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上 25: 30 我主現在若不親手報仇流無辜人的血,到了耶和華照所應許你的話賜福與你,立你作以色列的王,那時我主必不致心裡不安,覺得良心有虧。耶和華賜福與我主的時候,求你記念婢女。

閱讀經文:〈撒母耳記〉上 25:1-44

以色列中集先知、士師和大祭司一身的偉人撒母耳死了。再偉大的人都要面對肉體的死亡,每一個人都要面對肉體的死亡。死了才能蓋棺定論。對於撒母耳本人,他的工作實在可圈可點,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甚多。他的一生是以色列人從士師時代轉到王國時代的一座橋。他的順服在於,不得不去做神所不喜悅的事,卻不能做神所喜悅的事。神不喜悅以色列人立王,但是當神叫撒母耳去做時,撒母耳不能不順服。撒母耳的偉大在於他對神的順服和盡忠,他一點沒有私心。只可惜可能因為時間都用在照顧以色列人的事工上,以致和以利一樣,沒能把兒子們教好。但還是一個值我們敬愛和學習的偉人。

大衛在逃亡的過程裡要經歷許多事情,這章經文所寫的故事使我們明白,在掃羅沒有追殺他的日子裡,他們所做的一些事情。因為跟隨大衛的人口眾多,先是四百人,再來是六百人,人數一直在增加。因此大衛不能不想辦法去找口糧,使眾人能夠生存下去。這裡說到在瑪雲有個大財主拿八,他有三千綿羊,一千山羊。他雇了人在迦密看顧他的羊群。但是他不知道,在曠野裡有許多過游牧生活的阿拉伯人,又稱為貝都因人,他們住在可以隨時遷移的帳篷;他們主要的工作是養駝、養羊、狩獵、劫掠。

大衛和跟隨他的人經常要在曠野上跑來跑去,看看有沒有掃羅來的蹤跡,因此看到有人騷擾拿八的羊群,便上前保護,因此使拿八的羊群一無所失。按著拿八一個僕人的說法:“他們晝夜做我們的保障”,表示大衛和從人都很看顧他們,免於被人欺負。因此,大衛就趁剪羊毛的日子,也就是傳統喜慶和宴客的日子,請拿八給他和手下一點物質賞賜,因為他們在曠野生活實在很缺乏物質的供應。

沒想到拿八不但不問清楚來龍去脈,反而辱罵大衛是“悖逆主人奔逃的僕人”。當然,這有可能是掃羅散佈的謠言,要讓大衛無處可容身。這也是為何大衛和他的家人不得不在曠野過飄流日子的原因之一。大衛是個漢子,他可以為了神不殺掃羅,不為自己報仇,幾乎是自我放逐地到處流浪。但是他沒想到善意待人,卻反而被人辱罵?他豈是怕事的人?大衛決定帶四百人上去討個公道。

拿八的意思是愚昧、愚妄,跟《聖經》裡對他的形容很恰當。《聖經》的作者形容他:為人剛愎凶惡,愚頑,性情凶暴,無人敢與他說話。他剪了羊毛,大有收穫,回家設擺筵席,如同王的筵席,但是對於大衛的要求卻不但不理會,還辱罵大衛。但是他的僕人十分機警,趕快去告訴拿八的妻子亞比該。亞比該是個聰明俊美的婦人,一聽到此事,立刻準備好許多食物去向大衛陪罪。路上正好碰到帶著四百人氣沖沖要去他家的大衛。

亞比該的話十分得體而有智慧,第一,她為拿八道歉;第二,耶和華既然阻止大衛親手報仇,因此大衛最好不要親自去殺拿八,讓神替大衛報仇;第三,她相信神已經立大衛做以色列王。到那時為止,大衛平生的日子查不出有什麼過來,雖然掃羅追殺,神卻保守他的性命,如包裹寶器一樣。第四,因為大衛若帶人去殺拿八,必然會連累到其家人和僕人,也就是流無辜人的血。她的話說中了大衛的心,因為大衛正準備去把拿八家的男丁通通殺掉。亞比該的智慧不僅保守了一家大小的平安,也阻止了大衛犯下流無辜人之血的罪。

第二天亞比該將此事告知拿八,拿八聽到大衛曾經帶四百人要去殺他,嚇到魂不附體,身僵如石頭一般,第十天就死了。神親自為大衛報仇,免了大衛得罪神。大衛對亞比該的智慧深為讚賞,在拿八死後,娶她為妻。有阿拉伯人解釋為何他們有一夫多妻的制度,是因為社會上女人多過男人,且沒有生活能力,不像現在女性可以養活自己,尤其是寡婦,往往得不到夫家的財產和供應,生活很困難。亞比該一旦成為寡婦,也會有一些現實上的問題,所以大衛既然說要娶她,就沒有理由不接受了。

大衛的妻子亞希暖和掃羅的妻子亞希暖很可能是同一個人。在〈撒母耳記〉下12章8節,在大衛與拔示巴犯罪之後,神藉著先知拿單告訴大衛:“我將你主人的家業賜給你,將你主人的妻交在你懷裡。”美國希伯來文聖經學者喬恩·李文森認為,這意味著大衛從掃羅那裡得到了亞希暖,而掃羅也把大衛的妻子米甲給了迦琳人拉億的兒子帕提為妻。這種情形實在有點亂,我們對於實際上發生何事尚未查清楚,只能點到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