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五章28-29節 拉麥活到一百八十二歲,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挪亞,說:「這個兒子必為我們的操作和手中的勞苦安慰我們,這操作勞苦是因為耶和華咒詛地。」

〈創世記〉第五章的前幾節是很有盼望的:「當神造人的日子,是照著自己的樣式造的,並且造男造女。在他們被造的日子,神賜福給他們,稱他們為人。(創5:2-3)」所以人可以肯定,自己的形象來自神,而不是猿猴。

但是接下去的經文讓人看了就很沮喪:

亞當共活了930歲就死了

塞特共活了912歲就死了

以挪士共活了905就死了

該南共活了910歲就死了

瑪勒列共活了895歲就死了

雅列共活了962歲就死了

以諾共活了365歲。 以諾與神同行,神將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

瑪土撒拉共活了969歲就死了

拉麥共活了777歲就死了

記得在新冠肺炎流行以前,在媒體或網路上經常看到有某人因為長壽而被採訪的新聞,那時有一種感覺,只要我們也照著做,說不定可以活得更長。 巿面上也流行養生長壽之道,大家都希望能夠一直活下去。目前宣稱最長壽的,是一名居於印尼爪哇的老人說自己146歲,是世上最長壽的人。但是他也死了。

但是新冠肺炎一來,再長壽的也死了。有很多經歷過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老人,也靜靜地走了。因為一開始最多染病的多在老人院,美國有些老人院的屍體堆到無處可放,那情形十分恐怖。許多地方連屍袋都不夠用,焚化爐也日夜不停地燒。那一個時期的新聞真的是慘不忍讀。

我們開始明白,生命的主權不在我們手裡。吃再多靈芝也會死,經常運動也會死,飲食節制吃七分飽會死,不節制吃十二分飽也會死;放縱會死,不放縱也會死。〈申命記〉32章39節,神說:「你們如今要知道,我,唯有我是神!在我以外並無別神。我使人死,我使人活,我損傷,我也醫治,並無人能從我手中救出來。」

但是在這些死亡的排列裡,神讓我們看到一個例外,那就是以諾。「以諾共活了365歲。 以諾與神同行,神將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以諾在世上的年數不多,但是因為他過著與神同行的生活,走著走著,就和神一起走到天上去了。《聖經》裡不見死的還有一人,你記得是誰嗎?先知以利亞乘旋風升天去了(王下2:11)。主耶穌最後也是升天,但祂有經歷過肉身的死亡再復活。以諾和以利亞則沒有經歷過肉身的死亡。這是否表示,除了死亡,神為人也預備了另一條路?一條回家的路,回到永生神的家之路。

為何要回神的家呢?為何不能去佛教說的西方或淨土呢?或到回教的神阿拉的家呢?因為我們是按著神的形象照的,我們是神的兒女,神的家才是我們真正的家。只有耶穌說:「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你們信神,也當信我。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若是沒有,我就早已告訴你們了,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約14:1-2) 」耶穌在神的家為神的兒女預備住處,而且祂是還活著的神,比較可靠。若是己經死去的人說為你預備地方,你將來去哪裡找他兌現?他有給你地址嗎?耶穌說,祂不僅為我們預備住處,將來還要來接我們到祂那裡去,所以我們不怕迷路。

亞當和夏娃的第三個代表作,塞特,是一個代替了亞伯的兒子,對耶和華神的認識和信仰也就從塞特的後裔流傳下來。在這些後裔的名字裡隱藏著一個極大的預言和秘密。

亞當Adam ” Man人

塞特Seth “ Appointed被注定”

以挪士Enosh “ Mortal不免一死的”

該南Cainan ” Sorrow悲哀”

瑪勒列Mahalalel ” The Blessed / Praised God可稱頌的神”

雅列Jared ” Shall come down將要降臨”

以諾Enoch ” Teaching教導”

瑪土撒拉Methuselah “ His death shall bring他的死將帶給”

拉麥Lamech ” The despairing絕望的”.

挪亞Noah ” Rest, or comfort安慰、安息”

如果我們把這十個人名的意思連起來,那就是:“人是被注定不免一死的,這是何等的悲哀。然而,可稱頌的神將要降臨,教導我們,祂 的死將帶給絕望的人安慰。”這些名字串成的信息,寫出了人的悲哀和神的憐憫,人的絕望和神賜下的盼望。

〈傳道書〉三章11節說: 「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永恒)安置在世人心裡,然而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從創世到現在,晝夜日日更替,四季按時循環,花草樹木各按其時成為美好,何等有秩序;神又把永恒的意念,對永生的盼望放在人心裡,即使過了那麼久的時間,人依然希望長生不老,用各種方法想要健康的活下去。

耶穌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你信這話嗎?(約11:25-26)」我信,願你也相信,讓我們在永恒裡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