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数记〉19:9 必有一个洁净的人收起母牛的灰,存在营外洁净的地方,为以色列会众调做除污秽的水,这本是除罪的。

神叫摩西要在营外烧一只红母牛成灰,加活水,做成除污秽的水。一切不洁净的人若要到圣殿去敬拜或服侍,都必须用除污秽的水洒在身上,才能成为洁净。若没有洒除污秽的水在他身上,他是不洁净的,就不可以进会幕或圣殿敬拜神。当然,也不可以参与服事,这也包括了祭司和大祭司。因为我们都是不洁净,沾染污秽的人。但是想找到一只全身红毛,没有任何杂毛的母牛,谈何容易?

有人说,要找到一头红母牛,就好像要在一堆干草里找一根针那么困难。根据犹太人的资料,从摩西到希律建的第二圣殿被毁,两千年来一共才烧了八头红母牛(有的说九头)。第一头红母牛是摩西烧的,以斯拉烧了第二头,大祭司公义的西缅和友加拿(Simon the Just and Yochanan) 曾经各烧了两头, Elioenai ben HaQayaph 和埃及人 Hanameel 曾经各烧了一头。可见这牛烧了以后,收集起来的灰不少,可以用很久。犹太人相信摩西烧了第一头红母牛,弥赛亚来了以后会烧最后一头红母牛。很可惜,他们不知道弥赛亚耶稣已经把自己献上,靠着祂完成的救恩,我们得以洁净,再也不需要除污秽的水了。当然,也不必再去找红母牛。

《米示拿》(Mishnah)是由犹太人口传下来的律法,集合成书。在《米示拿》这本律法书里记载了一些和红母牛相关的资料。先是红母牛的资格:必需没有残疾、未曾负轭、纯红的母牛。因此若知道某个地方有红母牛出生,犹太人的拉比就会专程去检查。一头牛的身上不可以有两根其他颜色的杂毛,例如,若是一头红母牛身上找到有两根黑色的毛,那就不合格了。同时,牛身上的毛必须都是直的,表示未曾负轭。红母牛若是超过三岁(有的说四岁)就不合格,太老了。人也不可以靠在红母牛身上,若是有什么东西曾放在牛背上,也是不合格。红母牛必是自然生产,不可以剖腹产或有人工帮忙。

在旷野时期,神晓喻摩西要把牛牵到营外,再宰牛。在圣殿时期,根据犹太人的记载,则是在橄榄山上烧的。因为在预言里说,当弥赛亚来临时是在橄榄山,因此有很多人指定死后要埋在橄榄山,是为了等弥赛亚来时,可以早点复活。犹太人因而特地从圣殿到橄榄山铺了一条通道,把红母牛从圣殿带到橄榄山去烧。祭司宰牛、烧牛后,要把香柏木、牛膝草、朱红色线都丢在烧牛的火中。有意思的是负责烧牛的人要不洁净到晚上,他要洗衣服,用水洗身,然后可以进营。

「必有一个洁净的人收起母牛的灰,存在营外洁净的地方,为以色列会众调做除污秽的水,这本是除罪的。」所以烧母牛的人会变成不洁净,因为母牛被烧死了,沾染死尸是不洁;但是收集母牛灰的人,原是洁净,收完就变成不洁净了,也是因为沾染死物的缘故。只有在母牛灰和活水调在一起之后,才变成除污秽的水,可以洁净。

母牛灰要和活水一起调,才能成为除污秽的水。活水是指流动的水,不是死水。在旷野时指的是泉水,在耶路撒冷时用的是西罗亚池里的水。雨水不能调为除污秽的水,因为雨水很可能在下来时会碰到不洁之物。

去拿活水必须是没有碰过死尸或不洁之物的人,所以犹太人从祭司的妻子中选定了一些怀孕的妇女。耶路撒冷圣殿的院子是由大石头造成的,在其地面下挖了一个很大的空间,以避免不小心盖在有坟墓的地上。那些被选上的妇女就在那个洁净的空间里生养她们的孩子。这些孩子就不会沾染到任何的死尸或污秽,他们才有资格去取西罗亚池里的水。他们从圣殿到西罗亚池时,必须坐在牛背上,牛背上放有一个洁净的门板,孩子就坐在上面,到了西罗亚池才下去取水,取完水再坐回牛背上的门板上,回去圣殿。

一切不洁净的人若要到圣殿去敬拜或服侍,都必须用除污秽的水洒在身上,才能成为洁净。所以以色列人很努力在寻找红母牛。因为若是没有除污秽的水,即使第三圣殿建好,谁也进不了圣殿。所以他们很努力在寻找红母牛。

以色列人复国后,曾经找到两头红母牛,但是在严格的审查下都不合格,据说现在已经找到第三只了。以色列的圣殿研究院(the Temple Institute)曾在2015年8月发起集资活动,来帮助培育以色列土地上二千年来首只洁净红母牛。Chaim Richman拉比告诉邮报:「该运动进展相当顺利,但也有它的挑战。这是将一个很古老的概念再重新引进来,做法是用非常现代的方式,就是用最新的技术,以现代科技来做到最难以捉摸的诫命。」

为了使红母牛洁净,合乎《圣经》的使用要求,它必须从出生时就要在特定条件和受控的环境中饲养。为此,圣殿研究院已与以色列经验丰富的养牛户合作,会利用技术将红安格斯牛冷冻胚胎植入在以色列本土的牛内。Chaim Richman拉比欢迎国际参与这个项目,并说:「考虑到以色列的先知对耶路撒冷圣殿的异象是万国求平安的祈祷殿 – 这是一个机会让犹太人和外邦人有分于这异象。」

2018年8月28日,一头小红母牛于在以色列的土地上诞生。牠将经历大量的检验,以确定牠是否符合《圣经》中规定的「完美无缺」。圣殿研究所称,这头小红母牛「为全世界恢复《圣经》中叙述的纯洁带来了希望」。

以色列人在礼仪上如此注重传下来的律例,却不知道主耶稣的宝血更甚于除污秽的水,因此汲汲攘攘,总不得安息。礼仪固然重要,但是其中的真意更值得我们去追寻,但愿他们明白真正的洁净来自倚靠耶稣完成的救恩和宝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