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数记〉23章20节    我奉命祝福;神也曾赐福,此事我不能翻转。

第一次,巴勒带巴兰来到一个名为巴力的高处,从那里往下,可以望到以色列民的营地。巴兰对神有一些了解,因为他要求摩押王巴勒为他准备七座坛,七只公牛、七只公羊。在《圣经》里,有许多地方都显示「七」代表神的数目。一周有七天,神在第七天安息,又立第七日为安息日,圣所的金灯台有七座;人若犯罪,祭司应当七次为他蘸血,七次洒血在圣所的幔前;赎罪日的血要七次洒在施恩座前,〈启示录〉里的七间教会,等等。说不完的「七」例子。巴兰对巴勒明说,他得准备去迎见耶和华神,看看神要他说什么。

神迎见巴兰,将话传给巴兰。

等巴兰一开口,巴勒不禁愣住了,他究竟是巴兰来做何事呢?他付了一大笔钱给这家伙,听听他说些什么?:「巴勒引我出亚兰,摩押王引我出东山,说:来啊,为我咒诅雅各;来啊,怒骂以色列。神没有咒诅的,我焉能咒诅?耶和华没有怒骂的,我焉能怒骂?我从高峰看他,从小山望他;这是独居的民,不列在万民中。谁能数点雅各的尘土?谁能计算以色列的四分之一?我愿如义人之死而死;我愿如义人之终而终。 (23:7-10) 」

这段话里指出巴勒的恶念,但耶和华神高于一切,因此巴兰必须顺服神。这高峰指的就是巴兰和巴勒所站之处,不管是从高峰看或从小山上看,以色列民都是与世人不同的民族。没有人能够数点雅各的后裔,连四分之一也算不过来,表明神给他们的祝福无限大。这里的义人指的是属神的人,有的人说是指雅各,因为以色列人是雅各的十二个儿子所组成的。神给雅各取名为以色列,所以他的后裔就叫做以色列人。雅各之死有何特别?

雅各的死有三个特点:其一,在〈希伯来书〉廿一章提到雅各的死,「雅各因着信,临死的时候给约瑟的两个儿子各自祝福,扶著杖头敬拜神。」雅各的死不是结束,而是一个希望的开始,是神的祝福,生命的延续,以色列的壮大。因此他虽然要死了,却能看到神要带领他的后裔,而给每个儿子有不同的预言和祝福。

其二,雅各临死前在床头敬拜神(有译为拿着杖敬拜神)。他知道他死后要去哪里,他不惧怕死亡。虽然身体软弱,但是他的灵性却到达一个高峰,能见人所不能见。其三,雅各拿着他的杖敬拜神,为他的一生做了最完美的终结。他和他的祖辈一样,都是人间飘流的过客,没有看到神所应许的家乡,他甚至死在埃及。但是他和神之间的关系,随着年龄和经历而逐步加深,到最后,他心服口服地尊崇神,紧密地与神联结。这就是义人之死,义人之终。难怪当巴兰看到雅各的后裔,要赞美:「我愿如义人之死而死,我愿如义人之终而终。」与神联合的生命何等丰富,何等美丽!

第二次,巴勒不甘心,把巴兰带到琐腓田,上了毘斯迦山顶的一个角落,只能看见以色列营地边界的人。耶和华神临到巴兰那里,再次掌控巴兰的口:巴勒,你起来听;西拨的儿子,你听我言。神非人,必不至说谎;也非人子,必不至后悔。祂说话岂不照着行呢?祂发言岂不要成就呢?我奉命祝福,神也曾赐福,此事我不能翻转。祂未见雅各中有罪孽,也未见以色列中有奸恶。耶和华他的神和他同在,有欢呼王的声音在他们中间。神领他们出埃及,他们似乎有野牛之力。断没有法术可以害雅各,也没有占卜可以害以色列。现在必有人论及雅各,就是论及以色列说:『神为他行了何等的大事!』这民起来仿佛母狮,挺身好像公狮,未曾吃野食,未曾喝被伤者之血,决不躺卧。(23:18-24)」

巴兰先为自己解释,是耶和华神不准他咒诅。但是他也从神的话里得到一些害以色列人的灵感。因为神说:「祂未见雅各中有罪孽,也未见以色列中有奸恶。」所以要让耶和华神攻击以色列民的方法,便是引诱以色列人犯罪。神的话也指出,以色列人的能力,是因为耶华神与他们同在。当神与他们同在时,断没有法术可以害雅各,也没有占卜可以害以色列。因此以色列人可以「起来仿佛母狮,挺身好像公狮,未曾吃野食,未曾喝被伤者之血,决不躺卧」,这句话的翻译有点问题。英文KJV是The people rise like a lioness; they rouse themselves like a lion that does not rest till it devours its prey and drinks the blood of its victims.是说他们像狮子一般,不把敌对者吞食,并吃喝他们的血,绝不躺卧休息。表示他们充满斗志,非常勇猛,不得胜不罢休。

当摩押王巴勒找来术士巴兰,想要暗地里咒诅以色列人时,以色列人全然不知情。但是耶和华神是全知的神,祂全权全程掌控,使巴兰无法钻空子。但是巴勒不甘心,他己经付出极大的代价请巴兰,他相信巴兰有足够的灵力去伤害以色列,却不知道有一位至大全能的神可以掌控巴兰,以及灵界的势力。假如你现在正落在邪灵的恶势力中,你可以全然倚靠神,因为只有祂可以领你过得胜的生活。巴勒绝不甘休,明天再看下半场。