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数记〉10:36约柜停住的时候,他就说:「耶和华啊,求祢回到以色列的千万人中!」

在以色列人离开西乃山之前,神给摩西下了最后的一个指示,就是做两支银号。想想看,在旷野和沙漠地带,两三百万人要同时行动,何等困难。即使有麦克风,也很难把领队的意思表达得很清楚。神设立银号,教导百姓听声而动,何等有效率!据史学家约瑟夫记载,银号为直筒形,长约45公分,末端张开如喇叭,吹时可发出大、小、长、短信号。依犹太人传统,吹长声召集人到会幕敬拜;短而急的声音用于起营与作战。不同场合用不同号音,有祭司专司其职。

神的云彩指示起行和安营,银号指挥军队的行动,两支银号配搭来吹,如此以色列民便可行动如一人。〈民数记〉讲神子民如何编组、配搭、和行动,再次让我们看到神是一个有计划有秩序的神。神不着急。我们做事都想一蹴而就,不想等待,但是神做事想得很远,想到整体。即使大家在西乃山下都很想离开了,祂还是不慌不忙地叫他们先造两支银号。可能有的人会说,唉啊,还造银号有啥用啊?但是这银号造好了,对以色列人的行动可真有极大的帮助。若没有银号,行动时就费劲了。这边叫了,那边听不到;那边叫了,这边还在打包!银号一吹,大家都上路了!值不值得花一点做银号的时间呢?更何况吹这号要成为世世代代的定例,那就更值得了。

当以色列人往前行时,他们的心里该是何等快乐。神与他们同行,神引领他们。旷野的路虽然崎岖险峻,但是在神的带领下,他们终于可以向迦南地出发了。一切都按著神的安排,神的指示:犹大营先行,然后革顺的子孙和米拉利的子孙拆卸帐幕,抬着帐幕往前行;再来是鲁本营。哥辖人抬着圣物先往前行,他们未到以前,革顺的子孙和米拉利的子孙已经把帐幕支好;等他们到了,就可把圣物一一摆进会幕里。再来是以法莲的营,但营压后。军队和利未子孙相互交叉,有保护,也有顺序,一点都不紊乱,有条有理。

神所管理的宇宙也都是井然有序,春夏秋冬,日月星辰的循环,无一不按著神的安排。“风往南刮,又向北转,不住地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江河从何处流,仍归还何处。(传1:6-7)”神的秩序使人感到平安,一旦脱离这秩序,就有灾难来临。

从摩西对何巴的邀请里,可以看到摩西的谦卑。他自己在米甸牧养了四十年的羊,应该很多地方都去过了,但是他更明白何巴长住旷野,对于旷野的认识比他更深,所以他邀请何巴做他们的眼目,其实就是指点他们。例如在哪里扎营比较安全,哪里有水源,哪里有危险,等等。摩西也应允何巴,将来神怎样祝福以色列人,以色列人也会善待何巴。从摩西的邀请里,我们看到摩西的谦卑,心胸宽广,知己之短,知人之长。从摩西身上,我们可以学到一些做领袖必须具备的条件。

以色列人在旷野行走时,日间太阳甚大,耶和华的云彩在他们上面,使他们不致被晒到中暑。在云彩之下有清凉,神是如此体贴以色列人,关照着他们的每一步。耶和华的约柜在前头行,带领以色列人,并为他们寻找可安歇的地方。约柜前行,表示神在其中,因此摩西祷告,让仇敌四散,使神毫无阻拦地前行;约柜停时,摩西就祷告,求神回到他们中间。但愿神也在我们的生命中做主,带领我们往前走;当我们回家时,神也与我们同在。以马内利,就是这样的意思,神来到人间,与人同行同住。信靠神的人何等有福!

注:根据《旧约圣经背景注释》,摩西的岳父在出埃及记二章名叫流珥,出埃及记三章则称叶忒罗,在本节则似乎名叫何巴(士4:11)。一旦明白用语模棱两可之处,这疑难就得到解释。用来形容女子男性近亲的字眼含义很广泛,同一个字可以解作女子的父亲、兄弟,甚至祖父。大部分解答都是基于这一点。流珥可能是祖父兼族长,叶忒罗才是西坡拉的父亲,亦即是摩西正式的岳父,何巴是叶忒罗的儿子,摩西的内兄。另一个可能是,叶忒罗和何巴都是内兄,流珥是他们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