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數記〉19:9 必有一個潔淨的人收起母牛的灰,存在營外潔淨的地方,為以色列會眾調做除污穢的水,這本是除罪的。

神叫摩西要在營外燒一隻紅母牛成灰,加活水,做成除污穢的水。一切不潔淨的人若要到聖殿去敬拜或服侍,都必須用除污穢的水灑在身上,才能成為潔淨。若沒有灑除污穢的水在他身上,他是不潔淨的,就不可以進會幕或聖殿敬拜神。當然,也不可以參與服事,這也包括了祭司和大祭司。因為我們都是不潔淨,沾染污穢的人。但是想找到一隻全身紅毛,沒有任何雜毛的母牛,談何容易?

有人說,要找到一頭紅母牛,就好像要在一堆乾草裡找一根針那麼困難。根據猶太人的資料,從摩西到希律建的第二聖殿被毀,兩千年來一共才燒了八頭紅母牛(有的說九頭)。第一頭紅母牛是摩西燒的,以斯拉燒了第二頭,大祭司公義的西緬和友加拿(Simon the Just and Yochanan) 曾經各燒了兩頭, Elioenai ben HaQayaph 和埃及人 Hanameel 曾經各燒了一頭。可見這牛燒了以後,收集起來的灰不少,可以用很久。猶太人相信摩西燒了第一頭紅母牛,彌賽亞來了以後會燒最後一頭紅母牛。很可惜,他們不知道彌賽亞耶穌已經把自己獻上,靠著祂完成的救恩,我們得以潔淨,再也不需要除污穢的水了。當然,也不必再去找紅母牛。

《米示拿》(Mishnah)是由猶太人口傳下來的律法,集合成書。在《米示拿》這本律法書裡記載了一些和紅母牛相關的資料。先是紅母牛的資格:必需沒有殘疾、未曾負軛、純紅的母牛。因此若知道某個地方有紅母牛出生,猶太人的拉比就會專程去檢查。一頭牛的身上不可以有兩根其他顏色的雜毛,例如,若是一頭紅母牛身上找到有兩根黑色的毛,那就不合格了。同時,牛身上的毛必須都是直的,表示未曾負軛。紅母牛若是超過三歲(有的說四歲)就不合格,太老了。人也不可以靠在紅母牛身上,若是有什麼東西曾放在牛背上,也是不合格。紅母牛必是自然生產,不可以剖腹產或有人工幫忙。

在曠野時期,神曉喻摩西要把牛牽到營外,再宰牛。在聖殿時期,根據猶太人的記載,則是在橄欖山上燒的。因為在預言裡說,當彌賽亞來臨時是在橄欖山,因此有很多人指定死後要埋在橄欖山,是為了等彌賽亞來時,可以早點復活。猶太人因而特地從聖殿到橄欖山鋪了一條通道,把紅母牛從聖殿帶到橄欖山去燒。祭司宰牛、燒牛後,要把香柏木、牛膝草、朱紅色線都丟在燒牛的火中。有意思的是負責燒牛的人要不潔淨到晚上,他要洗衣服,用水洗身,然後可以進營。

「必有一個潔淨的人收起母牛的灰,存在營外潔淨的地方,為以色列會眾調做除污穢的水,這本是除罪的。」所以燒母牛的人會變成不潔淨,因為母牛被燒死了,沾染死屍是不潔;但是收集母牛灰的人,原是潔淨,收完就變成不潔淨了,也是因為沾染死物的緣故。只有在母牛灰和活水調在一起之後,才變成除污穢的水,可以潔淨。

母牛灰要和活水一起調,才能成為除污穢的水。活水是指流動的水,不是死水。在曠野時指的是泉水,在耶路撒冷時用的是西羅亞池裡的水。雨水不能調為除污穢的水,因為雨水很可能在下來時會碰到不潔之物。

去拿活水必須是沒有碰過死屍或不潔之物的人,所以猶太人從祭司的妻子中選定了一些懷孕的婦女。耶路撒冷聖殿的院子是由大石頭造成的,在其地面下挖了一個很大的空間,以避免不小心蓋在有墳墓的地上。那些被選上的婦女就在那個潔淨的空間裡生養她們的孩子。這些孩子就不會沾染到任何的死屍或污穢,他們才有資格去取西羅亞池裡的水。他們從聖殿到西羅亞池時,必須坐在牛背上,牛背上放有一個潔淨的門板,孩子就坐在上面,到了西羅亞池才下去取水,取完水再坐回牛背上的門板上,回去聖殿。

一切不潔淨的人若要到聖殿去敬拜或服侍,都必須用除污穢的水灑在身上,才能成為潔淨。所以以色列人很努力在尋找紅母牛。因為若是沒有除污穢的水,即使第三聖殿建好,誰也進不了聖殿。所以他們很努力在尋找紅母牛。

以色列人復國後,曾經找到兩頭紅母牛,但是在嚴格的審查下都不合格,據說現在已經找到第三隻了。以色列的聖殿研究院(the Temple Institute)曾在2015年8月發起集資活動,來幫助培育以色列土地上二千年來首隻潔淨紅母牛。Chaim Richman拉比告訴郵報:「該運動進展相當順利,但也有它的挑戰。這是將一個很古老的概念再重新引進來,做法是用非常現代的方式,就是用最新的技術,以現代科技來做到最難以捉摸的誡命。」

為了使紅母牛潔淨,合乎《聖經》的使用要求,它必須從出生時就要在特定條件和受控的環境中飼養。為此,聖殿研究院已與以色列經驗豐富的養牛戶合作,會利用技術將紅安格斯牛冷凍胚胎植入在以色列本土的牛內。Chaim Richman拉比歡迎國際參與這個項目,並說:「考慮到以色列的先知對耶路撒冷聖殿的異象是萬國求平安的祈禱殿 – 這是一個機會讓猶太人和外邦人有分於這異象。」

2018年8月28日,一頭小紅母牛於在以色列的土地上誕生。牠將經歷大量的檢驗,以確定牠是否符合《聖經》中規定的「完美無缺」。聖殿研究所稱,這頭小紅母牛「為全世界恢復《聖經》中敘述的純潔帶來了希望」。

以色列人在禮儀上如此注重傳下來的律例,卻不知道主耶穌的寶血更甚於除污穢的水,因此汲汲攘攘,總不得安息。禮儀固然重要,但是其中的真意更值得我們去追尋,但願他們明白真正的潔淨來自倚靠耶穌完成的救恩和寶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