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數記〉6:1-2     耶和華對摩西說:「你曉諭以色列人說:無論男女許了特別的願,就是拿細耳人的願,要離俗歸耶和華。」

在〈民數記〉之前,《聖經》一般都偏重於神和男人的立約。但是在這裡,神立了一個特別的約,就是男人和女人都可許的願,就是拿細耳人之願。拿細耳就是歸主的意思,歸主就是與世俗分開,即分別為聖。

神揀選利未人去服侍祂,那麼若有其他人也想要服侍神,豈不是沒辦法了嗎?這會不會是神立下拿細耳人之例的原因呢? 神看到在其他支派中也有許多愛祂的人,因此立下這個約,讓所有愛祂的人,都可以一償服事神的心願。

從利未人身上,我們看到分別為聖的生活並不容易,是要付代價的。利未人不能為自己選工作,他們的工作都已經被指定了;利未人不能有自己的產業,要等其他人分給他們。如雅各臨終的預言,他們被分散在各支派之中,不能聯合在一起生活;利未人要分別為聖,所以他們的生活必須比其他人更嚴謹,等等。

因此想做拿細耳人,離俗歸耶和華的人要有心理準備:一,要遠離一切葡萄樹上所結的果子,自核至皮所做的物,都不可吃,也不可喝。二,在他一切許願離俗的日子,不可用剃頭刀剃頭,要由髮綹長長了。三,不可挨近死屍。即使父母或兄弟姐妹死了,也不可以挨近死屍,而使自己不潔淨。若是他旁邊出其不意,有人死了,那麼他的願就必須重頭再算起。

對於猶太人而言,這三件事都很困難。1. 在中東地區的水源經常被污染,因此人們經常以酒代水,免得生病。但是拿細耳人不可以清酒或濃酒,因此他們必須憑信心只喝水。2. 在古時候,長頭髮很容易生蝨子和跳蚤,要清潔很不方便;3. 不碰死屍也有點困難,因為瘟疫一旦發作,很可能忽然就有人死在旁邊,誰能預料?因此拿細耳人之願,又稱為the vow of separation(離俗之願)。離俗之願的意思就是把自己和眾人分開,免得沾染不潔,才有可能分別為聖。

所以我們明白,分別為聖的生活,是孤獨的。別人在飲酒作樂,你得默默地在一邊喝水;別人把頭髮弄得漂亮妥貼,你只能任頭髮不停地長,實在有夠難看也不可以剪,若生蝨子和跳蚤,天天要跟牠們戰鬥,很癢啊!這表示不追求世俗的一切,只追求神的心意。假如你去探望病人,突然旁邊有人死了,那一切的功夫都白費了!要重頭再來。若是家裡有人過世,你不能去追悼,也不能靠近家人去安慰他們,只能自己遠遠地掉淚。過著與世人隔絕的生活,你願意嗎?

當保羅說:「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羅12:2)」時,他指的便是一種不與世俗同流的生活。而拿細耳人的生活便是指一種立定心意,只討神喜悅的生活。在拿細耳人之願裡,有一種是短期的,有一種是終生的。短期的,有的人立志卅天,有的人兩年;終生的便是像〈士師記〉的參孫和施洗約翰,在母腹中就已經被神分別為聖,指定做拿細耳人。因此現在有的人把短宣作為拿細耳人之願,把生命中的一段時期分別出來,為神所用。

有的人想從神手中得到一些特殊的福氣,為了表示感謝而許下短期的願。這願包括戒酒戒肉卅天,並且在這期間留長頭髮 不剃。有時,至少是最後七天,要完全在聖殿的院子裏度過,到完結時要獻某種祭和剃頭髮,並且把頭髮放在祭品裏,在壇上燒掉。這顯然是件破費的事。不但不能去工作賺錢,還要付錢買獻祭的各項物品。因此有許多人力不從心。於是一些有錢的人便代那些許願的人支付這些費用,而這舉動也被視為敬虔。

在〈使徒行傳〉18章18節裡記戴:「保羅又住了多日、就辭別了弟兄、坐船往敘利亞去、百基拉、亞居拉和他同去.他因為許過願,就在堅革哩剪了頭髮。」拿細耳人還願的時候要「在會幕門口剃離俗的頭,把離俗頭上的髮,放在平安祭下的火上 (民6:18). 」離俗頭上的髮要燒在祭壇上獻給神,頭髮的長度象徵拿細耳人離俗歸耶和華的日子。按照猶太傳統,人許下拿細耳人之願的當時會剃頭,如此拿細耳人還願時的頭髮長度, 就代表他離俗的日子長短。

拿細耳人還願的時候, 不但要剃頭, 還要獻上包括公羊羔, 母羊羔, 和公綿羊在內的祭牲。 拿細耳人還願的代價是極其昂貴的,因此當保羅抵達耶路撒冷時,雅各和長老們為了消除猶太人對保羅不守律法的誤解,因而提議讓保羅替其他四個同樣許了拿細耳人之願的人償付還願的龐大費用, 以證明保羅自己是「遵行律法」的。

「你就照著我們的話行罷,我們這裡有四個人,都有願在身。你帶他們去,與他們一同行潔淨的禮,替他們拿出規費,叫他們得以剃頭。這樣,眾人就可知道,先前所聽見你的事都是虛的。並可知道,你自己為人,循規蹈矩,遵行律法。」 (徒21:23~24).

保羅可以一下子支付五個人的規費(獻祭費用),可見保羅在當時可能經濟上比較豐足。

現在沒有聖殿了,許了拿細耳人之願,因為不能獻祭,也沒有辦法消掉,因此猶太人不再提倡許此願。反而是基督徒裡有的人想拿出一段時間作神的工,例如短宣或是去孤兒院服務一段時期,等等,就類似是許了拿細耳人之願。現在是待降期的第三週,在我們等候主耶穌的降臨時,思想怎樣過分別為聖的生活,實在很有意義。當我們一旦承認自己是罪人,又接受了主耶穌完成的救恩,與神和好之後,領受了從聖靈來的新生命,便要開始走上拿細耳人之路,為神而活,不再為自己而活,不要再讓世俗沾染自己。我們的分別為聖,不再是喝不喝酒、剪不剪頭髮、碰不碰死屍,而是從心裡的分別為聖,過合神心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