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一章20节    神说:「水要滋生众多有生命之物;要有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

根据地质生物学家的说法:在距离大约六亿年前的寒武纪之前,没有发现任何生物的化石,但是一到了寒武纪,大量海洋动物门类同时突然出现,显示出地球生命大暴发的突变,而在此前却无任何痕迹可寻。也就是所谓的「寒武纪地球生命大暴发」。科学家们说:「寒武纪地球生命大暴发」是地球生命演化史上突发性的重大事件,现代生命多样性起于此。科学家诚证说,面对这「寒武纪生命大暴发」,人们不禁会问:「是什么神奇力量使生物多样化、大型化如此突然暴发的呢?为什么门类繁多的生物会如此整齐地出现在同一起跑线上呢?究竟是什么神奇的力量从简单的海藻之类微生物突变出现在地球上几乎所有生物门类的原始物种的呢?」对此,信仰真神的人只有一个回答:此乃出于真神大能的创造。

神在创造天地时,希伯来文是bara(巴拉),指从无生有;在这里用的「造」字,希伯来文是「asah(阿撒)」,是指用已经有的材料,尘土,做成的。神造的大鱼有好几种译法,有的说是the great sea-monsters/ great sea creatures/ great whales/ magnificent marine creature,不管是大海怪、鲸鱼、大鱼,都给我们一个清楚的认知,就是水里的生物不论大小都是神所造的。在前四天的创造里,都是神的器皿,植物或矿物只有体而没有生命,从水里的生物和空中的飞鸟才开始具有生命。

当摩西和法老的术士在法老面前各行神蹟和法术,从杖变蛇、水变血、使青蛙跳上埃及地,这些事情埃及的术士都没有问题。但是当摩西击打尘土变成蝨子时,行法术的就对法老说:「这是神的手段。」唯有神,才能使尘土变成蝨子,使生命进入尘土之中。所以当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时,并不是水有滋生生命的能力,而是神赐下生命进入水中。这里的「水」,从英文可以看出它是复数「waters」 ,意为诸水,包括江河、湖沼、海洋等等。

天空的飞鸟也令人羡慕不已,很多人在小学作文时,都说想作一只无忧无虑的小鸟飞来飞去,这样至少不必担心要做功课。我们常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若不是天父允许,一只也不会掉到地上。神对牠的每一个造物都有最完美的设计,而且每个造物都有其各自的习性。每年天春,家燕含泥檐下筑窝,老鹰则筑窝在高大的树上、或岩壁上,斑鸠的巢用枯枝搭成;而啄木鸟通常要在洞穴内铺垫一层碎木屑,每种鸟都各从其类,连生活习惯也各自不同。何等奇妙。观察神的创造可以使人的智慧和知识都一起增长。神为迎接人类而预备的环境,是何等美好,神是如此地爱我们!

雀鸟和水中的生物都是「各从其类」,每一个种类都具有牠本身的独特性,与其它种类有很明显的分别,并不如进化论所说:所有生物都是从一个共同的祖先进化而来。因为进化论有许多「失落的一环」无从解释,它是一个从未得到印证的假设。但是在神造的飞鸟和鱼中,却有一些是神说是不洁净,因此不准以色列人吃的鸟和鱼,那又是为什么呢?

首先,我们只能说,因为都是神造的,所以适不适合吃牠们,神知道得最清楚。神说:「凡在海里、河里和水里滋生的动物,就是在水里所有的动物,无鳍无鳞的,对你们是可憎的。」(利未记11:10) 为何无鳍无鳞就可憎呢?例如许多人爱吃的鳗鱼饭里的鳗鱼,想到就让人垂涎不己。

张文亮教授说:「鳞,是保护鱼类的身体。水生物没有鳞,水中的细菌、霉菌、寄生虫就容易附生在其皮肤上。水中的化学物质容易渗透皮肤,进入体内,增加毒性。

翅,是帮助鱼类在水中游动的鳍。水生物若无翅,就会爬上陆地,蠕动前进,甚至在水滨泥泞地做穴。身体在地上蠕动,很容易附上地面的菌种。例如鳗(eel)鱼,是无鳞、无翅的生物。经常到地上觅食,冬天水冷,鳗鱼到地上筑穴过冬。

鳗鱼肉多,油脂多,经过特别料理,很好吃,许多人爱吃。但是鳗鱼的皮肤、肠道、血液有许多的细菌、霉菌、寄生虫。

许多野生的鳗鱼,是皮肤有病的,不只感染其他鱼类,也易感染未经仔细消毒就摄食的猫、狗与人。人工养殖的鳗鱼,鱼塭也要定期消毒、投药,维持养殖环境的干净,并且不能高密度养殖,否则死亡率高。

吃鳗鱼易感染「慢性疲乏症」(chronic fatigue syndrome),这是综合性的病症,人会疲劳、变瘦等。以前以为这是人在长期焦虑,或处于压力,产生的免疫力失调。

后来才发现,是当人体的免疫系统面对未知病毒,或是无法处理的病毒,也会有「慢性疲乏症」。鳗鱼体内的「淋巴囊肿病毒」(Lymphocystis Virus),进入人体,也会引发这种免疫性疾病。」

《圣经》上说敬畏神是智慧和知识的开端,我觉得敬畏神也是保守自己生活习惯,走在平安道上的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