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數記〉23章20節    我奉命祝福;神也曾賜福,此事我不能翻轉。

第一次,巴勒帶巴蘭來到一個名為巴力的高處,從那裡往下,可以望到以色列民的營地。巴蘭對神有一些了解,因為他要求摩押王巴勒為他準備七座壇,七隻公牛、七隻公羊。在《聖經》裡,有許多地方都顯示「七」代表神的數目。一週有七天,神在第七天安息,又立第七日為安息日,聖所的金燈台有七座;人若犯罪,祭司應當七次為他蘸血,七次灑血在聖所的幔前;贖罪日的血要七次灑在施恩座前,〈啟示錄〉裡的七間教會,等等。說不完的「七」例子。巴蘭對巴勒明說,他得準備去迎見耶和華神,看看神要他說什麼。

神迎見巴蘭,將話傳給巴蘭。

等巴蘭一開口,巴勒不禁愣住了,他究竟是巴蘭來做何事呢?他付了一大筆錢給這傢伙,聽聽他說些什麼?:「巴勒引我出亞蘭,摩押王引我出東山,說:來啊,為我咒詛雅各;來啊,怒罵以色列。神沒有咒詛的,我焉能咒詛?耶和華沒有怒罵的,我焉能怒罵?我從高峰看他,從小山望他;這是獨居的民,不列在萬民中。誰能數點雅各的塵土?誰能計算以色列的四分之一?我願如義人之死而死;我願如義人之終而終。 (23:7-10) 」

這段話裡指出巴勒的惡念,但耶和華神高於一切,因此巴蘭必須順服神。這高峰指的就是巴蘭和巴勒所站之處,不管是從高峰看或從小山上看,以色列民都是與世人不同的民族。沒有人能夠數點雅各的後裔,連四分之一也算不過來,表明神給他們的祝福無限大。這裡的義人指的是屬神的人,有的人說是指雅各,因為以色列人是雅各的十二個兒子所組成的。神給雅各取名為以色列,所以他的後裔就叫做以色列人。雅各之死有何特別?

雅各的死有三個特點:其一,在〈希伯來書〉廿一章提到雅各的死,「雅各因著信,臨死的時候給約瑟的兩個兒子各自祝福,扶著杖頭敬拜神。」雅各的死不是結束,而是一個希望的開始,是神的祝福,生命的延續,以色列的壯大。因此他雖然要死了,卻能看到神要帶領他的後裔,而給每個兒子有不同的預言和祝福。

其二,雅各臨死前在床頭敬拜神(有譯為拿著杖敬拜神)。他知道他死後要去哪裡,他不懼怕死亡。雖然身體軟弱,但是他的靈性卻到達一個高峰,能見人所不能見。其三,雅各拿著他的杖敬拜神,為他的一生做了最完美的終結。他和他的祖輩一樣,都是人間飄流的過客,沒有看到神所應許的家鄉,他甚至死在埃及。但是他和神之間的關係,隨著年齡和經歷而逐步加深,到最後,他心服口服地尊崇神,緊密地與神聯結。這就是義人之死,義人之終。難怪當巴蘭看到雅各的後裔,要讚美:「我願如義人之死而死,我願如義人之終而終。」與神聯合的生命何等豐富,何等美麗!

第二次,巴勒不甘心,把巴蘭帶到瑣腓田,上了毘斯迦山頂的一個角落,只能看見以色列營地邊界的人。耶和華神臨到巴蘭那裡,再次掌控巴蘭的口:巴勒,你起來聽;西撥的兒子,你聽我言。神非人,必不至說謊;也非人子,必不至後悔。祂說話豈不照著行呢?祂發言豈不要成就呢?我奉命祝福,神也曾賜福,此事我不能翻轉。祂未見雅各中有罪孽,也未見以色列中有奸惡。耶和華他的神和他同在,有歡呼王的聲音在他們中間。神領他們出埃及,他們似乎有野牛之力。斷沒有法術可以害雅各,也沒有占卜可以害以色列。現在必有人論及雅各,就是論及以色列說:『神為他行了何等的大事!』這民起來彷彿母獅,挺身好像公獅,未曾吃野食,未曾喝被傷者之血,決不躺臥。(23:18-24)」

巴蘭先為自己解釋,是耶和華神不准他咒詛。但是他也從神的話裡得到一些害以色列人的靈感。因為神說:「祂未見雅各中有罪孽,也未見以色列中有奸惡。」所以要讓耶和華神攻擊以色列民的方法,便是引誘以色列人犯罪。神的話也指出,以色列人的能力,是因為耶華神與他們同在。當神與他們同在時,斷沒有法術可以害雅各,也沒有占卜可以害以色列。因此以色列人可以「起來彷彿母獅,挺身好像公獅,未曾吃野食,未曾喝被傷者之血,決不躺臥」,這句話的翻譯有點問題。英文KJV是The people rise like a lioness; they rouse themselves like a lion that does not rest till it devours its prey and drinks the blood of its victims.是說他們像獅子一般,不把敵對者吞食,並吃喝他們的血,絕不躺臥休息。表示他們充滿鬥志,非常勇猛,不得勝不罷休。

當摩押王巴勒找來術士巴蘭,想要暗地裡咒詛以色列人時,以色列人全然不知情。但是耶和華神是全知的神,祂全權全程掌控,使巴蘭無法鑽空子。但是巴勒不甘心,他己經付出極大的代價請巴蘭,他相信巴蘭有足夠的靈力去傷害以色列,卻不知道有一位至大全能的神可以掌控巴蘭,以及靈界的勢力。假如你現在正落在邪靈的惡勢力中,你可以全然倚靠神,因為只有祂可以領你過得勝的生活。巴勒絕不甘休,明天再看下半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