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下 3:1   掃羅家和大衛家爭戰許久,大衛家日見強盛,掃羅家日見衰弱。

閱讀經文:〈撒母耳記〉下 3:1-16

掃羅家和大衛家爭戰許久,大衛家日見強盛,掃羅家日見衰弱。

這是大衛否極泰來的時候,不僅有時間生兒育女,並且在和掃羅家的爭戰中,日漸強盛。押尼珥也感覺到大衛的軍勢增長,他的軍勢日見衰弱,因此起了歸降之心。但是促使他採取行動的,則是他和伊施波設的不合。說實在的,我不喜歡押尼珥這個人。正如大衛拿走掃羅的槍和水瓶時說的,他不是一個忠心的僕人,明知大衛就在附近,卻沒有好好保護掃羅,也沒有派人值更守夜。在戰場上,掃羅和兒子們都戰死了,他卻可以全身而退,然後挾幼主而專權。這樣的元帥只顧自己的利益,算不上是個忠心的僕人。

他挾持伊施波設以令“諸候”,立伊施波設作王,就可以確定其他的支派都聽他的。他也不尊重伊施波設,竟然和掃羅的妃嬪同房,當伊施波設質問他時,他反而大罵伊施波設。假如伊施波設是王,而他只是元帥,豈可如此霸道?不僅上了前王的床,還不許幼主質問,反而破口大罵,究竟誰是主?誰是僕?可見在押尼珥的心中,只是利用伊施波設來擴張他的權勢,他根本不把伊施波設放在眼裡。這就是物以類聚,掃羅不敬畏神,跟他在一起的人也不敬畏神,只求滿足私慾,擴張權勢。這種不敬畏神的僕人,哪裡會好好服侍主人?所以掃羅不敬畏神,不僅害了他自己,也連累他的兒孫。

兩國立約,原該由伊施波設出面,卻只見押尼珥上下其手。押尼珥派人去找大衛,大衛則派人直接去見伊施波設。可見大衛尊重伊施波設,並沒有像押尼珥那樣,不把伊施波設放在眼裡。可能有人會覺得,在這種時候,大衛應該一些有利於登上全以色列王位的要求;萬萬沒想到,大衛只想要回米甲,他的第一個妻子。大衛說那是他以一百非利士人的陽皮換來的,表示米甲是用一百條非利士人的命換來的,其實他後來是用兩百個陽皮給掃羅。大衛一人要殺死一百個非利士人或兩百個非利士人都不容易,都得以自己的性命去拚死,表示米甲是他以性命換來的妻子。

但與其說是因為聘禮,倒不如說是大衛心裡對米甲仍然有情。當年的大衛只是一個放羊的小伙子,剛升作軍官,就被王的女兒看上了。米甲當年對大衛有情有義,在掃羅要殺大衛時,米甲幫助大衛逃走,大衛心裡怎能沒有她?後來大衛逃亡,掃羅把米甲給了別人為妻,大衛心裡一定十分憤怒。想當年參孫的岳父母把他的妻子給了他的朋友,參孫不也氣得去捉了三百隻狐狸,將狐狸尾巴一對一對地捆上,將火把捆在兩條尾巴中間,點著火把,燒掉非利士人的禾稼和橄欖園。這種奪妻之恨,大概是有血氣的男人都不會輕易忘掉的。在談論兩邊立約的大事時,大衛卻只記得米甲,大衛的深情實在令人感動。只是可憐了米甲後來的丈夫帕鐵,平白失去妻子,真是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這帕鐵跟著米甲,邊走邊哭,直到巴戶琳。巴戶琳是一個小村莊,在耶路撒冷以東的橄欖山附近,位於耶路撒冷去耶利哥的大路上。

除了米甲,大衛已經添了幾個妻妾。耶斯列人亞希暖,和掃羅的一個妻子同名。在大衛犯姦淫之後,先知拿單說,神把他主人的妻放在大衛懷裡,指的可能就是亞希暖。亞希暖生了長子暗嫩,本該大有光榮,可惜他強姦了同父異母的妹妹她瑪,後來押沙龍為妹報仇,用計把他殺死了。亞比該是大衛在逃難時結識的,她生了次子基利押,《聖經》裡沒有記載他任何事情,可能早夭。

基述是加利利海東邊的一個小國,大衛可能為了政治原因而和婚。基述王的女兒瑪迦生了押沙龍,因為瑪迦是外邦人,不是以色列人,所以押沙龍千方百計想要用方法登上王位。哈及是誰,沒有記載,只知道她是亞多尼雅的母親。亞比她和以格拉也都只記載她們是五王子和六王子的母親。此時大衛有六個妻,加上米甲,正好七個。大衛在希伯崙真是太忙了,七年六個月裡就有了七個妻子,六個兒子。但是一夫多妻是否幸福呢?神在〈利未記〉十七章作王的條例中說:“王也不可為自己多立妃嬪,恐怕他的心偏邪,也不可為自己多積金銀。(利17:17)”讓我們來看這句話如何應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