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12章1-3節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必叫你成為大國,我必賜福給你,叫你的名為大,你也要叫別人得福。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於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

基督教論壇報報導:美國時間2020年9月15日下午,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聯)外長阿布杜拉(Sheikh Abdullah bin Zayed Al Nahyan)、巴林外長薩亞尼(Abdullatif al-Zayani)正式簽署歷史性的《亞伯拉罕協議》,正式向世界宣告,以色列與兩個阿拉伯國家建交。此項儀式由美國川普總統在白宮南草坪主持。

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說:「這天是歷史的轉折點。它預示著和平的新曙光。數千年來,猶太人民一直為和平祈禱。幾十年來,猶太國家一直為和平祈禱。」納坦雅胡認為,這項協議「已經提出了實現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人之間和平的現實構想。」納坦雅胡感謝阿聯國王和外長「擴大了和平圈」,也感謝巴林的國王和外長, 與以色列「一起為亞伯拉罕的所有子孫帶來希望。」

從這則新聞來看神對亞伯拉罕的呼召,令人感到無比的震撼。那是大約主前兩千年,神呼召亞伯蘭。在〈使徒行傳〉七章2節,司提反說:「諸位父兄請聽!當日我們的祖宗亞伯拉罕在美索不達米亞,還未住哈蘭的時候,榮耀的神向他顯現,  對他說:『你要離開本地和親族,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 他就離開迦勒底人之地,住在哈蘭。他父親死了以後,神使他從那裡搬到你們現在所住之地。」

在〈創世記〉11章31-32節,提到因為亞伯蘭的弟弟哈蘭很早過世,所以亞伯蘭的父親他拉,帶著亞伯蘭和撒萊,和哈蘭的兒子羅得,出了迦勒底的吾珥,要往迦南地去。他們走到哈蘭,就住在那裡。他拉共活了二百零五歲,就死在哈蘭。

有了司提反的見證,我們才明白,原來是因為神呼召亞伯蘭,所以他的父親跟著他們一起離開。可能老人年記大了,到了哈蘭就不想再走;直到哈蘭死後,神再次呼召亞伯蘭,亞伯蘭一行人才走到了迦南地。

那時人的壽命己經減到兩百歲左右了。因為神說祂的靈不要永遠住在人的裡面,但是人的日子還可到120年(創6:3)。挪亞活到950歲,再來記載他拉就只有205歲,從挪亞到他拉至少也有一千年以上的距離,到了亞伯拉罕(=亞伯蘭)就只有175歲了。從〈創世記〉的開始到現在,我們一直在感受神話語的奇妙力量:「草必枯乾,花必凋殘,惟有我們神的話必永遠立定。」(賽 40:8)

當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感謝阿聯國王和外長「擴大了和平圈」,也感謝巴林的國王和外長, 與以色列「一起為亞伯拉罕的所有子孫帶來希望。」時,我們不難想到這些亞伯拉罕的子孫幾千年來的恩怨和糾結是何等地深,因此有人稱這協議是川普的世紀交易Deal of the Century。

在〈以賽亞書〉19章23-25節說:「當那日,必有從埃及通亞述去的大道,亞述人要進入埃及,埃及人也進入亞述,埃及人要與亞述人一同敬拜耶和華。當那日,以色列必與埃及、亞述三國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因為萬軍之耶和華賜福給他們,說:「埃及我的百姓,亞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產業,都有福了!」

雖然訂這協議並不表示他們都要一起敬拜耶和華,但是至少他們都承認自己是亞伯拉罕的後裔,是一家人。因此現在來看神對亞伯蘭的呼召,感覺特別有意義,神叫他離開本家往迦南,他的本家在伊拉克;現在以色列己經立國,應驗了〈以西結書〉在37章的預言:「主對我說:『人子阿,這些骸骨就是以色列全家…我要將以色列人從他們所到的各國收取;又從四圍聚集他們,引導他們歸回本地,我要使他們在那地,在以色列山上成為一國。』」(結 37:11-22)

今年以色列立國七十年,訂了《亞伯拉罕協議》,以色列又要進入一個新的時代,神的預言正在一步步地實現。自從以色列復國後,阿拉伯各國發動了五次中東戰爭,以色列「每打必勝」,而海灣戰爭中,她「不打而勝」。聖經預言以色列復國後就不會再被消滅,直到基督再來:「我必使我民以色列被擄的歸回,他們必重修荒廢的城邑居住,栽種葡萄園,喝其中所出的酒,修造果木園,吃其中的果子。我要將他們栽於本地,他們不再從我所賜給他們的地上拔出來。」這是耶和華你的神說的。(摩9:14-15)。

埃及在1979年首先跟以色列簽和平條約以及建交,約旦在1994年為了經濟,也簽了和平條約和建交。繼這兩國之後,阿聯酋和巴林和摩洛哥都己經和以色列建交,下一個向以色列伸出友誼之手的國家,會是誰?

當《聖經》的預言一步步的應驗時,我們對神的話怎能還有懷疑?神說要賜福給亞伯蘭,他也要叫別人得福。為他祝福的,神也必賜福給那人;那咒詛亞伯蘭的,神也必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亞伯蘭得福。因為從肉身而言,耶穌基督也是亞伯蘭的後裔。願我們都能成為信心之父亞伯拉罕(亞伯蘭)的後裔。

中東新樣貌–圖取自以色列美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