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下 5:10 大衛日見強盛,因為耶和華萬軍之神與他同在。

閱讀經文:〈撒母耳記〉下 5

元帥押尼珥死了,以色列王伊施波設死了,兩個軍長也被大衛殺了。以色列眾支派的長老們終於來找大衛,他們舉出了三件事來證明他們的誠意。一, 他們和大衛是骨肉的關係,都是雅各的子孫。二, 在掃羅作王時,大衛當戰士長,所以是大衛率領以色列人出入。他們承認大衛的領袖地位。三, 撒母耳曾經膏大衛為王,那是神對大衛的應許。因此大衛在希伯崙和他們立約,他們就膏大衛做以色列的王,此時猶大支派和以色列其他的支派終於統一了。大衛沒有採取流血的手段,他耐心等待,直到神的時間來臨,神親自感動以色列人來和他立約,成就了和平統一。這是大衛第三次被膏為王。

大衛作王之後,為何要去打耶布斯呢?因為它座落在以色列中央山脈最高處的平台上,海拔在750公尺左右;東邊有汲淪溪,西邊和南邊是欣嫩溪;東南有俄斐勒山,東有摩利亞山,東北有貝西大山,西北有亞克拉山,西南有錫安山,其東還有橄欖山,真正是群山環繞,外敵難以進入,是個易守難攻,交通卻四通八達的地方,拿來做首都不正好嗎?大衛是個有眼光有異象的政治家,當他挑選上這個地方做以色列國的首都時,他心裡已經有了策略,要打造出一個讓外敵都不敢侵犯的以色列國。

但是正如上面所述,耶布斯是一個很難攻取的地方。當大衛計劃要進攻耶布斯時,裡面的人嘲笑大衛,要先趕出裡面的瞎子和瘸子,意思是說:就憑這些瞎眼的和破腳的,就可以抵擋你們了。在〈歷代志〉上11章5節,耶布斯人對大衛說:“你決不能進這地方。”在〈歷代志〉上11章6節,大衛徵求勇士:“誰先攻打耶布斯人,必作首領元帥”。在〈撒母耳記〉下五章,大衛露了一點打仗的秘密:“當上水溝攻打我心裡所恨惡的瘸子、瞎子”。上水溝是何意呢?

在耶布斯城的東邊有兩個水泉,其中一個基訓泉是耶布斯城的主要水源,它的源頭在汲淪溪谷的一個天然洞穴中。基訓泉的泉水經常噴出,多雨的冬季過後,一天會噴水四至五次,旱季比較少。大衛講的水溝表示他發現有一條水道。在1867年時,有位考古學家查爾斯·沃倫發現一條水道,從基訓泉發源的洞穴開始,經過一段約20米(66英尺)的距離,在一個池子或水庫終止。池子上方有一個在岩石裏開鑿出來的豎井,向上伸展11米(36英尺)。豎井的頂部有一塊地,人們可以站在這裏用繩子放下容器,從下面的水池打水。另一條傾斜的隧道從這個豎井向後延伸將近39米(128英尺),向上通到城內,所以耶布斯人在敵人攻城時,不必出城也可以在城內取水。

雖然《聖經》沒有提到大衛所指的“水溝”在哪裡,但一般相信約押就是藉著這條水道進入城內,而取得勝利。〈歷代志〉上11章6節也告訴我們:“洗魯雅的兒子約押先上去,就作了元帥”。大衛稱這個地方為大衛的保障,也就是後來的耶路撒冷。“大衛日見強盛,因為耶和華萬軍之神與他同在”。神與大衛同在,這句話重覆了好幾次,提醒我們,人的成功是來自神的恩典,並非僥倖,也不是什麼好運。並且神使推羅王希蘭將香柏木運到大衛那裡,又差遣使者和木匠、石匠給大衛建造宮殿。這些都是大衛沒有想過的恩典。因此大衛知道,一切都是神的恩典,也要堅立他做以色列的王。我們也可以從環境的順利,看見神的帶領。

大衛離開希伯崙到了耶路撒冷之後,又立后妃,又生11個兒子,共有18個兒子。大衛在這方面沒有按照〈申命記〉的教導:“王不可為自己多立妃嬪,恐怕他的心偏邪,也不可為自己多積金銀”(申17:17)。因此這也成了大衛的致命傷。神的話何等中肯,“恐怕他的心偏邪”,娶了那麼多妻子,有沒有讓大衛的心得到滿足呢?沒有,反而使他的心偏邪,而且偏得很厲害。我們有什麼地方沒有按著《聖經》的教導去做,那也就是我們的致命所在了。

利乏音谷是個肥沃的山谷,在於耶路撒冷與伯利恒的交錯處,始於耶路撒冷西南約 5 公里,並向西南延伸,伯利恆之西北方約 4 公里處。非利士人打敗掃羅後,他們毫不畏懼地向大衛挑戰。竟然跑到利乏音谷,耶路撒冷外不遠之處。對於非利士人一次又一次的挑釁,大衛都帶到神的面前,求祂帶領。這時大衛已經做了以色列王,但他以神為中心的作法依然如是。掃羅一作王,就把自己當成世界的中心;但大衛不是,在他的心中,神依舊是他的主宰,他所敬畏的。神幫助大衛,非利士人被大衛打得落花流水,不但如水被沖去,連神像也丟了;從迦巴直到基色,表示大衛成功地把非利士人從他們歷來盤踞的山區趕出,驅使他們返回濱海平原的老家。〈歷代志〉上十四章17節說:“於是大衛的名傳揚到列國,耶和華使列國都懼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