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榮牧師

登山寶訓:找到真正的價值(太6:25-32)

從一個社會現象看起__關於行乞

這段經文很大篇幅地提到我們生活基本的吃喝與穿著。人的吃喝與穿著並不是生命中最重要,而是非常次要的事情。計志文牧師說:「一個人不能供應自己生活需要的人,連螞蟻都不如,因為連螞蟻都能供應自己生活的需要。」他把人的價值、責任與需要配合起來,跟螞蟻做一個重要的對比,他說:「有上帝形象的人有智慧、知識、計畫、工作的能力,可以好好解決我們生活的需要,但如果人連這一點都達不到,要怎樣好好做人呢?」

有時候你看人在路邊行乞,便伸出手來幫助他們,這些幫助使你感到自己做了善事,覺得自己在社會上有貢獻,從另一方面來看,你是幫助人更懶惰、不做工,變成社會的寄生蟲,變成拖累別人的人。貧富懸殊是人間最大的困難之一。你到舊金山的市政廳,會發現周圍都是無家可歸的遊民。有一次我經過那邊,心想:「連美國路上都有這麼多乞丐」。但有些社會現象是我們難以理解的,正像有些舊金山的遊民在銀行有上萬美金的存款,既然他有這麼多的存款,為什麼需要透過行乞來供應生活的所需?(並不是每個遊民都是如此)

不要輕重不分、本末倒置

耶穌在這段經文提到花、鳥、樹木有令人欣賞漂亮的地方,最後不存在了,究竟要講什麼呢?每段《聖經》都有不同的地方,這段經文是很難解釋。特別在新冠肺炎蔓延全球的時代,很多人死了、破產了、失業了,不能重操舊業,特別是音樂家的生活變得相當困難,因為多數人認為音樂與果腹沒有多大關係,也不認為音樂是生命的必需。耶穌在這裡所要說的,是貴賤、本末、輕重的價值排列。

耶穌在講這段話以前,說到一個人不能事奉上帝(生命的源頭,宇宙的主宰),又事奉瑪門(錢財),耶穌要人先把次序弄清楚,先肯定自己生命的價值,而不是為了次要的事情拼命,這是為什麼你的生命比你的吃喝更要緊。

耶穌說天上的飛鳥不種也不收的時候,不是告訴你做人不需要工作,而是告訴我們不要輕重不分、本末倒置。人不可以不工作,鳥不工作可以吃,人不工作不可以吃飯。

保羅在他的書信說:「不工作的人,不可以吃飯」,從這個角度來看,有些慈善家所做的並不是好事,因為不是教他工作,而是不斷地給他,寵壞他,使他頹廢喪志。所以《聖經》說你行善不可過分,意思是說:做好事是好的、是應該的,但你做不應當做的,反而使對方遭損,因為上帝造人,天生此人必有用,人如果沒有善用上帝賦予的才幹,就是浪費上帝的恩典,變成嬌生慣養、依靠別人的寄生蟲。

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這段《聖經》從表面看,一看就懂,我們一讀就整段讀下去,好像整段就是講不要憂慮,因為《聖經》告訴我們,有些勤勞的小生物是我們的老師,例如:你要查看螞蟻的動作。這一段沒有提到螞蟻,但我提到動物的階層與每種被造物的責任的時候,不是像這段所講的這麼簡單。這一段不是教導人懶惰、不用工作,而是告訴我們生命比生活更有價值,身體比衣服更尊貴,你一定要先把輕重、先後弄清楚,這與《大學》的話相同:「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如果一個人什麼都一樣,工作也可以,不工作也可以;結婚的時候,娶的對象有讀書也可以,沒讀書也可以;做人,尊重不重要的也可以,不尊重重要的也可以。不行,這段《聖經》說有重的,有輕的,你要尊重你的生命,然後注重你的生活;你要尊重你的人格,然後注重你的工作。

憂慮≠計畫

這段經文說不要憂慮吃什麼、穿什麼,不是說你不需要工作,而是要你找到真正的價值在哪裡,上帝的國與上帝的義是你終生的追求。你追求神的國、神的義的時候,你就照著神的概念、神的原則、神的旨意去過生活,這個生活不是糊里糊塗、不盡責任、不問耕耘、坐享其成。這裡所提的,也不是工作的問題,而是憂慮的問題。

憂慮與計畫是相反的。計畫與憂慮都用思想,你憂慮的時候,你想很多,但所想的都是空泛的事情;你計畫的時候,你想很多,所想的都是實在的事情。人被造成為有思考功能的活物,思想、計畫、考察是人的責任,但思想、計畫、考察與憂慮完全不同,因為憂慮是不負責任的,最好什麼都不必做,什麼都為你預備好,如果沒有為你預備好,你完全沒有著落與把握,所以只好憂慮,憂慮到最後變成掛慮。

憂慮與掛慮不同的地方,在於掛慮就是把一大堆的憂慮掛在那裡,你一天到晚憂慮不能達到你所需要的供應,就變成掛慮。除了憂慮、掛慮之外,中文還有一個比較少用的詞——焦慮。憂慮,是怕得不到,然後一天到晚想,想的不是計畫、努力、付代價,想的是如何不用付代價就可以揀現成的。從存在主義的哲學意境來,焦慮是整個生命懼怕的匯集。《聖經》告訴我們要有計畫、籌算,好好計畫我們的一生。

天上的飛鳥不種也不收,但上帝為牠供應的一切,使牠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田野的花的美麗,勝過所羅門最榮華的時候所穿戴的衣服,花永遠飄香、美麗芬芳,所羅門所做的,不過是把上帝所造的美麗,透過刺繡做成衣物穿戴起來。這段經文說:你不要為吃穿而生活,因為你的生命比吃喝更重要,你的身體比衣物更重要。

有的人吃的很高貴,穿的很昂貴,但過的生活非常低鄙,既不榮耀上帝,也不造就他人。我們要注重生命過於生活,注重內在過於外在,注重價值過於價錢所能買的東西,這樣我們才能榮耀上帝的名。這段經文的重點,是天父的照顧勝過你的掛慮。如果上帝沒有供應你,你一切的思慮不能使生命多一刻。

我們一定要注重重要的,這樣我們生命的價值,是照著上帝所定的,而不是照著我們所掛慮的。

內文:摘錄自印尼歸正福音教會主日信息20201122,未經講員過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