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上 21:10  那日大衛起來,躲避掃羅,逃到迦特王亞吉那裡。

閱讀經文:〈撒母耳記〉上 21:1-15

這是大衛的人生裡比較多苦難的一段日子。雖然沒有做錯什麼,雖然全心全意地在為以色列人爭戰,雖然盡心盡意地服侍掃羅,卻換來懷疑、嫉恨和追殺,甚至有家歸不得。你說他冤不冤?世界上感到自己很委屈,很冤枉的人到處都是,但是能像大衛在感到委屈和冤枉時仰望神的人就不多了。掃羅坐在王位上,卻因為沒有神的同在,因而疑神疑鬼;大衛雖在逃亡途中,但因為有神的同在,在苦境中亦可領略到神的恩典。

挪伯是便雅憫地一座祭司居住的小鎮,在約櫃被非利士人搶走後,會幕就從示羅搬到挪伯,約櫃則繼續留在基列耶琳。亞希米勒是以利的孫子,有解經家認為他就是十四章第三節裡穿著以弗得的亞西亞祭司。在十四章裡,亞西亞(即亞希米勒)是跟著掃羅的祭司,換句話說,他是掃羅的“御用”祭司。所對政治也有點敏感度。當他看到大衛獨自前來時,就感覺得有點不對勁,因此戰戰兢兢地出來迎接大衛。

大衛是戰士長的身份,理當有人隨侍左右,怎麼他會獨自一人前來?大衛可能為了尋得亞比米勒的幫助,而向他撒謊。經常有人認為撒一下白謊無所謂,又不會害人。為了保護自己,編一下故事又何妨?但是我們若知道亞希米 勒和整個挪伯城都因為大衛的白謊而被掃羅屠城,可能對白謊會有更深的認識。大衛當時除了肚子餓吃了陳設餅,並且請亞希米勒幫他求問神(撒上22:10),又拿走非利士人歌利亞的刀,這些事對別人都是無害的,刀的所有權也是大衛的。大衛被追殺,當然希望有把刀自衛,更渴望得到神的引領。此事又讓人不能不感謝,我們現在因著主耶穌的寶血,可以坦然進到神的寶座前,隨時向祂禱告,祈求祂的帶領,何等有福。

假如大衛跟亞希米勒說實話,或許亞希米勒會正面拒絕,但私下幫助他,至少不讓多益知道,就不會引起掃羅的憤恨。因為亞希米勒很清楚,掃羅把以東人多益留在他那裡,豈不是為了監視他嗎?因此,倘若大衛說實話,那或許可以免了之後的屠殺。所以我們不要以為說白謊無所謂。大衛在欺騙亞希米勒時,也覺得無所謂,反正又不是害人,但就這樣害死了挪伯一城的人,你說白謊是不是謊?白謊會不會害人?

大衛得到亞希米勒的幫助後,繼續奔到迦特,迦特是非利士人的地方,大衛可能覺得離開以色列地比較安全,掃羅大概不會追到非利士地。現在有不少人要尋求庇護,也都是跑到他國的領事館或領土,只要離開自己的國家,就有可能不會被抓回去。但是在迦特大衛碰到了另一個問題。他的名聲太大了,以致亞吉的臣僕對大衛起了疑心。非利士人會不會想為歌利亞報仇呢?會不會藉機會殺了這個每次都打敗非利士人的以色列戰士長呢?

大衛本來希望迦特王亞吉可以成為他的護身符,沒想到這下有可能變成自行入甕。若亞吉來個甕中捉鱉,他還有活命的餘地嗎?急中生智,他假裝瘋癲了。歷史上有很多人都用這招逃生。但是我另外有個想法。假如大衛在最危難時會想到亞吉,他們之間可能關係不錯。但是假如亞吉的臣僕慫恿亞吉殺大衛,亞吉可能也很為難,而不得不殺他。既然如此,大衛裝瘋,亞吉也有了下台階,就藉機把大衛趕走,免得他的臣僕要他殺大衛。所以最後是亞吉對臣僕說:“你們看,這人是瘋子!為什麼帶他到我這裡來呢?我豈缺少瘋子,你們帶這人來在我面前瘋癲嗎?這人豈可進我的家呢?”意思就是,你們看這人哪裡是個英雄,不過是個瘋子罷了!一來封住臣僕的口,二來放大衛一條生路。

大衛離開迦特後,逃到距迦特十六公里(約十英里)遠的亞杜蘭洞。亞杜蘭附近一帶有許多石灰岩洞,以亞杜蘭洞最為著名,因為大衛躲掃羅時在此住過。掃羅做王登基很順利,但是大衛雖被膏,卻要走一條很崎嶇的路。當我們在看大衛如此艱苦地逃難時,你能揣測一二,神有何用意嗎?這段經歷對大衛而言,是好是壞呢?在我們的人生中有時也會碰到一些艱難,現在你回頭看時,那些經歷對你後來的人生是加分或減分?是幫助或阻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