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一章3節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

在疫情依然無法控制的今天,以及彌漫著鬼月氣息的時節裡,特別讓人想到在〈創世記〉一章二節裡記載著:「地是空虛混沌,深淵上面一片黑暗」,這樣的黑暗讓任何活物都無法生存。幸好在那片黑暗之上,還有神。祂的靈運行在水面上,當祂運行時,很可能就己經在思考,在計劃,創造天地的作為就如此開始了。

有一位牧師去拜訪他父母親的墓地時,回想他的父母出生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和西班牙流感的十年裡。 在大蕭條期間,爸爸無家可歸,媽媽採摘棉花為生。他們在1930年代中倖存下來,接著又度過1940年代的第二次世界大戰。 每十年都帶來一個新的挑戰:韓戰,冷戰,越戰,等等。雖然有些痛苦的回憶,但是他們都存著感恩的心度每一天。 因此,當他覺得現在到哪裡都要戴口罩很不方便時,就彷彿聽見他爸爸的聲音:「你會沒事的。」

「你會沒事的。」,正好像耶穌在最後的晚餐上對門徒說:「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14:27) 」雖然耶穌被釘十字架會帶來一些恐慌和憂傷,但是他們都會沒事,一切都會好起來。保惠師會來,把最美好的聖靈澆灌給門徒。門徒們雖然遭到逼迫,但是卻讓福音廣傳;雖然背著十字架,卻都踏上回天國的美好歸程。

在一切的空虛混沌和黑暗裡,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這就是基督教的信仰帶給人最大的恩典。在黑暗之處看見光明,在絕望之時得到希望。在神的恩典裡,每一個人都能因著信心,而脫離黑暗進入光明。這就是神在創造的第一天,給人的啟示。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和暗分開。神稱光為「晝」,稱暗為「夜」。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一日。(創1:4-5)

在這短短的經文裡,摩西記下了神第一天的創造。當然,我很相信這是出於聖靈的啟示,否則讀了埃及人一切的學問,也沒有辦法得知創世的奧秘。在這段經文裡有三個對照:光和暗,晝和夜,晚上和早晨。這三個對照讓我們看到,起初的創造到了今天依然如是。

地球上起初的一日和現在的一日並沒有兩樣,晝和夜,晚上和早晨,依然日日輪替,運行不息。有的人認為〈彼得後書〉裡說,「主看千年如一日,一日如千年」,因此以前的時間和現在的不同。但是我們要明白,時間對神是不起作用的,因為祂是活在永恒裡的神,是祂控制時間,不是時間控制祂。並且,神的創造是在地球上進行的,祂講的是地上的晝夜,不是天上的。天上沒有夜晚,正如新天新地沒有黑夜。主在天上看時間的方式,和祂在地球上設的時間模式,是人無法揣測的。因為我們有限,而神是無限的,活在永恒裡的神。

〈約翰福音〉第一章第4節說:「生命在祂裡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 」人的生命裡原是充滿黑暗,因為罪的轄制和對死亡的恐懼,使人沒有辦法享受到光的照耀。我們都在黑暗裡摸索,希望能找到一條出路。因此社會上充滿了迷信,觀念也十分狹隘。

在台灣曾經做金鐘主持人的何方做見證,她以前是民歌歌手,為了走紅,深信算命、摸骨等民間信仰,不論吃穿用度都謹慎遵行,希望能藉此增加螢幕曝光率。27歲時罹患憂鬱症,有股聲音一直「要她死」,在她準備自殺之際,忽然想起一位基督徒朋友的臉。她便最後一試,與這位朋友聯絡,沒想到大半夜裡,這朋友仍開車過來關心,也送她一本《聖經》。在這位朋友的帶領下,她學會了禱告,逐漸走出憂鬱陰霾,決定受洗。

有很多人在不認識耶穌時,都會尋求民間信仰,算命,風水,紫微斗數和各種邪術的帶領,但是在黑暗中撞來撞去,最後還是只有一個「死」字。但是耶穌告訴我們:「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8:12)

在希伯來文的〈創世記〉裡所講的神,是複數的神「以羅欣Elohim」。在〈箴言〉第八章22-26節,講到智慧之本源:「在耶和華造化的起頭,在太初創造萬物之先,就有了我。 從亙古,從太初,未有世界以前,我已被立。 沒有深淵,沒有大水的泉源,我已生出。」在同一章的末後有一句話:「因為尋得我的就尋得生命」,以及〈約翰福音〉第一章第1節:「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和第14節:「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地有恩典有真理。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這些經文的對照使我們明白,在創世時耶穌就與父神同在了。在〈啟示錄〉裡也告訴我們,耶穌己經回到了祂在天上的寶座。

所以耶穌說:「人看見我,就是看見那差我來的。我到世上來,乃是光,叫凡信我的,不住在黑暗裏。(約12:45-46) 」有句希伯來語說:「如果我們還在黑暗中,我們就不能成為別人的光。」所以我們若想成為別人的光,就要先迎接耶穌到我們的生命裡,讓神的光驅除我們的黑暗,讓祂的光充滿我們的心裡,我們才能夠活出祂的光,照亮自己,也照亮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