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一章20節    神說:「水要滋生眾多有生命之物;要有鳥飛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

根據地質生物學家的說法:在距離大約六億年前的寒武紀之前,沒有發現任何生物的化石,但是一到了寒武紀,大量海洋動物門類同時突然出現,顯示出地球生命大暴發的突變,而在此前卻無任何痕跡可尋。也就是所謂的「寒武紀地球生命大暴發」。科學家們說:「寒武紀地球生命大暴發」是地球生命演化史上突發性的重大事件,現代生命多樣性起於此。科學家誠證說,面對這「寒武紀生命大暴發」,人們不禁會問:「是什麼神奇力量使生物多樣化、大型化如此突然暴發的呢?為什麼門類繁多的生物會如此整齊地出現在同一起跑線上呢?究竟是什麼神奇的力量從簡單的海藻之類微生物突變出現在地球上幾乎所有生物門類的原始物種的呢?」對此,信仰真神的人只有一個回答:此乃出於真神大能的創造。

神在創造天地時,希伯來文是bara(巴拉),指從無生有;在這裡用的「造」字,希伯來文是「asah(阿撒)」,是指用已經有的材料,塵土,做成的。神造的大魚有好幾種譯法,有的說是the great sea-monsters/ great sea creatures/ great whales/ magnificent marine creature,不管是大海怪、鯨魚、大魚,都給我們一個清楚的認知,就是水裡的生物不論大小都是神所造的。在前四天的創造裡,都是神的器皿,植物或礦物只有體而沒有生命,從水裡的生物和空中的飛鳥才開始具有生命。

當摩西和法老的術士在法老面前各行神蹟和法術,從杖變蛇、水變血、使青蛙跳上埃及地,這些事情埃及的術士都沒有問題。但是當摩西擊打塵土變成蝨子時,行法術的就對法老說:「這是神的手段。」唯有神,才能使塵土變成蝨子,使生命進入塵土之中。所以當神說:「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時,並不是水有滋生生命的能力,而是神賜下生命進入水中。這裡的「水」,從英文可以看出它是複數「waters」 ,意為諸水,包括江河、湖沼、海洋等等。

天空的飛鳥也令人羨慕不已,很多人在小學作文時,都說想作一隻無憂無慮的小鳥飛來飛去,這樣至少不必擔心要做功課。我們常說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若不是天父允許,一隻也不會掉到地上。神對牠的每一個造物都有最完美的設計,而且每個造物都有其各自的習性。每年天春,家燕含泥檐下築窩,老鷹則築窩在高大的樹上、或岩壁上,斑鳩的巢用枯枝搭成;而啄木鳥通常要在洞穴內鋪墊一層碎木屑,每種鳥都各從其類,連生活習慣也各自不同。何等奇妙。觀察神的創造可以使人的智慧和知識都一起增長。神為迎接人類而預備的環境,是何等美好,神是如此地愛我們!

雀鳥和水中的生物都是「各從其類」,每一個種類都具有牠本身的獨特性,與其它種類有很明顯的分別,並不如進化論所說:所有生物都是從一個共同的祖先進化而來。因為進化論有許多「失落的一環」無從解釋,它是一個從未得到印證的假設。但是在神造的飛鳥和魚中,卻有一些是神說是不潔淨,因此不准以色列人吃的鳥和魚,那又是為什麼呢?

首先,我們只能說,因為都是神造的,所以適不適合吃牠們,神知道得最清楚。神說:「凡在海裡、河裡和水裡滋生的動物,就是在水裡所有的動物,無鰭無鱗的,對你們是可憎的。」(利未記11:10) 為何無鰭無鱗就可憎呢?例如許多人愛吃的鰻魚飯裡的鰻魚,想到就讓人垂涎不己。

張文亮教授說:「鱗,是保護魚類的身體。水生物沒有鱗,水中的細菌、黴菌、寄生蟲就容易附生在其皮膚上。水中的化學物質容易滲透皮膚,進入體內,增加毒性。

翅,是幫助魚類在水中游動的鰭。水生物若無翅,就會爬上陸地,蠕動前進,甚至在水濱泥濘地做穴。身體在地上蠕動,很容易附上地面的菌種。例如鰻(eel)魚,是無鱗、無翅的生物。經常到地上覓食,冬天水冷,鰻魚到地上築穴過冬。

鰻魚肉多,油脂多,經過特別料理,很好吃,許多人愛吃。但是鰻魚的皮膚、腸道、血液有許多的細菌、黴菌、寄生蟲。

許多野生的鰻魚,是皮膚有病的,不只感染其他魚類,也易感染未經仔細消毒就攝食的貓、狗與人。人工養殖的鰻魚,魚塭也要定期消毒、投藥,維持養殖環境的乾淨,並且不能高密度養殖,否則死亡率高。

吃鰻魚易感染「慢性疲乏症」(chronic fatigue syndrome),這是綜合性的病癥,人會疲勞、變瘦等。以前以為這是人在長期焦慮,或處於壓力,產生的免疫力失調。

後來才發現,是當人體的免疫系統面對未知病毒,或是無法處理的病毒,也會有「慢性疲乏症」。鰻魚體內的「淋巴囊腫病毒」(Lymphocystis Virus),進入人體,也會引發這種免疫性疾病。」

《聖經》上說敬畏神是智慧和知識的開端,我覺得敬畏神也是保守自己生活習慣,走在平安道上的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