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數記〉10:36約櫃停住的時候,他就說:「耶和華啊,求祢回到以色列的千萬人中!」

在以色列人離開西乃山之前,神給摩西下了最後的一個指示,就是做兩支銀號。想想看,在曠野和沙漠地帶,兩三百萬人要同時行動,何等困難。即使有麥克風,也很難把領隊的意思表達得很清楚。神設立銀號,教導百姓聽聲而動,何等有效率!據史學家約瑟夫記載,銀號為直筒形,長約45公分,末端張開如喇叭,吹時可發出大、小、長、短信號。依猶太人傳統,吹長聲召集人到會幕敬拜;短而急的聲音用於起營與作戰。不同場合用不同號音,有祭司專司其職。

神的雲彩指示起行和安營,銀號指揮軍隊的行動,兩支銀號配搭來吹,如此以色列民便可行動如一人。〈民數記〉講神子民如何編組、配搭、和行動,再次讓我們看到神是一個有計劃有秩序的神。神不著急。我們做事都想一蹴而就,不想等待,但是神做事想得很遠,想到整體。即使大家在西乃山下都很想離開了,祂還是不慌不忙地叫他們先造兩支銀號。可能有的人會說,唉啊,還造銀號有啥用啊?但是這銀號造好了,對以色列人的行動可真有極大的幫助。若沒有銀號,行動時就費勁了。這邊叫了,那邊聽不到;那邊叫了,這邊還在打包!銀號一吹,大家都上路了!值不值得花一點做銀號的時間呢?更何況吹這號要成為世世代代的定例,那就更值得了。

當以色列人往前行時,他們的心裡該是何等快樂。神與他們同行,神引領他們。曠野的路雖然崎嶇險峻,但是在神的帶領下,他們終於可以向迦南地出發了。一切都按著神的安排,神的指示:猶大營先行,然後革順的子孫和米拉利的子孫拆卸帳幕,抬著帳幕往前行;再來是魯本營。哥轄人抬著聖物先往前行,他們未到以前,革順的子孫和米拉利的子孫已經把帳幕支好;等他們到了,就可把聖物一一擺進會幕裡。再來是以法蓮的營,但營壓後。軍隊和利未子孫相互交叉,有保護,也有順序,一點都不紊亂,有條有理。

神所管理的宇宙也都是井然有序,春夏秋冬,日月星辰的循環,無一不按著神的安排。“風往南颳,又向北轉,不住地旋轉,而且返回轉行原道。江河都往海裡流,海卻不滿;江河從何處流,仍歸還何處。(傳1:6-7)”神的秩序使人感到平安,一旦脫離這秩序,就有災難來臨。

從摩西對何巴的邀請裡,可以看到摩西的謙卑。他自己在米甸牧養了四十年的羊,應該很多地方都去過了,但是他更明白何巴長住曠野,對於曠野的認識比他更深,所以他邀請何巴做他們的眼目,其實就是指點他們。例如在哪裡紮營比較安全,哪裡有水源,哪裡有危險,等等。摩西也應允何巴,將來神怎樣祝福以色列人,以色列人也會善待何巴。從摩西的邀請裡,我們看到摩西的謙卑,心胸寬廣,知己之短,知人之長。從摩西身上,我們可以學到一些做領袖必須具備的條件。

以色列人在曠野行走時,日間太陽甚大,耶和華的雲彩在他們上面,使他們不致被曬到中暑。在雲彩之下有清涼,神是如此體貼以色列人,關照著他們的每一步。耶和華的約櫃在前頭行,帶領以色列人,並為他們尋找可安歇的地方。約櫃前行,表示神在其中,因此摩西禱告,讓仇敵四散,使神毫無阻攔地前行;約櫃停時,摩西就禱告,求神回到他們中間。但願神也在我們的生命中做主,帶領我們往前走;當我們回家時,神也與我們同在。以馬內利,就是這樣的意思,神來到人間,與人同行同住。信靠神的人何等有福!

注:根據《舊約聖經背景註釋》,摩西的岳父在出埃及記二章名叫流珥,出埃及記三章則稱葉忒羅,在本節則似乎名叫何巴(士4:11)。一旦明白用語模稜兩可之處,這疑難就得到解釋。用來形容女子男性近親的字眼含義很廣泛,同一個字可以解作女子的父親、兄弟,甚至祖父。大部分解答都是基於這一點。流珥可能是祖父兼族長,葉忒羅才是西坡拉的父親,亦即是摩西正式的岳父,何巴是葉忒羅的兒子,摩西的內兄。另一個可能是,葉忒羅和何巴都是內兄,流珥是他們的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