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上 26:24  我今日重看你的性命,願耶和華也重看我的性命,並且拯救我脫離一切患難。

閱讀經文:〈撒母耳記〉上 26:1-25

現在出現的人名越來越多了,我們要來看一下,掃羅的元帥是誰?押尼珥是誰?大衛的元帥又是誰?不要小看大衛只有六百多人,也是一個小小的軍隊。掃羅的父親是基士,押尼珥的父親是尼珥,基士和尼珥是兄弟,所以掃羅和押尼珥是堂兄弟。亞比篩、約押和亞撒黑是大衛的姐姐洗魯雅的兒子,算是大衛的外甥。所以不只是華人兄弟親,在以色列人那樣重視宗派的民族裡,親人的份量也很重。

〈歷代志上〉第十一章記載了一個故事,當非利士的防營在伯利恆時,防營即防守地方的軍隊;那時大衛躲在亞杜蘭洞的山寨裡,不能下去伯利恒。但是他非常想喝伯利恆城門旁井裡的水。他原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真的有三個勇士聽到他的話,就闖過非利士人的營盤,從伯利恆城門旁的井裡打水,拿來給大衛喝。大衛知道後卻不肯喝,因為他說那水就好像是三個勇士的血一樣,因為他們冒著生命的危險去為他取水。因此他把水澆奠在耶和華面前。這三個勇士的首領就是約押的弟弟亞比篩。亞比篩曾經一個人用槍殺了三百人,這槍不是現代的子彈槍,是古時的長矛槍。所以他被推選為卅個勇士的首領。

亞比篩一生對大衛都非常忠誠,他驍勇善戰,曾率兵擊殺了一萬八千個以東人,也帶頭擊潰了亞捫人,平定後來便雅憫人示巴的叛亂。在大衛最後一次出征時,大衛碰上非利士巨人以實比諾,他的銅槍重三百舍客勒(約三公斤),又佩著新刀,也是亞比篩上前幫忙,殺死以實比諾,救了大衛。也因為忠於大衛,所以凡是有人要對大衛不利,他都會挺身而出,不顧自己的性命。

神把他安排在大衛身邊,是大衛極大的助手,但是他性情比較衝動,因此大衛必須有做首領的智慧,才能使亞比篩不出軌。因此當西弗人又煽動掃羅出來尋找大衛,殺大衛時;大衛決定要去探掃羅的營地,問有沒有人要跟他一起去時,亞比篩立刻回答,他要跟大衛一起去。跟隨大衛的人都知道,那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因為掃羅帶著三千精兵出來,萬一被發現,很可能被剁成肉醬,只有非凡的勇氣,才敢跟著大衛一起去。

當亞比篩看到掃羅和他的兵都沉睡時,可以想見他有多麼地高興。“一刺就成,不用再刺”,對亞比篩而言,殺掉掃羅易如探曩取物。但是大衛卻不肯佔這個便宜。大衛制止亞比篩,他不僅尊重神的受膏者,他也要亞比篩同樣尊重神的受膏者,免得亞比篩擔罪。但是大衛也學聰明了,看到掃羅這樣契而不捨地要殺他,所以他拿了掃羅的槍和水瓶後,就跑得遠遠地,免得掃羅一醒來就追上他們。他們跑到一個離掃羅很遠的山頂上,才開始呼叫押尼珥,責備他沒有好好地保護掃羅。本來應該有人輪值守衛,押尼珥卻那樣放心地讓大家都呼呼大睡,實在是不忠於職責。

大衛在掃羅面前何等謙卑,自稱為虼蚤、鷓鴣,上次還自比為死狗,都是為了去除掃羅的戒心,讓他知道大衛的軍力與掃羅相比甚為懸殊,而且大衛根本沒有篡位之心。大衛沒有指責掃羅,只是暗示可能有人激動掃羅的心來趕逐他,希望他不要聽信讒言,以致於大衛不能在以色列,彷彿要逼大衛去侍奉外邦人的神。掃羅一聽,又認錯了。因為大衛有機會卻不殺他,表明了大衛的無辜,以及他的不義。大衛屢次放過他,他卻毫無來由地追殺大衛。在那麼多人面前,這是何等令人慚愧的事。大衛甚至在言語上都為他保留了面子。

大衛說:“耶和華必照各人的公義誠實報應他。我今日重看你的性命,願耶和華也重看我的性命,並且拯救我脫離一切患難。”大衛對神的信心是那樣地堅定,他深信神會查看每個人的所作所為,因此定意行神眼中看為正的事。在最艱難的時候,大衛依然體察神的心意,寧可受苦,也不肯放放棄他對神的愛。因為有愛,才會順服;因為有愛,才會禁止自己的手不行惡事。苦難可以顯露一個人的本性,在〈詩篇〉40篇第8節,大衛說:“我的神啊,我樂意照祢的旨意行,祢的律法在我心裡。”是當他在耐性等候耶和華,把他從禍坑裡,從淤泥中拉上來時,他說他樂意照神的旨意行,神的律法在他心中。但願大衛這樣的心志,也成為我們的心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