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 13章8-9節        亞伯蘭就對羅得說:「你我不可相爭,你的牧人和我的牧人也不可相爭,因為我們是骨肉。遍地不都在你眼前嗎?請你離開我。你向左,我就向右;你向右,我就向左。」

我很喜歡這個故事,經常玩味它所帶出來的意境。

你我不可相爭

你的牧人和我的牧人也不可相爭

這是亞伯蘭的原則。

因為,他們是骨肉。是伯侄。

遍地不都在你眼前嗎?請你離開我。

那些都是身外物,不可以讓它們影響我們的骨肉之情。

你向左,我就向右;你向右,我就向左

你要什麼就拿去吧!

亞伯蘭的原則:我不跟你爭,讓你。

但是當羅得被四王抓去時,亞伯蘭卻拚了命去爭,把羅得和他的家人及財產都救回來。當神說要毀滅所多瑪時,亞伯蘭也跟神爭。他不是不能爭,也不是沒有能力爭,但是他心裡有把尺,他知道何時該爭,什麼該爭;何時該讓,什麼該讓。很多人看到的都是金錢和利益,但是在亞伯蘭眼中,骨肉勝於一切的財產和利益。

羅得離別亞伯蘭以後,耶和華對亞伯蘭說:「從你所在的地方,你舉目向東西南北觀看, 凡你所看見的一切地,我都要賜給你和你的後裔,直到永遠。我也要使你的後裔如同地上的塵沙那樣多,人若能數算地上的塵沙,才能數算你的後裔。你起來,縱橫走遍這地,因為我必把這地賜給你。」(創13:14-17)

神很欣賞亞伯蘭這樣的退讓,在羅得走後,再一次向亞伯蘭保證祂的祝福,一是土地,二是後裔。在人以為羅得取走了一切最好的美地時,神說:「你起來,縱橫走遍這地,因為我必把這地賜給你。」神向亞伯蘭明說:羅得拿不走神要給亞伯蘭的產業。

人總是以為眼前看得到的機會就是一切,但是神說祂還可以給更多的機會。人以為要靠自己的能力和方法才能得到想要的榮華富貴,但是神說都在祂的手中,祂要給多少就有多少。神要給你的,怎樣轉都會回到你手上。

從新聞裡,我們經常看到哪個大富翁一過世,大太太二太太三太太四太太通通跑出來,兒子女兒都出面上法庭爭奪財產,有的寫了遺囑也沒用,還有忽然冒出來的小三小四小五,亂得不得了。甚至連死者的屍骨都不能入土為安。都是骨肉之親,卻變成骨刺之親,刺來刺去,大家都痛得不得了。骨肉之爭,豈能不痛?

可能有人會說,古時候人口少,要遷移很方便,亞伯拉罕不怕沒有地方去,所以他才那麼大方。事實上,當時因為他們都還是遊牧的生活方式,各人都有很多的牲口,這些牛羊都需要有豐富的草原。《聖經》上說,羅得舉目,看見約旦河的全平原,直到瑣珥,都是滋潤的。那地在耶和華未滅所多瑪、蛾摩拉以先如同耶和華的園子,也像埃及地。於是羅得選擇約旦河的全平原,往東遷移(創13:10-11)。

羅得看到的平原非常滋潤,在農耕和畜牧的時代,滋潤的土地是致富的天然資本。所以他做了選擇。此時,亞伯蘭的牧人會不會抱怨:「頭家(老闆/主人之意)啊,你這麼這樣儍呢?放著大好的草原不要,以後叫我們去哪裡找草給羊吃? 」

亞伯蘭憑著對神的信心做出了很大的犠牲,但是神也立刻安慰他,重新向他保證神的祝福,這塊地,是給亞伯蘭的,誰都不能奪去;亞伯蘭想讓,也讓不出去。到最後這塊地,這些地,都回到亞伯蘭的名下。當神滅掉所多瑪和蛾摩拉之後,羅得失去一切,逃到一座小山上,他的後裔也離開了迦南地,到了迦南地的邊界地帶。

再一次,神讓亞伯蘭品嚐到這句經文的真實:「在我敵人面前,祢為我擺設筵席,祢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詩23:5)」骨肉,不是敵人;但是與我們相爭的,神也必與他相爭,因為那是一個敵對的位置。也因為亞伯蘭明白:「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詩23:1)」懷著神的應許,亞伯蘭甘願犠牲自己的權益,他相信即使沒有那片美地,在神的應許裡,神也會使他和他的羊躺臥在青草地上,領他和他的羊到可安歇的水邊。

但是在他得到神的應許之前,他必須求神使他的靈魂甦醒,為祂的名引導自己走義路。他必須做出正確的選擇,把骨肉之情放在權益的爭奪之上。權益對每個人都是大事,這是我的權利,這是我的人權,這是我該得的,這是我的份,誰都不許染指,不然我就跟你拚到底……,這是社會的本相,也是老我的呼喊。

但是神要我們向亞伯蘭學習,明白:「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份,我所得的祢為我持守。 用繩量給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處,我的產業實在美好! …詩16:5-6」

明白耶和華是我的牧者,可以幫助我們在每一件事上有清楚的看見;因為我必不致缺乏,那還恐懼什麼呢?神應許給我們的,祂也必為我們持守;神量給我們的地界,沒有人能奪去。願我們的心都能發出讚美,因為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份,我的產業實在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