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下 15:6 以色列人中,凡去見王求判斷的,押沙龍都是如此待他們。這樣,押沙龍暗中得了以色列人的心。

閱讀經文:〈撒母耳記〉下 15:1-12

在你的一生中,有沒有最想做的事?你所做的一切努力,會不會都朝著那個方向而準備?在一些宮庭故事裡,經常圍繞的主題就是對王位的明爭暗奪,在以色列也不例外。大衛做王,生了許多兒子;在清朝的宮庭裡,例如康熙、雍正、乾隆也都有不少兒子。於是乎,王位之爭就成了不可避免的一件事,各個王子都害怕自己一旦做不成王就命運堪虞,還有他們背後的母親也害怕被打入冷宮,因此比較有野心的王子就會處心積慮地為自己謀事。幾乎沒看過像掃羅的兒子約拿單那樣體察神心意的王子,竟然願意把王位拱手讓給大衛,並且願意作大衛的輔佐之臣(撒上23:17)。但是,像押沙龍這樣想謀取王位的王子,不勝枚舉。

而押沙龍的作法,也顯明了世人為自己籌謀的心機和不擇手段。到目前為止,你能看出來押沙龍的心狠手辣嗎?大衛躲避掃羅時,是有所不為,凡是會得罪神的事,他一概不做;押沙龍為了爭奪王位,則是無所不為。他利用剪羊毛的歡慶,殺了暗嫩;為了逼約押幫他,就燒約押的田地;又利用還願的藉口,要到希伯崙稱王。在他的心意顯明之前,又用盡手段攏絡以色列的百姓,把大衛變成一個不理人間疾苦的君王。他的計謀是那樣地深沉,以至於有兩百多跟隨他的人竟然都被蒙在鼓裡。

他先為自己造勢,坐在馬車上,派五十人在他前面奔走,好讓人看見他的威儀,就仰慕他,喜歡他。他是以色列第一美男子,天天坐在華麗的馬車上跑來跑去,讓人看了印象加深,對他產生好感。上次我回台時,正好碰到台灣有選舉,那些競選的人各自雇了車子,貼上他們的大頭照,又站在敞開的車上,用擴音器拜票。所以,押沙龍真的很聰明,在古時候還沒有開廣告這行業,他已經會打廣告,自我宣傳了。

然後他又在早晨時,站在城門的道旁,凡是有爭訟要去求王判斷的,押沙龍就假意去關心他們。然後,說大衛的壞話:“你的事有情有理,無奈王沒有委人聽你申訴。”再為自己貼金:“恨不得我做國中的士師!凡有爭訟求審判的到我這裡來,我必秉公判斷。”意思說,大衛王實在顢頇無能,又不公義;換了他押沙龍做王就會不一樣了。這樣的風拚命吹,吹到老百姓的頭都暈了。若有人近前要拜他,因為他是帥哥王子啊!他就與他們親嘴,表示他的親和力很強,很愛老百姓。被帥哥親過的老百姓,頭更暈了,把心都給了他,巴不得他做以色列王。

不要小看外表的威力,據說選總統時,你看競選人的外表,就大概知道誰會贏了。外表若不重要,整型美容又怎麼會那麼流行?人的眼睛和感覺經常勝過理智的判斷。所以教會裡若有俊美型的傳道人,他們講話時,我們不要一直欣賞他們,要用耳朵去聽他說什麼,用頭腦去分析,才能判斷是非。現在有一些異端,用的就是俊男美女計,一對一(男對女/女對男)的查經,根本就是要模糊人的感覺,而不是真的要探討真理。務必小心,不要讓自己跌入陷阱中。

帥哥王子押沙龍心狠手辣,不達到目的絕不甘休。他的每一個招數都命中對方的要害,讓對方毫無還手的機會;而他的表面工作又做得那般完善盡美,使人無法從他天使般的面孔中,發現他那惡魔似的心計。隨從他的人民日漸增多,換句話說,被他騙到的人越來越多。連大衛的智多星亞希多弗都被押沙龍請去做謀士了。並且,他還打發探子走遍以色列各支派,一聽到角聲就說,押沙龍在希伯崙作王了。他的計謀實在很週全。要讓大衛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只好自動退位。

亞希多弗是拔示巴的祖父,一直做大衛的謀士,是個非常有智慧的人,當時的人問他好像人問神一樣。有解經家認為,亞希多弗對於大衛和拔示巴的事很不高興,因此要藉這個機會報復大衛。大衛對於亞希多弗的背叛深感悲痛:“不料是你,你原與我平等,是我的同伴,是我知己的朋友! 我們素常彼此談論,以為甘甜,我們與群眾在神的殿中同行。(詩55:13-14)”又說:“連我知己的朋友,我所倚靠吃過我飯的,也用腳踢我。(詩41:9)”這個帥哥王子押沙龍還會有哪些招數呢?越來越精采了,明天再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