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數記〉20章28節     摩西把亞倫的聖衣脫下來,給他的兒子以利亞撒穿上,亞倫就死在山頂那裡。於是摩西和以利亞撒下了山。

今天是2021年的第一天,卻正好讀到以色列的三位領袖去了兩位,一位被判不得入迦南,真不是好預兆;但是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亞倫有了傳人,他的兒子以利亞撒接續他做大祭司,讓我們看到生命就是如此延續下來的,這就是傳承,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傳道書〉七章2節說,「往遭喪的家去,強如往宴樂的家去;因為死是眾人的結局,活人也必將這事放在心上。」假如我們能把這些事放在心上,我們才會求主給我們智慧,來數算前面的日子,因而得福,不是嗎?

〈民數記〉20章的一開始是米利暗的過世,最後則是亞倫過世。中間是以色列人在加低斯因為沒有水喝就攻擊摩西和亞倫,以致摩西生氣。神要他吩咐磐石出水,他卻用杖打磐石。這下子神也生氣了,說他們沒有在會眾面前尊重神,因此兩人都不得進迦南。那水就稱為米利巴水。

另外一件事,是以東人不肯借路給以色列人,因此他們要繞遠路去迦南地。以東人是以掃的後裔,以色列人是雅各的後裔;原是兄弟,原是親人,卻越走越遠,仇恨越積越多。

這一章裡所發生的事,讓我們回想到在2020年所經歷的一切,什麼都不順。因為疫情的難以控制,有許多人過世,許多人失業,生活發生困難,教會關閉,巿面蕭條;大家都在努力,勇敢地面對挑戰;卻也有很多人發生情緒障礙,有了憂鬱症。雖然理智上知道,今年還是充滿挑戰的一年,但是我們都期望,今年會更好;都相信隨著時間的流逝,疫情會逐漸被控制住,疫苗也會幫助我們回到正常的生活。

但是大家也明白,此後的正常生活和以前的正常生活會不一樣了。在疫情裡大家己經在無形中建立了另一種生活習慣和思想,要再改變,又是一番思想的突破。

在曠野裡的以色列人面臨了一個無法突破的瓶頸,因為神命定的38年壓在他們身上,他們必須在曠野流蕩,直到生命的結束。前兩年是蒙福的,因為有盼望,迦南就在不遠。後面的38年則是不信的代價。假如你在曠野飄流38年,你也高興不起來,甚至會壓抑到想發狂。在這卅幾年的飄流裡,他們眼睜睜地看著一同出埃及的親友,一個個倒下,死去。甚至連米利暗,亞倫也走了。

〈民數記〉 33章38 節記載亞倫死於出埃及後40年,所以此時以色列人己經即將走完曠野的行程。

所以信和不信都要付出代價,他們曾經向神抱怨,他們的妻子和孩子必被擄掠(民14:3)。但神回答:「從二十歲以外,向我發怨言的,必不得進我起誓應許叫你們住的那地;但你們的婦人孩子,就是你們所說、要被擄掠的,我必把他們領進去,他們就得知你們所厭棄的那地。」

二十歲以上的男人,除了迦勒和約書亞,一個都不能進迦南;反而他們以為軟弱的婦人和孩子,神必領他們進去。因為進迦南的,本來就不是靠那些男人的能力,而是靠神的能力。所以他們既然不相信神,神就要他們付出不相信的代價。米利暗,亞倫和摩西,也被連累了。

所羅門王說:「各樣事務成就都有時候和定理,因為人的苦難重壓在他身上。他不知道將來的事,因為將來如何,誰能告訴他呢?(傳8:6-7)」以色列人為了沒水而攻擊摩西和亞倫,事實上是因為極度的灰心失望而引起的情緒發洩;而摩西的情緒也因而失控。那時的情況,以色列人都陷在極度的恐懼和後悔裡,因為沒有認罪悔改的機會了。迎接他們的是在曠野的餘生和死亡。

去年,我們都經歷了人的苦難和重擔,沒有人知道將來如何,甚至現在有疫苗了,我們還是不知道將來如何。接種了疫苗,還是不能保證有平安,因為病毒又變異了。但是我們還有認罪悔改的機會,我們不必死在曠野裡,我們還可以有永生的盼望,還可以活在主所賜,永不改變的平安裡。

所羅門王說:「無人有權力掌管生命,將生命留住;也無人有權力掌管死期;這場爭戰,無人能免;然而我準知道,敬畏神的,就是在祂面前敬畏的人,終久必得福樂。(傳8:10/12) 」

「敬畏神的人,終久必得福樂。」這是他給後人的勉勵。所羅門王發現:「原來人在日光之下,莫強如吃喝快樂;因為他在日光之下,神賜他一生的年日,要從勞碌中,時常享受所得的。」我們或許對2021不大樂觀,但是我們仍有盼望。因為我們有耶穌的救恩。

我們彷彿仍在曠野中,卻己經走到曠野的邊界,讓過去的都過去了,神要繼續帶領我們前行。讓亞倫所傳下來的,繼續一代代傳下去,讓人知道神的救恩,神的永能和慈愛。因為「敬畏神的人,終久必得福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