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五章28-29节 拉麦活到一百八十二岁,生了一个儿子,给他起名叫挪亚,说:「这个儿子必为我们的操作和手中的劳苦安慰我们,这操作劳苦是因为耶和华咒诅地。」

〈创世记〉第五章的前几节是很有盼望的:「当神造人的日子,是照着自己的样式造的,并且造男造女。在他们被造的日子,神赐福给他们,称他们为人。(创5:2-3)」所以人可以肯定,自己的形象来自神,而不是猿猴。

但是接下去的经文让人看了就很沮丧:

亚当共活了930岁就死了

塞特共活了912岁就死了

以挪士共活了905就死了

该南共活了910岁就死了

玛勒列共活了895岁就死了

雅列共活了962岁就死了

以诺共活了365岁。 以诺与神同行,神将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

玛土撒拉共活了969岁就死了

拉麦共活了777岁就死了

记得在新冠肺炎流行以前,在媒体或网路上经常看到有某人因为长寿而被采访的新闻,那时有一种感觉,只要我们也照着做,说不定可以活得更长。 巿面上也流行养生长寿之道,大家都希望能够一直活下去。目前宣称最长寿的,是一名居于印尼爪哇的老人说自己146岁,是世上最长寿的人。但是他也死了。

但是新冠肺炎一来,再长寿的也死了。有很多经历过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人,也静静地走了。因为一开始最多染病的多在老人院,美国有些老人院的尸体堆到无处可放,那情形十分恐怖。许多地方连尸袋都不够用,焚化炉也日夜不停地烧。那一个时期的新闻真的是惨不忍读。

我们开始明白,生命的主权不在我们手里。吃再多灵芝也会死,经常运动也会死,饮食节制吃七分饱会死,不节制吃十二分饱也会死;放纵会死,不放纵也会死。〈申命记〉32章39节,神说:「你们如今要知道,我,唯有我是神!在我以外并无别神。我使人死,我使人活,我损伤,我也医治,并无人能从我手中救出来。」

但是在这些死亡的排列里,神让我们看到一个例外,那就是以诺。「以诺共活了365岁。 以诺与神同行,神将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以诺在世上的年数不多,但是因为他过著与神同行的生活,走着走着,就和神一起走到天上去了。《圣经》里不见死的还有一人,你记得是谁吗?先知以利亚乘旋风升天去了(王下2:11)。主耶稣最后也是升天,但祂有经历过肉身的死亡再复活。以诺和以利亚则没有经历过肉身的死亡。这是否表示,除了死亡,神为人也预备了另一条路?一条回家的路,回到永生神的家之路。

为何要回神的家呢?为何不能去佛教说的西方或净土呢?或到回教的神阿拉的家呢?因为我们是按著神的形象照的,我们是神的儿女,神的家才是我们真正的家。只有耶稣说:「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约14:1-2) 」耶稣在神的家为神的儿女预备住处,而且祂是还活着的神,比较可靠。若是己经死去的人说为你预备地方,你将来去哪里找他兑现?他有给你地址吗?耶稣说,祂不仅为我们预备住处,将来还要来接我们到祂那里去,所以我们不怕迷路。

亚当和夏娃的第三个代表作,塞特,是一个代替了亚伯的儿子,对耶和华神的认识和信仰也就从塞特的后裔流传下来。在这些后裔的名字里隐藏着一个极大的预言和秘密。

亚当Adam ” Man人

塞特Seth “ Appointed被注定”

以挪士Enosh “ Mortal不免一死的”

该南Cainan ” Sorrow悲哀”

玛勒列Mahalalel ” The Blessed / Praised God可称颂的神”

雅列Jared ” Shall come down将要降临”

以诺Enoch ” Teaching教导”

玛土撒拉Methuselah “ His death shall bring他的死将带给”

拉麦Lamech ” The despairing绝望的”.

挪亚Noah ” Rest, or comfort安慰、安息”

如果我们把这十个人名的意思连起来,那就是:“人是被注定不免一死的,这是何等的悲哀。然而,可称颂的神将要降临,教导我们,祂 的死将带给绝望的人安慰。”这些名字串成的信息,写出了人的悲哀和神的怜悯,人的绝望和神赐下的盼望。

〈传道书〉三章11节说: 「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永恒)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从创世到现在,昼夜日日更替,四季按时循环,花草树木各按其时成为美好,何等有秩序;神又把永恒的意念,对永生的盼望放在人心里,即使过了那么久的时间,人依然希望长生不老,用各种方法想要健康的活下去。

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约11:25-26)」我信,愿你也相信,让我们在永恒里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