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下19:2 眾民聽說王為他兒子憂愁,他們得勝的歡樂卻變成悲哀。

閱讀經文:〈撒母耳記〉下 18:19-19:8

有兒女的人大概都能體會大衛的悲哀,曾經在人手下的,也能體會約押進言的中肯。神垂聽了大衛的禱告,讓他得以平安回到耶路撒冷。雖然“刀劍永不離大衛家”是個咒詛,但是在咒詛中仍然有神的恩典。這件事讓我們明白在神的公義和慈愛中,犯罪必有後果,但是只要肯悔改,回頭仰望神,神的恩典依然會如恩雨般賜下。所以只要回到神面前,我們永遠有希望。

大祭司的兒子亞希瑪斯原是為大衛在耶路撒冷佈置的“間諜”,傳信的人之一,可能因為如此,所以沒有參加和押沙龍的戰役。也可能因為他善跑,所以可以當傳信的人。他一知道勝利了,就迫不及待地想把這消息報告給大衛。但是約押提醒了他一句,因為押沙龍死了,所以報此信息不一定會讓大衛高興,可能適得其反。亞希瑪斯的父親是大祭司,後來他的兒子亞撒利雅也做大祭司。因此以他的身份而言,他在大衛的宮庭中也是個人人知道的角色,連他的跑法都為眾人所熟悉,一看到他的身影就知道是他了。

約押一提醒,他就立刻明白約押的意思,因此當大衛問到押沙龍是否平安時,他顧左右而言他:「約押打發王的僕人,那時僕人聽見眾民大聲喧嘩,卻不知道是什麼事。」以至大衛斥責他,叫他退去,站在旁邊。古示人是約押的手下,他的回答也很含蓄,但是大衛一聽就明白了。大衛心裡傷慟,就不顧一切地哭喊。眾民本來以為內戰結束,可以回家,都很高興;但是看到大衛那樣傷心,他們也高興不起來了。好像做錯事的人一樣。

幸好有約押勇於進諫,約押說得非常中肯:大衛的僕人救了大衛和他兒女妻妾的性命,大衛卻為死了一個背叛的兒子悲不已。難道寧可大家都被殺死,而押沙龍存活做王嗎?假如押沙龍不死,假如大衛的僕人失敗,大衛一家的命運將任人宰割。押沙龍的出手每次都是心狠手辣,他會讓大衛和其他兄弟活著嗎?還記得基甸的兒子亞比米勒嗎?當亞比米勒想做以色列人的統治者時,就把七十個兄弟全部殺死了。押沙龍若讓大衛活著,大衛必然被軟禁到死。難道大衛會為這樣的下場而高興嗎?

因此大衛若繼續哀哭,為他作戰的人都會心涼,而一個個離他而去。那時大衛的處境就更不堪設想了。這段故事讓我很有感觸,作為一個領導者一定要懂得感謝和他一起工作的人,並且顧慮到他們的感受。不管何時,每件事都是許多人一起努力的成果,也就是team work。這世界上每一個成功者的背後,都有一批人的血汗。因此即使大衛再傷心,也得克制自己的感情。若只為背叛者哀哭,使支持者痛心,那麼誰還敢支持他呢?人的感情就是這樣複雜。假如你是大衛,你會希望押沙龍活著,繼續跟你作對嗎?

我相信,每一個作父親的人都會希望自己的兒子活著,不管是否像押沙龍那樣可惡,或是比押沙龍更壞,都希望再給他一個機會。因為人死了就沒有機會了。但是約押不是押沙龍的父親,他看到的是一個禍根,不除去不行的禍根。如此,我們就可以明白神對我們的愛和人對我們的愛是何等不同。當我們做得好時,人愛我們是理所當然的;但是當我們走錯路或做錯事時,除了生身的父母,很難找到願意再接納我們的人。生身的父母也有不得不放棄的時候,但是賜人生命的神,卻永遠不會放棄我們。因此,被掛在十字架上的強盜,還能有機會和耶穌一起到樂園。

大衛一旦明白過來就坐到城門口,等候百姓來見他。古時候的城門口有個地方,是專門讓王在那裡審判百姓,為百姓處理糾紛的地方。眾民一聽說大衛坐在城門口了,就都到王面前,於是大衛就挽回了眾民的心。因此約押雖然有時做事越權,但是他對大衛的忠心卻是無庸置疑的。讀舊約故事時,每個人的性格都翊翊如生,都有優點也有缺點。大衛有時會覺得他控制不了約押,其實這世界上誰能真的控制誰呢?我們經常連自己都無法控制自己,何況是控制別人?神給人自由意志,連神都不控制我們,不把我們當機器人般地操縱。神尊重祂給人的自由意志,給人有選擇的權力 。你要選擇做大衛?做約押?做亞希瑪斯?或做一個簡簡單單的亞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