此基甸叫那些从拿弗他利、亚设和玛拿西全地来的以色列人一起追赶米甸人,又叫以法莲人守约旦河,不让他们逃走。

以法莲人捉住了米甸的两个领袖,俄立和西伊伯,在俄立磐石上杀了俄立,在西伊伯酒池那里杀了西伊伯。把他们的首级拿给基甸,并质问基甸为何没有叫他们一起去争战。以法莲人可能仗着自己是大支派,底波拉作仗时,叫了他们,他们不去;基甸也叫过他们,他们也不去,现在反而质问基甸。

基甸在这里显示出他的智慧,大大夸赞以法莲人杀了两个米甸首领,建了最大功劳。他的话平了以法莲的怒气,避免了自家人打起来。

但是当他带着人继续追赶米甸的两个王西巴和撒慕拿时,沿途却得不到帮助。他们虽然疲乏,还是追赶;并没有被胜利冲昏了头。但是疏割人和毗努伊勒的人却讥讽他们,都还没有个影,就要叫我们给你吃喝?这样的话伤透基甸的心,当大军为了以色列人的安全和幸福在拚命时,竟然以如此的冷漠相待?你有没有类似的经历?难怪基甸气到说:「好吧!耶和华将西巴和撒慕拿交在我手之后,我必用旷野的荆棘和枳条鞭打你们。」

当然,神把这两个米甸王交在基甸手里,基甸想叫长子去杀,他却下不了手。这两个王留下了一句名言,他们请基甸动手,「因为人如何,力量也如何。」

基甸得胜后却不想管理以色列人,他要求大家捐金耳环,此外还有米甸王所戴的月牙圈、耳环,和所穿的紫色衣服,以及骆驼颈项上的链子。 基甸以此造了一个以弗得,设立在他的本城俄弗拉。全以色列就在那里拜这以弗得行淫,这就成了基甸和他全家的圈套。

当我们看到基甸这样做时,就明白他虽然蒙神呼召拯救以色列,却不真的认识神,以弗得只是祭司制服的一部份,怎能将有限的物质代替耶和华神去敬拜呢?即使是纯金制作,也还是物质。可见那时虽有祭司,却没有人能出来指责他做得不对。以致于以色列人在基甸死后就又去拜巴力了。

基甸不想管理以色列人,却有七十个亲生的儿子,也有在示剑不住他家的妾,基甸的风流对于他家是好或坏呢?有人说,多子多孙多烦恼,你认为呢?想不想知道家大业大的基甸家后来变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