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下 8:15    大衛做以色列眾人的王,又向眾民秉公行義。

閱讀經文:〈撒母耳記〉下 8:1-18

在大衛打敗歌利亞之後,掃羅就立他作為千夫長及戰士長。那時年輕的大衛帶著那些年記比他大的軍兵們出入,因為耶和華與他同在,他也辦事精明,所以猶大和以色列眾人都愛大衛(撒上13:13-16)。大衛在躲避掃羅時,也要經歷一些大小戰役,神與大衛同在,但也不斷地在磨煉大衛,使他能擔起一國之君的大任。現在大衛終於作王了,神給他的軍事才華終於發揮得淋灕盡至。

非利士人從以色列人的士師時期就不斷騷擾以色列人,因為他們懂得冶鐵,所以在兵器上有極大的優勢。但是當大衛興起後,非利士人在歷史上就一蹶不起了。因此有人認為,迦特王亞吉把洗革拉給了大衛,正好給了大衛一個學習冶鐵的機會,從此以色列人有了兵器,非利士人就不能再猖狂了。大衛奪了非利士人京城的權柄,又打敗摩押人。

可能我們還記得,在大衛逃亡時,曾經把父母寄放在摩押王那裡,怎麼作了王之後,就把他們打得落花流水,還用繩量一量,量二繩的殺了,量一繩的存留?一繩表示年記小的,身材只有一繩那麼高。大衛沒有殺量一繩的,也就是沒有趕盡殺絕,給摩押人留下餘種。大衛和摩押人開戰的原因,我們不知道。但是我們看到大衛對摩押人的感情,只是殺掉成人,還是留下了年輕的,給他們有重新振興的機會,但不會威脅到以色列。

瑣巴王是在迦南地的北方。〈歷代志上〉第十八章記載:“瑣巴王哈大利謝往幼發拉底河去,,要堅定自己的國權。大衛就攻打他,直到哈馬。”所以在〈撒母耳記〉上八章所記的大河就是幼發拉底河。大衛的戰利品,兩本書記得不一樣,撒上記著:“大衛就攻打他,擒拿了他的馬兵一千七百,步兵二萬,將拉戰車的馬砍斷蹄筋,但留下一百輛車的馬。”代上記著:“奪了他的戰車一千,馬兵七千,步兵二萬,將拉戰車的馬砍斷蹄筋,但留下一百輛車的馬。”有解經家認為,在撒上有抄寫的失誤,沒有把戰車寫上去,兩者加起來應該是“奪了他的戰車一千,馬兵七百,步兵二萬”。

大馬士革的亞蘭人來幫助瑣巴王,大衛也殺了兩萬兩千的亞蘭人,並且在大馬色的亞蘭地設立防營。有點像美國在越戰後在越南設立基地。從這些北方大國和其他被爭服的國家裡,大衛得到的不只是馬和戰車,還有金盾牌、金銀和許多的銅。大衛記得這些金銀銅都是為了建殿之用,都分別為聖獻給耶和華。“大衛無論往哪裡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但是大衛得“去”,才能得到神的祝福;倘若大衛不“去”,就是神想讓他得勝也沒辦法!

但是大衛的爭戰也不是像經文輕描淡寫的一直勝利下去。在〈詩篇〉六十篇裡,大衛描述了與亞蘭和瑣巴的爭戰,約押在鹽谷攻擊以東時,他們所遭遇到的困難:

神啊,祢丟棄了我們,使我們破敗,祢向我們發怒,求祢使我們復興。
祢使地震動,而且崩裂,求祢將裂口醫好,因為地搖動。
祢叫祢的民遇見艱難,祢叫我們喝那使人東倒西歪的酒。
祢把旌旗賜給敬畏你的人,可以為真理揚起來。(細拉)

求祢應允我們,用右手拯救我們,好叫祢所親愛的人得救。

誰能領我進堅固城?誰能引我到以東地?
10 神啊,祢不是丟棄了我們嗎?神啊,祢不和我們的軍兵同去嗎?
11 求祢幫助我們攻擊敵人,因為人的幫助是枉然的。
12 我們倚靠神才得施展大能,因為踐踏我們敵人的就是祂。

在大衛的困境中,大衛仰望神,並且領俉到:“求祢幫助我們攻擊敵人,因為人的幫助是枉然的”。所以我們不要以為大衛一出場,敵人就都倒下去了,大衛需要爭戰,大衛也要面臨破敗的驚慌;但是在一切的困難中,大衛繼續仰望神,所以才有最後的勝利。他知道若沒有神的幫助,以色列人是無法打勝的。你看對方有那麼多的戰車和馬,以色列人那時豈有戰車,豈會騎馬爭戰?以東踞立在岩石峭壁之上,又豈是容易攻下的嗎?他們要倚靠神才得施展大能。這些是大衛對外的戰功。

大衛對內又如何呢?作者說他:“向眾民秉公行義”。這句話很重要啊,上樑不正下樑歪,大衛若不正直,他的官吏又怎麼會正直?因此當大衛秉公行義時,他的官吏們也就效法大衛,也秉公行義了,如此才有可能對眾民秉公行義。不然,光靠他一人,又能起什麼作用?但是他自己先行得正是最重要的。大衛也立了百官,立了他的眾子做領袖。神的應許一一在以色列人身上應驗。以色列人開始享受安定的生活,沒有外敵侵犯的生活。因為大衛敬畏神,神的應許和祝福便臨到以色列全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