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記11章1-3節   耶和華對摩西說:「我再使一樣的災殃臨到法老和埃及,然後他必容你們離開這地。他容你們去的時候,總要催逼你們都從這地出去。你要傳於百姓的耳中,叫他們男女各人向鄰舍要金器銀器。」耶和華叫百姓在埃及人眼前蒙恩,並且摩西在埃及地、法老臣僕和百姓的眼中看為極大。

那是一個奇異的夜晚,在歌珊地的以色列人,家家戶戶都在烤羊羔。吃晚餐的時候,他們腰間束帶,腳上穿鞋,手中拿杖,努力地吃羊羔。空氣中瀰漫一種詭異的氣氛,有的人低聲地傳著:「我們今晚當真要離開埃及了嗎?」有的人點頭,有的人微笑,有的人聳肩,沒有人真正知道什麼,只覺得有大事要發生了。

法老在宮裡沉默地坐著,不知在等待什麼。他有點擔心,有些害怕,可是他不知道該做些什麼。突然,好像聽到了第一聲哀嚎劃破寂靜的黑夜,第二聲緊接著又起,好像在回應似地,忽然之間,埃及充滿了哭嚎。僕人匆忙來見法老,不等僕人開口,法老已經心知發生何事。

他的心被一種疼痛抓住,讓他無法喘過氣來。僕人輕聲報告,他的長子,已經嚥下最後一口氣。法老壓抑住也想發出哀嚎的衝動,凝視著極黑的暗夜之空,他的希望,正像一顆流星,迅速地消失了。他輸了嗎?他的臣僕聚集來見他,個個淚眼迷濛,低聲哀求,讓他們去吧,不然我們也活不了。每一家的長子都死了,頭生的牲畜也都死了。耶和華神的警告一一應驗。法老的淚在眼裡流動,可是他繼續隱忍。他的長子也去了,這該如何是好?讓他們走吧。埃及付不起這樣沉重的代價。

以色列人已經準備好,在這個時刻,摩西和亞倫吩咐他們向埃及人要金器銀器和衣裳。埃及人此時心神俱喪,只想保命,他們要什麼就給什麼。有誰敢去和這群「瘟神」說三道四,只想躲過一個又一個的飛來横禍。以色列人腰纏萬貫地出埃及,他們不再是窮乎乎的奴隸了,兒女子孫也不必再做埃及人的奴隸,他們可以成為有前途有光明有盼望有自由的人了!

有一句名言:「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神放在每一個人心中的尊嚴都是不容被踐踏的,因此每一次被踐踏都是無比痛苦的記錄和回憶。每一個人都是按著神的形像被造,每一個人都有神所賜下的靈,每一個人心裡都有永生的記號,因此人不堪為奴。人要回到神的裡面,才能明白生命的可貴,也才能懂得自尊、自愛、自重。神也賜給人有自由意志,因此沒有人不嚮往自由,為了自由,可以不要生命和愛情。神放在每個人心裡的追求,也是給每個人與生俱來的禮物。

那是何等奇妙的一夜,以色列人終於可以堂而皇之地離開埃及,帶著他們所有的財物和一切要來的東西,歡歡喜喜地出埃及。這本來是不可能的事,但是神按著祂的應許,成就了這件奇妙的事。在國外有許多土生土長的華僑,有一些華僑為了工作或婚姻會回去祖輩的故鄉,但是要叫所有的華僑都回去祖籍,那就不可能了。因此以色列人經過四百卅年在埃及的生活,還能夠全部一起回迦南地,也是個神蹟。

這時出埃及的除了大約兩百萬的以色列人(六十萬步行的男人,女人若也算一倍六十萬,孩子一家算兩個就有一百廿萬,這麼稍微一算已經有兩百四十萬了,何況那時不流行節育,兒女一定更多,還要加上家裡的老人),還有許多閒雜人。為何會有閒雜人,閒雜人代表非以色列人,有可能是埃及人。這些人經歷過這樣多的神蹟奇事,可能覺得耶和華神比較厲害,所以就跟上來了。因為神的吩咐,他們大多數人都帶著無酵餅,在路上正好可以裹腹。

這就是以色列人每年必過的逾越節,以色列人住在埃及共有四百卅年,前卅年約瑟還在,且有認識約瑟的法老,以色列人過著舒服的生活;約瑟死了以後,有不認識約瑟的法老興起,才開始奴役以色列人。正滿了四百卅年的那一天,耶和華的軍隊都從埃及地出來了。這夜是耶和華的夜,因耶和華領他們出了埃及地,所以當向耶和華謹守,是以色列眾人世世代代該謹守的。(創12:40-42)

在〈創世記〉15章裡,耶和華和亞伯蘭立約:「你要的確知道,你的後裔必寄居別人的地,又服侍那地的人,那地的人要苦待他們四百年。並且他們所要服侍的那國,我要懲罰,後來他們必帶著許多財物從那裡出來。」神的應許在那個晚上應驗了,神所等待的,足夠的以色列人去承受迦南地的人數也足夠了,神的大計劃一步一步地在進行。神稱他們為「耶和華的軍隊」,因為神要帶領他們經過無數的爭戰,為神贏取整個世界回歸到祂的名下。神有這樣的自信,只要他們有信心跟隨神。只是人的信心能經得起多少考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