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 13章8-9节        亚伯兰就对罗得说:「你我不可相争,你的牧人和我的牧人也不可相争,因为我们是骨肉。遍地不都在你眼前吗?请你离开我。你向左,我就向右;你向右,我就向左。」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经常玩味它所带出来的意境。

你我不可相争

你的牧人和我的牧人也不可相争

这是亚伯兰的原则。

因为,他们是骨肉。是伯侄。

遍地不都在你眼前吗?请你离开我。

那些都是身外物,不可以让它们影响我们的骨肉之情。

你向左,我就向右;你向右,我就向左

你要什么就拿去吧!

亚伯兰的原则:我不跟你争,让你。

但是当罗得被四王抓去时,亚伯兰却拼了命去争,把罗得和他的家人及财产都救回来。当神说要毁灭所多玛时,亚伯兰也跟神争。他不是不能争,也不是没有能力争,但是他心里有把尺,他知道何时该争,什么该争;何时该让,什么该让。很多人看到的都是金钱和利益,但是在亚伯兰眼中,骨肉胜于一切的财产和利益。

罗得离别亚伯兰以后,耶和华对亚伯兰说:「从你所在的地方,你举目向东西南北观看, 凡你所看见的一切地,我都要赐给你和你的后裔,直到永远。我也要使你的后裔如同地上的尘沙那样多,人若能数算地上的尘沙,才能数算你的后裔。你起来,纵横走遍这地,因为我必把这地赐给你。」(创13:14-17)

神很欣赏亚伯兰这样的退让,在罗得走后,再一次向亚伯兰保证祂的祝福,一是土地,二是后裔。在人以为罗得取走了一切最好的美地时,神说:「你起来,纵横走遍这地,因为我必把这地赐给你。」神向亚伯兰明说:罗得拿不走神要给亚伯兰的产业。

人总是以为眼前看得到的机会就是一切,但是神说祂还可以给更多的机会。人以为要靠自己的能力和方法才能得到想要的荣华富贵,但是神说都在祂的手中,祂要给多少就有多少。神要给你的,怎样转都会回到你手上。

从新闻里,我们经常看到哪个大富翁一过世,大太太二太太三太太四太太通通跑出来,儿子女儿都出面上法庭争夺财产,有的写了遗嘱也没用,还有忽然冒出来的小三小四小五,乱得不得了。甚至连死者的尸骨都不能入土为安。都是骨肉之亲,却变成骨刺之亲,刺来刺去,大家都痛得不得了。骨肉之争,岂能不痛?

可能有人会说,古时候人口少,要迁移很方便,亚伯拉罕不怕没有地方去,所以他才那么大方。事实上,当时因为他们都还是游牧的生活方式,各人都有很多的牲口,这些牛羊都需要有丰富的草原。《圣经》上说,罗得举目,看见约旦河的全平原,直到琐珥,都是滋润的。那地在耶和华未灭所多玛、蛾摩拉以先如同耶和华的园子,也像埃及地。于是罗得选择约旦河的全平原,往东迁移(创13:10-11)。

罗得看到的平原非常滋润,在农耕和畜牧的时代,滋润的土地是致富的天然资本。所以他做了选择。此时,亚伯兰的牧人会不会抱怨:「头家(老板/主人之意)啊,你这么这样儍呢?放著大好的草原不要,以后叫我们去哪里找草给羊吃? 」

亚伯兰凭著对神的信心做出了很大的犠牲,但是神也立刻安慰他,重新向他保证神的祝福,这块地,是给亚伯兰的,谁都不能夺去;亚伯兰想让,也让不出去。到最后这块地,这些地,都回到亚伯兰的名下。当神灭掉所多玛和蛾摩拉之后,罗得失去一切,逃到一座小山上,他的后裔也离开了迦南地,到了迦南地的边界地带。

再一次,神让亚伯兰品尝到这句经文的真实:「在我敌人面前,祢为我摆设筵席,祢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诗23:5)」骨肉,不是敌人;但是与我们相争的,神也必与他相争,因为那是一个敌对的位置。也因为亚伯兰明白:「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诗23:1)」怀着神的应许,亚伯兰甘愿犠牲自己的权益,他相信即使没有那片美地,在神的应许里,神也会使他和他的羊躺卧在青草地上,领他和他的羊到可安歇的水边。

但是在他得到神的应许之前,他必须求神使他的灵魂苏醒,为祂的名引导自己走义路。他必须做出正确的选择,把骨肉之情放在权益的争夺之上。权益对每个人都是大事,这是我的权利,这是我的人权,这是我该得的,这是我的份,谁都不许染指,不然我就跟你拼到底……,这是社会的本相,也是老我的呼喊。

但是神要我们向亚伯兰学习,明白:「耶和华是我的产业,是我杯中的份,我所得的祢为我持守。 用绳量给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处,我的产业实在美好! …诗16:5-6」

明白耶和华是我的牧者,可以帮助我们在每一件事上有清楚的看见;因为我必不致缺乏,那还恐惧什么呢?神应许给我们的,祂也必为我们持守;神量给我们的地界,没有人能夺去。愿我们的心都能发出赞美,因为耶和华是我的产业,是我杯中的份,我的产业实在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