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数记〉20章28节     摩西把亚伦的圣衣脱下来,给他的儿子以利亚撒穿上,亚伦就死在山顶那里。于是摩西和以利亚撒下了山。

今天是2021年的第一天,却正好读到以色列的三位领袖去了两位,一位被判不得入迦南,真不是好预兆;但是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亚伦有了传人,他的儿子以利亚撒接续他做大祭司,让我们看到生命就是如此延续下来的,这就是传承,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传道书〉七章2节说,「往遭丧的家去,强如往宴乐的家去;因为死是众人的结局,活人也必将这事放在心上。」假如我们能把这些事放在心上,我们才会求主给我们智慧,来数算前面的日子,因而得福,不是吗?

〈民数记〉20章的一开始是米利暗的过世,最后则是亚伦过世。中间是以色列人在加低斯因为没有水喝就攻击摩西和亚伦,以致摩西生气。神要他吩咐磐石出水,他却用杖打磐石。这下子神也生气了,说他们没有在会众面前尊重神,因此两人都不得进迦南。那水就称为米利巴水。

另外一件事,是以东人不肯借路给以色列人,因此他们要绕远路去迦南地。以东人是以扫的后裔,以色列人是雅各的后裔;原是兄弟,原是亲人,却越走越远,仇恨越积越多。

这一章里所发生的事,让我们回想到在2020年所经历的一切,什么都不顺。因为疫情的难以控制,有许多人过世,许多人失业,生活发生困难,教会关闭,巿面萧条;大家都在努力,勇敢地面对挑战;却也有很多人发生情绪障碍,有了忧郁症。虽然理智上知道,今年还是充满挑战的一年,但是我们都期望,今年会更好;都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疫情会逐渐被控制住,疫苗也会帮助我们回到正常的生活。

但是大家也明白,此后的正常生活和以前的正常生活会不一样了。在疫情里大家己经在无形中建立了另一种生活习惯和思想,要再改变,又是一番思想的突破。

在旷野里的以色列人面临了一个无法突破的瓶颈,因为神命定的38年压在他们身上,他们必须在旷野流荡,直到生命的结束。前两年是蒙福的,因为有盼望,迦南就在不远。后面的38年则是不信的代价。假如你在旷野飘流38年,你也高兴不起来,甚至会压抑到想发狂。在这卅几年的飘流里,他们眼睁睁地看着一同出埃及的亲友,一个个倒下,死去。甚至连米利暗,亚伦也走了。

〈民数记〉 33章38 节记载亚伦死于出埃及后40年,所以此时以色列人己经即将走完旷野的行程。

所以信和不信都要付出代价,他们曾经向神抱怨,他们的妻子和孩子必被掳掠(民14:3)。但神回答:「从二十岁以外,向我发怨言的,必不得进我起誓应许叫你们住的那地;但你们的妇人孩子,就是你们所说、要被掳掠的,我必把他们领进去,他们就得知你们所厌弃的那地。」

二十岁以上的男人,除了迦勒和约书亚,一个都不能进迦南;反而他们以为软弱的妇人和孩子,神必领他们进去。因为进迦南的,本来就不是靠那些男人的能力,而是靠神的能力。所以他们既然不相信神,神就要他们付出不相信的代价。米利暗,亚伦和摩西,也被连累了。

所罗门王说:「各样事务成就都有时候和定理,因为人的苦难重压在他身上。他不知道将来的事,因为将来如何,谁能告诉他呢?(传8:6-7)」以色列人为了没水而攻击摩西和亚伦,事实上是因为极度的灰心失望而引起的情绪发泄;而摩西的情绪也因而失控。那时的情况,以色列人都陷在极度的恐惧和后悔里,因为没有认罪悔改的机会了。迎接他们的是在旷野的余生和死亡。

去年,我们都经历了人的苦难和重担,没有人知道将来如何,甚至现在有疫苗了,我们还是不知道将来如何。接种了疫苗,还是不能保证有平安,因为病毒又变异了。但是我们还有认罪悔改的机会,我们不必死在旷野里,我们还可以有永生的盼望,还可以活在主所赐,永不改变的平安里。

所罗门王说:「无人有权力掌管生命,将生命留住;也无人有权力掌管死期;这场争战,无人能免;然而我准知道,敬畏神的,就是在祂面前敬畏的人,终久必得福乐。(传8:10/12) 」

「敬畏神的人,终久必得福乐。」这是他给后人的勉励。所罗门王发现:「原来人在日光之下,莫强如吃喝快乐;因为他在日光之下,神赐他一生的年日,要从劳碌中,时常享受所得的。」我们或许对2021不大乐观,但是我们仍有盼望。因为我们有耶稣的救恩。

我们仿佛仍在旷野中,却己经走到旷野的边界,让过去的都过去了,神要继续带领我们前行。让亚伦所传下来的,继续一代代传下去,让人知道神的救恩,神的永能和慈爱。因为「敬畏神的人,终久必得福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